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第二职业有望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一下子我就忧愁了,虽然有过一次来死亡之海的经历,可那次是在阿尔萨斯大吼之后被震出去的,这一次还能如上次那么幸运了吗,我不敢保证。

我记得很清楚,这一次我是晕过去之后又沉眠了不知多少时间才来到这里的,这么长时间,如果吼叫管用的话,那我可能早就被希尔瓦娜斯的河东狮吼叫醒了。

然而,此时我还在这里,那就说明这一次想醒来不再像第一次那么简单了。

“那你知道有谁知道怎么离开这里吗?”死亡之灵可不只有这小子一个,也许别的死亡之灵知道呢。

伊凡夫又闪了两下,说道:“也许我的父亲知道吧,不过你为什么非要离开这里啊,这儿有那么多死亡之力,在这不是很好吗?”

听到伊凡夫有父亲我稍稍吃惊了一下,只是不知道死亡之灵是胎生还是卵生,或者干脆就是分裂繁殖,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有可能会出去了。

一时间我心情大好,对于伊凡夫的问题也耐心的解释起来。

“孩子,人生可不只是死亡之力这么单调。”我语重心长的说道:“美食、美景、美人都是人生的一部分……”

“美食是什么,美景是什么,美人又是什么。”伊凡夫打断我道。

我瞪了他一眼,说道:“不许插嘴……”

“我没有插你嘴啊!”伊凡夫天真的说道。

我……好吧,这只是小屁孩的童言罢了,不能生气,不能生气,好不容易压制住心头的怒火,我才说道:“插嘴并不是真的插嘴,虽然有一种运动会真的插嘴,但我所说的插嘴只是让你不要打断我的话而已。”

“哦!”伊凡夫恍然大悟,接着好奇的问道:“什么运动会插嘴呢?”

一个跄踉我差点摔倒,真是言多有失啊,“好了,别管什么运动不运动的了,我现在给你讲讲外面的世界。”

不等伊凡夫说话,我赶紧说道:“外面的世界是光彩夺目的世界,有红色的花儿,绿色的草儿,还有七色的彩虹,那里有各种动物植物……”

随着我的讲解,伊凡夫沉醉到了其中,即便它不知道我所讲的都是些什么,但从它不断闪烁的光芒来看,肯定是既兴奋又渴望。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回去的原因了,说实话,这里太单调了,除了死气,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我结束了对外面世界的描述。

伊凡夫这时的光点已经亮到了一个极致,它说道:“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外面吗?”

和我一起?还是个死亡之灵?瞬间我便想到了可以沟通元素之灵的萨满,本来还只是想讨好伊凡夫,让他带我找到他家大人送我出去,可此时我却改变了注意。

或许,一个可以沟通死亡之灵的萨满可以作为我的副职业。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开始兴奋了,不过,此时最主要的目标却是逃出死亡之海,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这个恐怕有点难度……”我卖了个关子道。

伊凡夫果然着急了,它急忙说道:“怎么了,你不愿意带我出去吗?”

我说道:“不是我不愿带你出去,而是我现在也出不去,而且,你的父亲能同意你去外面的世界吗?”

说到这里,伊凡夫暗了下来,显然它也知道想跟我出去绕不开这两个问题,不过,很快它又开始闪烁起来,说道:“去找我的父亲,他一定会知道怎么做的。”

哈哈,小子都会抢答了啊,我心里暗笑的同时说道:“好,你前面带路。”

死亡之海上没有顶下没有底,高深的令我感到恐惧,我和伊凡夫一路疾驰朝着死亡之海深处前行,在路上,我不断的套着伊凡夫的话,了解着这个神秘世界。

从伊凡夫的话中,我知道如它这般的死亡之灵不知凡几,就连他父亲那种非常年久强大的死亡之灵也数不胜数。

可是,数量如此庞大的死亡之灵也从未传出过有谁见着死亡之海的边缘,可见这个世界有多么广阔了。

随着不断深入,无处不在的死亡之力越发的精纯起来,比我以前可以吸收到的死亡之力不知精纯了多少倍,可面对如此“可口的大餐”,我却不能吸收分毫,原因无他,因为这已经远远超过我所能吸收的极限了。

到了这个地步,死亡之海的粘稠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这使得我每下潜一米都非常艰难,因为这个原因,我也不知道被伊凡夫唠叨过多少次了。

“到了,父亲应该就在这附近,我能感觉得到。”伊凡夫停了下来,对我说道。

呼,我长出一口气,终于到了,如果再潜下去,我恐怕真的会支撑不住。

“伊……伊凡夫,我们现在去你父亲那吗?”我有些气喘的问道。

伊凡夫欢快的说道:“不用,在这里大声呼唤父亲就可以听见了。”

“嗞……”说完后,伊凡夫发出一声刺耳的低鸣声。

我发誓,这绝对是我这辈子听到过最难听的声音,只是一秒钟,我就感觉我的思想变得混乱,灵魂开始颤抖,整个身体都处于一种即将崩溃的边缘。

嗖!

一道亮光从远处疾驰而来,伊凡夫的低鸣声也终于停止了下来。

“父亲,您终于来了,我都等你好久了!”伊凡夫欢快的对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光点说道。

“哼,再不来你的朋友恐怕就要被你杀死了。”拳头光点冷哼道。

这时,伊凡夫才发现了我的不对劲,懊恼的同时它对它父亲说道:“都是我不好,父亲你快救救他吧。”

“真让人头疼啊!”伊凡夫的父亲无奈的瞧了瞧自己的孩子,然后将一个比针尖还要小的光点从它身上分离出来,对伊凡夫说道:“去,将这个打到他身上。”

伊凡夫懵懂之间接过光点,然后将其打到我的身上。

瞬间,一股无比精纯的死气开始在身体蔓延,死气所到之处,所有的不适都消失不见,身体从内而外都散发着一股舒坦。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