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章 刻了一个晚上(第三更)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其实,当来到亡灵壁垒时,天空就开始暗淡下来,而经过阿基巴德一个多小时的教导后,天就完全黑了下来,而那时,亡灵壁垒中也燃起了无数篝火与火把。

此时,我们正是走在一条每隔十米就有一个火把的小路之上。

说着话,我们很快便来到了亡灵壁垒中冒险者的驻扎地,与我之前见识到的肃然和严明不同,这里显得很杂乱。

杂乱并不是指帐篷营房,事实上这里几乎所有的帐篷营房都是亡灵壁垒提供的,真正杂乱的是指这里的冒险者。

因为缺少军纪的束缚,大量大冒险随意逗留在任何他们愿意逗留的地方,甚至有些还在空地上摆上了摊位,卖的东西也都五花八门无所不有,草药、矿石、药剂、绷带、武器、盔甲……数不胜数。

不过呢,这里的杂乱并没有影响到亡灵壁垒的其他区域,也不知道是有人约束还是冒险者自律,这里所有的被遗忘者不管怎么晃荡,都活动在一片固定的范围内,似乎有一道无形的界限将这里与其他地方分割开来。

我们几人的到来对这里没有任何影响,晃荡的继续晃荡,卖东西的继续卖东西,发呆的继续发呆,即便有人注意到我们,也是因为葛多尔这个高大丑陋的憎恶扛着一根近十米的原木。

“不用在意他们,我们去找一间空着的营房住下就行。”温斯特说道。

我说道:“那任务呢,我们怎么才能接受任务?”

温斯特东张西望了一会,说道:“今天的任务应该已经接完,最新任务要到明天早上才会发布,看到那里了吗?”温斯特指着营区外的一排长桌说道:“那里就是发布任务的地方。”

我顺着温斯特的指向看去,果然那里已经没有任何被遗忘者了,无论是发任务的还是接任务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可以全身心投入今晚的‘战争’了。”没错,我用“战争”形容我今夜的工作,这已经不是为了练习而雕刻,这是为了应对以后的战争而雕刻。

材料更加优秀,但时间也非常紧迫,一个晚上,我不但需要雕刻出一根适合卡洛儿使用的法杖,更是要雕刻出至少一对完美的图腾,一支用作恢复,一支用作沟通死亡之海。

这里的正规营房并不多,只有十几棟而已,但帐篷却遍地都是,多的让人有些头晕。

因为我们只有区区四人而已,所以用不到可以住进十几人的营房,我们只是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帐篷而已。

帐篷内的设施简陋到令人发指——只是地下铺着一层薄薄的稻草供做休息,其余的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不过在帐篷外倒是有一些劈好的柴木,这就使得我们不用为照明而费神了。

将几根柴木放在帐篷外的空地上,卡洛儿一发火球术后,熊熊篝火便从柴木上升了起来。

“葛多尔,可以把你肩上的木头放下来了。”我对葛多尔说道。

葛多尔应了一声,然后将近十米的原木轰的一下扔到地上,差点没把刚刚升起的篝火砸灭,气得我对着他的小腿猛踢几下,可这货除了傻笑之外就再没任何反应,让我有种一拳打入棉花之中的感觉。

谁说葛多尔傻呢,我看这货精着呢,都知道不战而屈人之兵了。

从地上捏了一把黄土,我开始在原木之上分段,照伊凡夫所说,同样的一根可以沟通元素的原木之上,也是分着优劣好坏,有些区域就是比其他区域品质要高很多。

最终,按照伊凡夫的指示,我将整根原木分成了八段,而这其中只有四段是高品质的木料。

制作法杖和图腾柱的木料分别有两个,也就是说制作法杖我有两次机会,而图腾柱只能一次性成功,否则就要用那些品质较差的木料了。

当然,如果法杖可以一次性成功,那么雕刻图腾柱时我就会多出两次机会,谁叫法杖的长度是图腾柱的两倍还要多呢。

指挥葛多尔将原木分开,然后要过葛多尔背后手上拿着的大菜刀,接着我又要过了温斯特的一把匕首,这时,我才开始真正工作起来。

因为第一次雕刻法杖,所以我先用的是普通的木料,就是堆在帐篷外的那些柴木,质地虽然不好,长度也有限,但用这些柴木正好可以练手。

法杖上的刻纹相对于恢复图腾来说并不复杂,然而真正棘手的是法杖上的刻纹与图腾柱上的刻纹根本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纹路,而且法杖使用的木料更细,更长。

直到刻废了三根柴木,刻到第四根时我才刻出一根完美法杖,有了一次成功经验后,我开始使用唯二的一根法杖木料雕刻。

其实,如果时间充足的话,我一定会将这些刻纹练熟之后才会使用可以沟通魔法元素的木料进行雕刻,可是没有如果,明天我就要上战场了,而在这短短的一夜之间,我要雕刻出至少三种成品才行。

然而,真到了使用我带来的木料时,我才知道之前的努力几乎废了一半,因为这些木料相对于柴木来说质地更加坚硬,刻感也更加的滑润,这对于我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原木从水桶粗细缩减为婴儿手臂粗细,再到将其抛光成型,最后将早已印在脑子中的刻纹雕刻其上,我是一点错误也没犯。

当一根一米多长的完美法杖出现在我手中的时候,温斯特和卡洛儿已经惊呆了,不用测试,他们也能从法杖之上感受到一丝淡淡的魔法元素,这可要比以前卡洛儿手中的那根法杖高级很多。

卡洛儿满心欢喜的将法杖拿在手中,释放了一个最低等级的火球术,然后,她就振奋了,嘴里呜哩呜喇的一个劲的赞美我,赞美的我都不忍腹诽她那张被篝火映红的可怖脸蛋了。

法杖制作完毕,接下来该是雕刻我的图腾柱了,可是,本以为有了雕刻法杖这一成功经验,再雕刻已经不止雕刻过多少遍的图腾柱时,我应该会更加的得心应手。

然而,当两根图腾原木完全报废后,我都差点没飙泪。

狠狠地踢了几脚呼噜震天的葛多尔,我开始继续雕刻,有了两次失败经验,接下来的雕刻很成功,从头到尾没有出现半点差错。

而这时,天肚已经渐渐发白。

战争亦即将开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