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

十天前。

正在桌前批阅文件的希尔瓦娜斯精神突然恍惚一下,就像是被雷霆击中一般。这种感觉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有那个男人才会让自己如此心神不安,只是,她并不知道那个男人身上发生了什么。

十天后。

就在我刚刚被扔出皇家区时,希尔瓦娜斯走进一个圆形会议室中,在这里,瓦里玛萨斯、普特雷斯、法拉尼尔、阿基巴德,还有许许多多的幽暗城高层都已入座。

希尔瓦娜斯缓缓走到空无一人的主坐坐了下来,她环顾四周,沉稳的说道:“说说吧,对于阿尔萨斯成为巫妖王和白银之手重建这两件事你们有什么看法?”

法拉尼尔清了清嗓子,但他的声音依旧还是有些刺耳,“陛下,从瘟疫之地中的亡灵的低语中我们得知阿尔萨斯成为了新的巫妖王,但我认为,这对于被遗忘者来说并无大碍,从这些天的观察来看,他已经永远失去控制我们的能力了,除了您,我们并没有任何感应。”

阿基巴德说道:“没错,阿尔萨斯失去了对被遗忘者的控制,但这并不妨碍他会卷土重来,你们要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和天灾军团打的有多么激烈了,他们就好像是换了个灵魂似得,无畏、凶戾、悍不畏死。”

普特雷斯皱了皱眉,说道:“不,我并不这么认为,以阿尔萨斯高傲自大的性格和在洛丹伦‘失败’经历来看,成为巫妖王后的他绝对不会放过我们这里在座的任何一位,然而,他此时并没有来,不是吗?所以,我认为他现在一定是被什么事情困住了,短时间内不会对幽暗城造成绝对威胁。”

瓦里玛萨斯说道:“我赞同普特雷斯的看法,幽暗城短时间内不会遭到阿尔萨斯的攻击,现在我们面临的主要还是以克尔苏加德领导的天灾军团和莫德莱尼领导的白银之手。”

“很好,你们所说正是我所想的。”希尔瓦娜斯精神有些振奋,停顿了一下,她又说道:“白银之手视亡灵天灾如枕干之雠,克尔苏加德也恨不得将瘟疫之地所有的活人都清除干净,他们双方的战斗必然是尸堆如山、血肉横飞,恩……”

希尔瓦娜斯低头沉思片刻,然后抬起头,闪晃着明亮的眼眸说道:“全城发布通告,动员所有有战斗力的被遗忘者支援前线,瘟疫之地,哼哼,我们也得分一杯羹才行。”

……

见过贱人,但我从没见过如此贱的人,当我问完话后,坐我对面的青年被遗忘者两眼一闭,又沉默了下来,摆出一副高冷范,好似不屑与我为伍一样。

这一下子把我给气的差点冲上去朝他那碧莲踹上两脚,话题是你引出的,现在老子上钩了,你特么又给开始沉默,逗我玩呢?

眼一闭,我也沉默了,我就不信你丫的能忍得住。

果然,不出三分钟,青年被遗忘者开口说道:“像你这种安逸在温柔乡的懦弱者怎么可能知道这些流传在战场最前沿的第一手消息,要知道,我可是一直都在为女王陛下而战斗着,这些消息我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得,贬低我的同时还不忘抬高一下自己,我也算是服了这货了。

“我也很想出城去为女王陛下战斗,可是,怎么说呢,前一段时间被一些事情困住了,所以才一直没有机会前往前线的。”我辩解了一声。

“哼,全是借口,如果你真的想为女王陛下战斗,现在为何不出城,而是在这里瞎晃悠?我看你心里根本就没有女王陛下,你就是个懦弱的胆小鬼。”青年被遗忘者明显不相信我的说辞。

真是无知者无畏啊,要是老子说出这一月的时间老子都和你口口声声的“女王陛下”住在一起,而且隔三差五还得给女王陛下贡献出全身“精华”,我估计你下巴都得惊下来,现在还居然敢说老子是懦弱的胆小鬼,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了。

“尼玛的,老子只是迷路了而已,否则你以为我愿意坐在这里?”我没好气的说道。

青年被遗忘者眼睛一亮,说道:“既然如此,那你敢不敢和我一起去和亡灵、活人战斗?”

