第五十四章 残破的灵魂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突然出现在洛丹伦城墙之上的希尔瓦娜斯英姿飒爽,冷冽暴戾,她一手持起索利达尔?落日之焱,一手……如同幻影一般从背后不断的抽出箭矢,然后弯弓射箭。

箭雨,如同暴雨一般密集的射入恶魔身体。瞬间,整个城墙,都被希尔瓦娜斯的箭雨覆盖。

她的箭迅疾而又有力,每一箭都能轻易的撕碎覆盖在恶魔身上的甲胄,直入恶魔的身体,然后又从另一个方向射出。

一支箭囊很快被射空,但紧接着又一支满载的箭囊出现在她的后背,箭雨依旧,箭囊却不断更换。

游侠将军之名果然名不虚传,即便她现在已经使用不出魔法箭,但她的箭依旧夺命。

恶魔哀嚎着,挣扎着,密如暴雨的箭矢根本无处躲避,不到一分钟时间,城墙之上再无一个可以站立的恶魔。

希尔瓦娜斯俾睨天下,洛丹伦一切尽收眼底。

“轰!”

一声巨响,城门终于被攻破,憎恶们挥舞着手中的巨锤、狼牙棒、利斧……朝着城内冲去,所到之处犹如犁地一般,敌人土崩瓦解。

希尔瓦娜斯很满意自己的“子民”取得的战果,不过,这还不够,城墙只是第一站,她还要与恐惧魔王争夺更多的“子民”。

一声长啸,低沉似龙吟,尖锐似凤鸣。

希尔瓦娜斯从城墙上消失不见,她越下城墙,进入了城墙的那一端,在那里,她将带领着她的“子民”长驱直入,直捣黄龙。

“我们也该出发了,头功可不能光让希尔瓦娜斯女士抢占了。”普特雷斯一声轻道,然后在身边聚起一阵清风,朝着破碎的城门冲弛而去。

法拉尼尔微微一笑,“是不能只让希尔瓦娜斯女士冲锋陷阵。”说完他紧跟普特雷斯身后离去。

“全体女妖听命,杀入洛丹伦,保护将军。”沙琳德拉娇喝一声,率领着百余位女妖朝城内杀去。

女妖离去,城外再无一支被遗忘者军队,有的只是我和……妮可拉和奥克塔薇儿。

“你们不用跟随你们将军的脚步吗?”我轻轻的问道。

奥克塔薇儿凝视着城门,用同样的轻微的声音说道:“事实上我们从未停止过追随将军的脚步,生前如此,死后亦是如此。”

“那你们为何不听沙琳德拉的号令?”我说道。

妮可拉对我做了个鬼脸——差点没吓尿我,这尼玛可真是鬼脸,舌头都快吐到地下了——说道:“笨蛋,我们是奉大姐的命令保护你呢。”

我摇了摇头,轻叹道:“是在保护你们的器皿吧!”

说完后,我也不等妮可拉和奥克塔薇儿说话,独自朝着城门慢慢走去,我想去看一看那些惨死的鱼人和豺狼人。

妮可拉和奥克塔薇儿纷纷苦笑一声,然后跟在了我的身后。

随着不断接近城墙,鱼人和豺狼人的尸体也越来越多,他们有的被箭矢穿身而死,有的被烈火灼烧而死,有的被寒冰冻结而死……死样千奇百怪,但相同的是他们脸上都布满恐惧与……不甘。

我可以理解这是为什么,因为我同他们一样,恐惧而又不甘。

明明,希尔瓦娜斯可以自己解决城墙上的敌人,可她却偏偏为了些莫须有的理由而将这些无辜的生命坑杀在此。

走在尸群之中,我希望可以找到一个活人,哪怕只有一口气在也行。

可是,我失败了,我没有找到一个活着的鱼人或者豺狼人。

这并不是恶魔们箭无虚发,也不是恶魔们不愿留活口——事实上,他们也做不到这点,战争,总有那么几个幸运儿可以生存下来——而是被遗忘者所过之地,再无一个活口,他们无情的对盟军挥起了屠刀。

