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偷袭进行的如此顺利,这是我们事先谁也没有想到的,战斗进行到这里,似乎已经是接近尾声了。

葛多尔压着对方的队长跟五指山压着孙猴子一般,温斯特和卡洛儿一阵集火打的地上三名亡灵苦不堪言。

此时,对方似乎也就剩下被温斯特闷棍了的骷髅法师还未受到正经伤害。

可眩晕却如跗骨之蛆一样常伴他左右,让他做不出任何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队友渐渐沉入深渊。

随着死气不断涌入双腿,龟裂开来的骨骼也渐渐闭合,不多时,我便重新掌握了身体的控制,纯粹死气的恢复作用当真是惊煞天人。

感受着完好无缺的身体,我也加入战斗之中,对着躺在地上骷髅法师冲去。

这个骷髅法师不知是多少阶,但从他的那身精美法袍和邪恶骨杖来看,必然不是普通的三脚猫,如果让他缓过劲来,恐怕还真能逆转乾坤呢。

“冰霜新星!”果不其然,我刚迈了没两步,骷髅法师上下颚一阵快速张合,法杖顶端发出彻骨冰寒,然后一股肉眼可见的寒气从法杖顶端程波纹式朝四周快速散开。

一眨眼的功夫,寒气便将我和温斯特包围,然后又朝外蔓延,直至将葛多尔包裹进去,蔓延的势头才算缓和下来。

砰!砰!砰!

几声冰冻声从我们几人脚下响起,大量的寒气被骷髅法师引导到我们脚下,形成一圈坚不可摧的冰块。

瞬间,战场中心的我方三名战力被限制了行动。

可这对于亡灵小队并无什么卵用,温斯特依然与地上的三个亡灵咫尺之间,葛多尔丰满的臀部依旧还坐在他们的队长身上,卡洛儿,这一切远远影响不到远在二十米外的卡洛儿。

似乎,骷髅法师的冰霜新星只是阻止了我一人而已。

咩!

就在我心里暗骂骷髅法师的同时,一声羊叫将我从自大中叫醒,回头一看,卡洛儿竟然变成了一只雪白的小绵羊。

真是好奸诈的敌人啊,不对我们三个近战使用变羊术,单单将卡洛儿变羊,这是让我们短时间无法营救啊。

然而这还没算完,卡洛儿变羊之后,骷髅法师身影一晃,居然从我眼前消失,出现在了远离战场中心的二十米外的地方。

这时,他才摇摇晃晃站起身。

“葛多尔,别坐着了,赶快挣脱寒冰去帮温斯特。”我一声大吼,死气再次灌输脚下,双腿猛地一用力,脚下寒冰轰然而碎。

骷髅法师的魔法造诣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冰霜新星、变羊术、闪现竟用的如此熟练,完全不像是游戏中怪物只会简单的几个大众法术,而是跟正常法师一样。

“日风,你去对付骷髅法师!”作为盗贼,温斯特的力量远没有我和葛多尔那么大,脚下的寒冰一时半会挣脱不开,所以温斯特说话的同时,下手的速度更加快了起来。

如果在骷髅法师缓过劲前将这三个亡灵全部杀死,那么即便骷髅法师再强大,只剩他一人也是独木难支。

“¥%&……(……”

就在我刚刚迈开步伐,一段晦涩的咒语从骷髅法师最终发出,顿时我就急了,咻的一下,将手中的盾牌飞了出去,打的骷髅法师一个屁股蹲又坐到了地上。

小样,我还治不了你?得意之余,我脚下的速度更加快了起来,一定不能让这货再使出魔法来。

二十米的距离对我来说只是两秒钟而已,在离骷髅法师还有四五米距离时,我一个纵身跳了起来,双手竖握被死气充盈的大剑,凌空对着骷髅法师就劈了过去。

咔嚓!

要说我的纯粹死气真是好东西啊,不但可强身健体、治疗伤势,就连应用到战斗中也是无往不利,一剑就将骷髅法师一条胳膊卸了下来,如果不是他躲得快,我估计非得给他来个爆头不可。

这是任何一个亡灵都不曾拥有的待遇。

不过这还不够,敢丫的将卡洛儿变羊,还敢冻住我们哥三儿,老子非得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不行。

噼里啪啦一顿乱揍就招呼上去,直打的骷髅法师苦不堪言,别说再使出法术来,就连逃跑都变得极为艰难。

一套基础剑术被我使了好几遍,终于在一次劈斩中,一举将骷髅法师拦腰斩断。

看着脚下断成两节还拿骨杖不断敲打我小腿的骷髅法师,我心情那个好呀,这可算是我真正意义上在正面对决中战胜的第一个旗鼓相当的敌人,算的上划时代的一战了。

“温斯特,我这儿解决了,你们那怎么样了?”我意气风发的喊道。

“早结束了!”温斯特淡淡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惊的我差点没跳起来,这丫的什么时候跑到我身边的啊?

“快点把他杀了,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战斗了这么长时间,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我心里一惊,温斯特说的没错,这里不是提瑞斯法林地,而是亡灵天灾的大本营瘟疫之地,如果再加上无限靠近安多哈尔,这里确实非常不安全,其余的亡灵小队随时都有可能到来。

如果被爆菊花……后果不可想象。

噗!

一剑刺入骷髅法师的眼眶,一种很巧妙的如同刺入棉花中的感觉从铁剑传入手中,不过我已没有时间仔细感受,拔出剑说道:“好,我们撤!”

“撤?你们还撤得了吗?”

突然,一个机械空洞的声音从卡洛儿的方向传来,我心里惊讶的同时朝卡洛儿看去,只见不知什么时候一把雪亮的短剑正抵在卡洛儿的太阳穴上。

我丝毫不会怀疑,只要这个身穿华丽盔甲的行尸稍一用力,卡洛儿的脑袋就会如开了染坊一般红的白的黑的一股脑的流出。

“你是什么人?被遗忘者还是天灾亡灵?”温斯特恼怒的问道。

“哼哼!被遗忘者?一群可笑可怜可悲的亡灵罢了,我怎么会是被遗忘者呢?虽然我当过一段时间的被遗忘者,但自从听见了阿尔萨斯陛下的声音后,我又重新回到了阿尔萨斯陛下的怀抱。”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