我狐疑的看了这小子一眼,这小子该不会找不到队友,而拉我冲壮丁吧。

青年被遗忘者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说道:“最近我准备组织一支队伍深入到瘟疫之地,如果你有胆量也有实力的话,我会考虑让你加入的。”

听了这小子的话,我更加狐疑起来,最近?我看早就想了吧,只不过就他这臭脾气,三杆子打不出一个屁,不搭理他了,他又开始****叨叨,谁特么爱和他组队啊。

“我看你是找不到合适的队友吧!”

我一语道破天机,青年被遗忘者难得的不好意思起来,从他那双躲闪的眼神中我就能感觉到。

“哼,你到底敢不敢?”

“怎么不敢,只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了解你的实力,否则别上了战场跟个拖油瓶似得还得我来照顾你。”

青年被遗忘者一下子就怒了,腾地站起身,气势汹汹的说道:“那我们就来斗一场,看一看我到底有没有资格做你的队友。”

“好!”我站起身将背后的训练木剑拿出,颇有些兴致勃勃的味道。

青年被遗忘者也不废话,从后腰抽出两柄漆黑如墨的铁质匕首,惊的我一愣一愣的。

尼玛的我还以为这小子没有武器呢,没想到人家不但有,而且还是两把,更可恨的每一把都是开过刃的铁质匕首,这要和我的木剑对拼起来,那不跟砍瓜切菜似得啊。

“放心,我只是考校考校你,不会毁坏你的‘木剑’的。”青年被遗忘者将“木剑”咬得极重,很有一副借机羞辱我的意思。

不过,既然不会毁掉我的武器,那我也没啥可担心的了,放心大胆的干就行了,怎么说咱也是接受过一个月基础训练的行尸,况且在这一个月中还被一大群战技超高的被遗忘者调教过无数次,我才不信打不过这瘦瘦巴巴,身上没几块肉的家伙呢。

“小心了!”青年被遗忘者说道一声,双脚一蹬地,鬼魅般的朝我攻来。

我脸上变得严肃起来,只是从他的发力技巧看,我就觉得这小子不简单,一双破旧的皮靴只是在地上轻轻一蹬,就将脚下瞪出一个小小的旋风。

而且,从他之后的表现来看,也正中我的猜想,乍一跑起来,他的身子就如鬼影一般,既飘逸又虚幻,不到一秒钟时间就冲到了我的身边。

“你也小心了!”我大喊一声,双手握剑朝他横扫出去。

这一剑我扫的中规中矩,气势很沉,范围也很大,对付这种敏锐型的敌人,就是要尽可能多的护住身前所有死角,不能让敌人有机会绕道身后。

只是,我的战术虽好,但也架不住这小子鬼祟,一个猫腰,就从我的剑下钻了过来,一对漆黑匕首成十字形向我剿杀过来。

面对如此凶险的一击,我根本来不及任何思考,一个跳跃朝着身侧跳了过去,同时回剑对他斜挑过去。

砰!

青年被遗忘者用匕首架住我的木剑,然后一触即开,朝着后方猛地退去。

看着剑身上两个触目惊心的痕迹,我的心在滴血,特么的说好不破坏我的武器的,为什么我的木剑差点断成三节呢?

“啊!”我大吼一声,朝着对方冲去,毁剑之仇,不报不足以平息我心中的愤怒。

然而,就在我刚刚迈开步子,青年被遗忘者却将手中的匕首挽了个花插回后腰上的皮鞘中,同时嘴上大喊道。

“停,你过关了。”

这一嗓子,差点让我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站稳身子后,我挥了挥手中的木剑,故意将剑身上的两个大缺口对向青年被遗忘者,嘴上恶狠狠的说道:“怎么,就这一下就过关了,来来来,咱们再斗三百回合,我保证不把你的武器搞坏。”

青年被遗忘者像是没听到我的后半句似得,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不用了,从你刚才那两下子看,你的基础训练的不错,而且力量和速度也都勉强达到了四阶水平,与我做队友暂时够格了。”

四阶?我好像才刚刚升到三阶好吗,哪里有四阶啊,真是够瞎的了,不过,这瞎话说的咋那么有水平捏,听得让我咋那么高兴捏?

只是,刚高兴没一秒钟,这货又惹我不高兴了。

“暂时?什么意思?”我有些不善的说道。

“暂时就是你上了战场不恐惧不前,不临阵脱逃,不抛弃战友,还有不非常脑残,那么我才会考虑和你长久组队。”

青年被遗忘者口气高冷极了,听得我眼皮子直跳,特么的,老子面对五六阶的恶魔达尔文也是勇往直前,面对传奇英雄莫格莱尼也是毫不畏惧的主儿,居然被这小子给打预防针了,真是岂有此理。

.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