行至城门之前,我都不敢直视这里的惨烈。

巨石将血肉砸的粉碎,火油将充满油脂的鲜肉烧的啪啪作响,死在在这里的鱼人和豺狼人,几乎就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空气中,黑胧胧的烟气发出刺鼻的气味,很难闻,但我仍大口的喘息着,任由黑烟冲入我的咽喉与肺腑。

我早已腐朽的身体被这股烟气呛得干涩撕痛,很难受,但我却不敢停息,不敢闭上口鼻,因为在这股烟气之中,我似乎闻到了不屈不甘不忿的灵魂的味道。

我举目四望,终于在几个烧焦的鱼人身下看到了一具同样焦黑的尸体,只看了一眼,我就确认这是老托比——鱼人智者的身体。

那具尸体散发着比所有尸体都要厚重的不屈不甘不忿,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站起来,拿起武器去希尔瓦娜斯面前质问。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你的承诺呢,你的高傲呢,你怎么狠心这么对待远道而来帮助你们的盟友呢?”

我无法回答,也不敢回答,我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对着这几具已经混在一起的尸体默哀。

老托比,奥古斯丁,所有的鱼人和豺狼人,愿你们一路好走,生者的世界太黑暗,但愿亡者的世界充满光明,你们将会在得到永世的安息,再也不用为疾病、瘟疫、食物、生存、斗争困扰……

似乎,是我的默哀起到了作用,我觉的周围的亡魂在渐渐减少,怨恨在渐渐的减弱。这种感觉很奇妙,很匪夷所思,但我就是这样感觉的。

直到,点点辉光从老托比焦黑的尸体散出,汇聚成一幅鱼人模样,我终于知道我的感觉没错,亡者的怨恨正在渐渐减弱。

“老托比,是你吗?”我双眸流露出悲哀。

老托比凝视着我,缓缓的说道:“亡灵,你说的没错,我们将在另一个世界得到安息。但在临走之时,我想请求你一件事情。”

“您说!”

“鱼人和豺狼人已经得到削弱,今后再也不会对银松森林和……希尔瓦娜斯产生威胁,所以,我想请求你,告知希尔瓦娜斯,百年内不要对鱼人和豺狼人发生战争,缺少了‘我们’的他们什么都做不了,让希尔瓦娜斯放过他们吧!”

“老托比,我愿赌上我的性命,如果不能说服希尔瓦娜斯,就让我永世不得安宁,永远背负着这身腐烂的臭肉。”

老托比宽慰的笑了,他转过身去,朝着东方望去。

目光透过洛丹伦,穿过银松森林,没入奥特兰克山脉,在那里,旭日东升,光芒万丈。

在老托比的目光射入太阳之时,太阳的光芒也射入老托比身体。

朝阳与老托比身上的光点交辉相应,绽放出夺目的光彩。

******

冲了两周的分类新人作者新书榜,两周都已失败告终,不论我成绩有多好,总有那么十来个人排在我前面,记得上周星期天我的指数是两千多,排名第九,而这周,指数达到四千,排名却是十二。

明知道好多人在刷榜,可我的心情依然奇差无比,有时我甚至对我自己产生了怀疑,难道是我写的东西真的就那么不堪吗?

再加上这周周五没有等到签约第一推,使我的心情更加败坏,同期有些书都已经两个推荐了,而我却还要再等一周,那时,我的字数已经逼近十五万了,十五万啊,我可是在三万字来的签约站点啊。

一想到这些,我都有股跳楼的冲动。

本想好好攒稿,等上推荐直接爆发,可每天坐在电脑前脑子里全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以至于三四个小时才能憋出来一章。

我觉得我有些玻璃心了,可我却无法克制它,即便我什么都知道。

哎,心真的好累。

行了,牢骚发完,该去码字了,晚上还有一章等着我呢。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