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由于接应卡洛儿,我们与叛变者的距离缩短到十米左右,而叛变者身后再有二十米就是敌人的包围圈,所以我们先得冲破叛变者的防线,然后才能放心的冲击包围圈。

那么有人就会问为啥不往别的方向冲呢?原因很简单,没人敢将后背交给一个对自己恶意满满的高阶盗贼手上。

三十米的距离,再加上冲击叛变者和包围圈,全程爆发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可以选择阶段性爆发,这样既利于持久作战,又不会将温斯特等人拉得太远,省的我跟个烈士一样独身冲入敌群中。

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亡灵,温斯特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随着卡洛儿卡到葛多尔背后的手臂上,温斯特的冲锋号角也响了起来。

“冲!”

温斯特话音一落,葛多尔这货挥舞着两把大砍刀嗷嗷叫的朝叛变者冲去,我也不甘落后,紧随葛多尔的步伐跟了上去。

“日风,现在要开启图腾柱吗?”刚一迈步,伊凡夫的声音就在我耳边响起。

我狠狠地瞪了伊凡夫一眼,大声喊道:“要!”真不知道伊凡夫这家伙得有多不靠谱才会在冲锋之际问这么关键的问题,这丫的要是早说图腾柱挂在腰上也能生效,老子犯得着为即将“爆裂”的身体烦恼吗。

伊凡夫的光点划过一道弧线从我眼前来到了我的后腰处,接着便没入左后腰的恢复图腾柱中。

瞬间,一股精纯且又柔和的死气将我包围,然后又朝着温斯特等人蔓延开去。

有了外力支持,虽然这股外力没有我自身死气精纯,但它的恢复力量却不容小觑,正好可以延缓我即将爆发时的骨骼龟裂速度。顿时我就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跟特么磕了药一样,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其实不光是我,再次感受到从图腾柱中散发出的精纯死气,温斯特等人也都亢奋起来,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得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十米距离,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当图腾柱完全发挥效应时,跑在最前面的葛多尔离叛变者就只有两三米的距离了,两三米,仅比葛多尔的大刀长了那么一丁点,如果再加上葛多尔近两米长的手臂后,这个距离已经是近的不能再近了。

事实上,此时的葛多尔已经对叛变者连挥两刀了,只不过都被叛变者轻巧的躲了过去而已。

见叛变者如此不上道,葛多尔脑子一下就热了,也不管现在正是逃命时刻,撅着屁股就和叛变者干了起来,一对大砍刀挥的跟恐龙快打中第二关BOSS发大招似得,又快又密。

气的我真想一脚踹死这憨货,这是和敌人缠斗的时候吗,一击不中就赶紧撤啊,后面还有我和温斯特补刀呢,现在可好,******一撅,差点没让我和温斯特一头扎进他屁股里。

“葛多尔,快走,别和他斗了!”温斯特饶过葛多尔,对着刚刚躲开葛多尔大刀而跳到他那边的叛变者硬拼一记。

要说葛多尔这个憎恶怎么是个好憎恶呢,不管他有多么气愤,温斯特一喊,他立马就不再搭理叛变者了,闷着头跟一辆小火车似得就朝前冲去。

“卧槽!”叛变者低声骂了一句,赶紧朝一边闪去,任他搅破脑汁也想不到葛多尔居然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他。

叛变者闪去的方向正是我这一边,此时我俩距离刚好三米,如果按正常速度的话,我刚到可以攻击他的地方,他也刚刚落地。

可哥们有纯粹死气这种超级作弊器,如果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发生,一看他进入我的视线,我暗道一声“好机会”,然后死气瞬间充盈双腿和左臂,整个人速度一下子加快了近两倍。

“砰!”

就在叛变者惊愕之时,我一盾牌就呼到他的脸上,呼的他脸上的浓疮爆了一脸,白的黑的一股脑的就溅射出来。

这里可不是游戏中,伤害有数据控制,伤害不到位,就算爆了敌人菊花敌人该跳照样跳,这里可是现实,我一盾牌将叛变者脸呼扁的同时,叛变者整个人也如稀泥一样飞了出去,那模样跟死了差不多。

就这么直中要害的一呼,六阶强者就被我呼的丧失了战斗力。如果不是他正好落到我拿盾牌的左手边,我一剑都能宰了他。

“日风,记得把葛多尔的刀捡起来。”温斯特边跑边注意着身后的事情,见我将叛变者打倒,他心里松了口气喊道。

奶奶的熊,就被叛变者一耽误,葛多尔那货都快冲到敌阵当中了,真他丫的死心眼,叫他冲他就冲啊,一点也不知道等等我,亏我还在他发疯时跟他屁股后面闻臭儿呢。

算了,死气还是继续放在双腿上吧,否则我真不晓得能不能追上那俩脚下抹油的坑货。

快速将我自己的双手阔剑插入后背,再一把抄起插在地上的大砍刀,我朝着葛多尔急速跑去。

终于,在葛多尔冲进敌群时,我也来到了葛多尔身边,而这时温斯特正猫在葛多尔身后打酱油呢。

我鄙视的瞧了温斯特一眼,然后举着盾牌就朝着亡灵群胡乱呼去,同时手中的大菜刀也不停胡劈乱斩。

到了这个时候招式还有技能都无用,只有凭着胸中的一口战无不胜的气才能杀出敌阵,杀出个未来。

当然,在杀敌时,也不能伤了队友。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和葛多尔疯狂开路中,我总觉的有那么一点怪异,好像敌人在对待我时总是畏首畏尾,而面对葛多尔时,却可以无所顾忌,各种魔法箭矢武器不要钱的朝葛多尔招呼,直打的葛多尔遍体鳞伤、哭爹喊娘。

难道是……我已不敢想象,如果这是针对我的阴谋的话,那可就真是太恐怖了。

第一次离开希尔瓦娜斯,第一次走出幽暗城,第一次来到瘟疫之地……所有的第一次却遇到了这种针对性、目标性都极强的袭击,如果不是偶然的话那我就真的危险了。

不过既然敌人不敢对我怎么样,我也就无所畏惧了,再次加快速度,我一个健步闪到葛多尔身前,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葛多尔倒在这里。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