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 拯救老佛爷的儿子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父亲,所有的兽人都是坏人吗?”

“种族并不能说明荣耀,对自己不同的存在,人们不应轻率的做出判断。”

年轻的圣骑士在昏迷之前又想起当年自己和父亲的对话,只是,当周围所有人都认为父亲是错误的时,自己也被迷雾笼罩了双眼。

那么究竟父亲做的对还是不对,年轻的圣骑士此刻有了些明悟。

“呵呵,是不是太晚了呢?”看着不断朝自己逼近的恐怖骷髅,年轻的圣骑士自嘲的笑了笑,不过随后他眉宇间又露出一丝坚定,“应该不算晚,父亲,我知道,你会为我感到骄傲的。”

会心一笑,年轻的圣骑士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

逃跑的过程出奇的顺利,从我们从小山坳抵达河岸,又从河底穿越到对岸,整个过程竟没有一个天灾亡灵发现我们的踪迹,搞得我差点以为之前夺命狂奔都是幻觉了。

“暂时安全了,河水可以阻断气味,天灾军团一时半会不会发现我们的。”尽管亡灵不用呼吸,巴德还是重重的舒了口气。

河岸很平缓,树木也非常稀少,完全没有对岸那种树林密布的森林之感,朝南几十米就是连绵不绝的山丘,从东到西一路蔓延,很适合我们躲藏。

黑夜是一层窗纱,将大地笼罩,使得一切都变得模糊。

远处森林中可以看到影影倬倬的火光,有时也能听到一些经森林过滤而变得异常微弱的嘶吼,甚至在个别地方还能瞧见冲天的圣光。

混战已经开始,被遗忘者、天灾亡灵,以及白银之手,死人与活人、自由与压迫正在那片广阔的森林中展开激烈碰撞。

不过,这一切都与我们不重要了,当最后一个队友走入山丘之中,借着黑夜与草木将自己完全隐藏,我们就已经脱险了。

其实我很想猫在这里等待战争结束,或者希尔瓦娜斯突然出现在我眼前,但我知道,隐匿只是暂时的,当太阳升起之时,我们会变得一览无余。

此时,赶紧进入奥特兰山谷才是紧要事情。

山丘说是山丘,也只是靠近河岸的部分比较低矮,如果想翻越,那可真是痴人说梦了,要知道,山丘的那一边可是终年被大雪覆盖的奥克兰山脉,先不说山体陡峭问题,就只是它的高度就让人绝望。

“小个子,俺不想走这里。”葛多尔四肢并用,再一次抱怨道。

我抚首低叹,即便是处在较为平缓的坡度上,葛多尔笨重的身体也是成了掣肘他前进的重大负担,这才走了几百米的距离他就有些支撑不住。

“巴德大叔,我们能下去吗?”我说道。

巴德早就注意到葛多尔的窘迫了,他将队伍中好几个行尸安排到葛多尔周围,就是要在关键时刻拉葛多尔一把,可这么做似乎并没有多大用处,葛多尔的吨位实在太大,那几个“小萝卜头”根本没什么卵用。

“下去也不是不行,就是没有山上草木遮掩,危险系数比较大,但是呢,下去的话我们的行进速度会加快,各有好坏吧,日风你看着决定。”巴德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瞅着泪眼巴巴的葛多尔,心里一横,说道:“我们下去,靠着山脚走。”

“小个子,俺爱你!”葛多尔欢呼一声,手上直接就松开了固定他身体的山石,刺溜一下,顺着山坡滑了下去,一路压碎了不知多少花花草草。

“走吧,我们也下去吧!”温斯特耸耸肩,似乎在嘲笑我的决定。

“尼玛,有能耐你拖着葛多尔的屁股走啊!”我心里暗骂一句,朝着山下划去。

走在平坦的河堤上,速度顿时就起来了,以前是蜗牛,现在就跟兔子一样,如果不是怕葛多尔跑起来动静太大,现在的速度还能再加快一倍以上。

夜色很浓,河堤上的草木也非常茂盛,可以遮盖住我们大部分行踪,除了需要时不时清理路上的偶然出现的天灾亡灵,几乎就再也没有什么烦心事了。

当然,清洁工这个工作必须要巴德小队的人来做,他们面孔生,天灾亡灵不会将他们与我们联系到一起,所以即便死,他们也只是以为被普通被遗忘者杀死。

既然被普通被遗忘者杀死,那就全然没有呼朋唤友的道理了,否则森林那么多被遗忘者,还不得把天灾军团给累死了。

卡洛儿一直和巴德走在一起,不停的和巴德唠叨着什么,看得出来,卡洛儿对于当初断然离队也是挺内疚的,尤其是我们深陷险境,巴德却不计前嫌冒死搭救,这更让卡洛儿内疚不已。

对此,我和温斯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悄悄的走在队伍当中。

突然,前方传来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接着一道圣洁光芒照亮天空,然后一切又重归平静。

“前面怎么了?”我低声说道。

巴德说道:“看样子是活人发出的圣光,不用管他们,我们原地休整一会,等他们结束战斗后我们再过去。”

这时,从黑夜中走出一道身影,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巴德小队中的一名叫韦尔斯的盗贼回来了。

“韦尔斯,前面什么情况?”我问道。

韦尔斯眼中闪着莫名的光彩,在黑暗中尤为显眼,“是泰兰·佛丁,对了,日风大人你知道泰兰·佛丁吗?”

咋一听到泰兰·佛丁,我就炸毛了,泰兰·佛丁啊,老佛爷的宝贝疙瘩,被他的老师欺骗利用,又无情的杀害,想当初做【爱与家庭】时,我哭的可是稀里哗啦的,即为老佛爷父子之情感动,又为小佛子的惨死而伤心,现在韦尔斯居然问我知道泰兰·佛丁不?我真想一巴掌呼死他,老子知道的可比你多得多。

“尼玛,别废话,赶快说泰兰·佛丁怎么了。”我急声问道。

韦尔斯嘴角轻扬,略有得意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作为壁炉谷主人的泰兰·佛丁会单身一人出现在这里,不过无所谓了,他已经快要死了。”

尼玛的,我现在真想大耳光抽这丫的了,老佛爷的儿子快死了就让你这么高兴?真是不知所谓的东西。

“不行,不能让他死,必须救他。”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