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拯救老佛爷的儿子2(求订阅)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获救?泰兰·佛丁有些不敢相信,难道这些行尸不是应该杀死天灾亡灵后再将自己杀死吗?为什么会说出获救这一词。

泰兰·佛丁不明白,他想问这是为什么来着,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因为,凡人之躯怎么可以抵挡住血液的不断流失呢?伤势过重,泰兰·佛丁晕了过去。

“我真想一剑杀了他,这个该死的活人。”一个丑陋的行尸舔着嘴唇残忍说道。

韦尔斯将匕首上的黑血擦拭干净,淡淡的说道:“赖特,你最好不要这么做,否则日风大人和巴德一定饶不了你的。”

“哼,我只是说说而已。”名为赖特的行尸撇撇嘴说道。

“知道就好,现在发信号让他们过来吧。”

“咕咕……咕咕!”

……

两个间隔三秒的夜莺啼叫声传来,对于这种一切安全的声音我已经在逃亡路上听过很多次了,此刻听来却尤为悦耳,“很好,他们已经搞定了,我们赶快过去吧。”

说完后我一马当先朝前面跑去,温斯特等人紧跟其后。

“韦尔斯,怎么样了?”刚一看到韦尔斯的身影,我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韦尔斯耸耸肩说道:“他快要死了。”

顿时我心里就是一惊,快要死了?卧槽,特么的好不容易救下了,绝对不能死啊。

越过韦尔斯,我三步化作两步快步跑到那个穿着精良盔甲,却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年轻骑士身边。

盔甲被河水浸湿,又被血液染红,其上好多地方更是残破不堪,有被利器划破,有被钝器捶扁,好好地一身精良盔甲被他穿成了乞丐装,可想而知,这小子经历了多少激烈的战斗。

我附身朝他鼻子探去。又摸了摸他的颈动脉,还好,呼吸尚且沉稳,脉动也挺稳定。应该只是失血过多而造成的短暂昏迷。

“巴德大叔,你来看看。”我扭头对巴德说道。

巴德低声骂了一句,声音太小,我也没听清楚,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不过呢,现在还就得指望着他来救小佛爷,要知道我和温斯特几人出门可没带什么绷带药品,即便是想救治伤病,我的纯粹死气也比什么药品都好,可这却只是针对亡灵而已,活人不在此范畴。

“你们几个把他的盔甲卸下来,让我看看他还能不能治。”巴德在泰兰·佛丁身上摸索了几下,又招呼韦尔斯几人将泰兰·佛丁身上的盔甲卸下来。

本来我也想着去帮忙,可怎奈我这个“土鳖”根本就没穿过什么像样的盔甲。泰兰·佛丁身上的那种精良战甲就更没见过了,想帮都帮不上。

“小心点……轻点啊……卧槽,有你这么对待伤员的吗?”

看着这几个毛手毛脚的家伙横刀阔斧的将泰兰·佛丁身上的盔甲卸下来,气的我鼻子都差点歪了,真是巴不得泰兰·佛丁早点死啊,卸个胸甲特么的有必要将整个人翻两个过吗?还有那护腿,尼玛的整条腿都差点被你们卸掉……

等着吧,等老子回到幽暗城非得给你们几个穿小鞋不行。

“左腿跟有一道伤口,右肋下一道伤口,恩……这小子命可真大。胸前的这个剑痕只有两公分深,如果敌人再稍微用点力,肺腑就得刺破了……”巴德看着泰兰·佛丁的身体一个劲的品头论足,急的我是焦头烂额。就差没一脚踹进巴德的大嘴巴里了。

“怎么样,到底能治不?”我问道。

巴德抬头看了我眼,淡淡的说道:“能治是能治,只是救了这小子,我们怎么办,总不能带着伤员逃命吧。先不说拖累不拖累,就只说他这一身伤能不能抗得过一路疾行都是问题,我认为还是不要管他为好。”

“能治就赶快治,别那么多废话,了不起我们先在山里猫上几天,等他伤好点我们再走。”我口不择言的说道。

温斯特说道:“进山?你别逗了,这山上光秃秃的,根本就没法藏人,再说,你以为抬着个重伤员上山他熬得过一路颠簸?”

尼玛的,左也不行右也不行,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一个个活死人根本就不想救泰兰·佛丁,就等着泰兰·佛丁自生自灭呢。

“先救再说,别的等他醒来再说。”我语气坚定的说道。

巴德摇了摇头,从后腰的挎包中拿出一砸绷带,一包类似浆糊的黑色粘稠物,看的我是一愣一愣的,我还以为他怎么也得拿出一瓶小型治疗药剂啊,可这特么有些微臭的浆糊是什么鬼?这玩儿意是给活人用的吗?

“巴德大叔,这是什么东西?”我指着黑色粘稠物问道。

“银叶草、宁神花、地根草混合碾成的止血剂,对一般的刀伤剑伤很管用。”巴德头也不抬的说道。

“哦!难道没有什么治疗药剂?”我再次问道。

这一次回答我的不是巴德,而是韦尔斯了,只听韦尔斯生硬的说道:“治疗药剂?你在开什么玩笑?那可是战时恢复药剂,怎么可能用到这里,再说治疗药剂都是炼金师才能炼制出来的好东西,金贵着呢,我们根本用不起那玩儿意。”

韦尔斯的话挑起了我的兴趣,他们用不起治疗药剂,那用这些药膏就能顶用?要知道被遗忘者可没有那么多血往外流啊,即使有,也都是些黑血、坏血,早流完早省心啊。

“亡灵不是靠着死气恢复的吗?还用的着这些东西?”我问道。

话一出口,我就有些后悔了,原因无他,只见他们一个个都跟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我,看的我都差点以为我自己是白痴了。

卡洛儿咯咯笑了两声趴在我耳边小声说道:“笨蛋,没有任何一个亡灵有你那么纯粹的死气,想要短时间恢复,那就必须使用药品。”

温斯特这时也说道:“死气可以和药品发生反应,使得死气的恢复作用进一步扩大,这就是为什么亡灵也可以使用部分药品的道理了。”

听着温斯特的解释,我越发的觉得这小子不简单,不但能猜到我心里想着什么,甚至还知道卡洛儿说了什么。

******

目前只有8个订阅,呜呜~~~

继续求订阅,另外晚上还有更新。(未完待续。)

PS:  目前只有8个订阅。呜呜~~~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