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 荣耀和朋友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能听到泰兰·佛丁对我道谢,真是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为了能消灭天灾亡灵而将自己的领地献给白银之手的圣骑士,难道会埋怨救了自己并且让自己实力更进一步的救命恩人吗?

我想,这点修养和对战事的大局观他还是有的。

以前,泰兰·佛丁可以为了整体的力量献出壁炉谷,现在,难道就不能为了自身力量对我道谢吗?

毕竟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他泰兰·佛丁有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的那种碾压一切的力量,他也不至于在自己的地盘还屈身人下。

所以泰兰·佛丁道谢,出乎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圣翼·日风,现在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泰兰·佛丁说道。

我知道泰兰·佛丁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我身上的蛆虫为何具有神奇功效,不过对于这个问题我自己还没有答案呢,怎么可能回答的了他?

“很抱歉,不是我不愿意回答你,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如实答道。

泰兰·佛丁有些失望,不过他并没有怀疑,眼神暗淡了一下说道:“我猜也是这样,就你这种和英俊根本挂不上边的男人,怎么可能懂得这么深奥的问题。”

尼玛,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刚刚还吐得跟狗一样,现在又开始嘚瑟了,而且还是拿我的相貌嘚瑟,看来不给你点教训是不行了。

我左手食指和拇指猛地往我大腿里一戳,一条肥嘟嘟白嫩嫩的肉蛆被抓了出来。

嗖!

弹指间,蛆虫化为一道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入泰兰·佛丁还没闭合的大嘴巴里。

瞬间,泰兰·佛丁就跟中了定身术一样,半张着嘴巴一副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你,你刚往我嘴里扔了什么?”

“当然是你最爱吃的蛆虫啊。”

“呕……呕,你这个恶魔!”

……

山坳是港湾。遮挡了瘟疫之地的风浪,山洞是港口,为我们提供了舒适安逸的休息场所。

可港湾与港口始终不能将船舶永远束缚,海上的风浪才是船儿最终的归宿。

同样。山坳与山洞亦不能束缚住我们的脚步,虽然它此时看似安全,但终有一时,敌人会将这里占领……踏平。

日出就有日落,当太阳划过整个天空。落入西边的群山之中,夜晚不期而至。

循着夜色,我们钻出山洞,走出山坳,重新来到了河堤之上。

这是新的一夜,夜空依然昏暗,群山依旧模糊,整片大地都被一层淡淡的迷雾遮掩,我不知道这是瘟疫之地的本来面目还是被死亡的怨气冲刷而成。

但感觉并不压抑,与前一夜没有多大区别。如果真说区别的话,那就是对岸森林里的火光更盛,圣光更浓,传入耳中的声音更杂,死人、活人、刀枪剑戈……各种各样的声音。

一个白天,战争非但没有平息,反而进一步升级,这就是现状。

可以想象得到,为了我,希尔瓦娜斯和阿尔萨斯拼的有多么凶残。为了泰兰·佛丁,白银之手又为这场根本和他们一点干系都没有的战争投入了多少兵力。

这场战争的意义所在就是我,当然,现在还要加上泰兰·佛丁。

只是。此时的战争却与我们无关,我们要做的就是远离战场,逃离瘟疫之地。

“泰兰·佛丁,其实你不用和我们一起冒险的,离开我们,你会更加安全。”我半真半假的说道。

经过一个白天的“疗养”。泰兰·佛丁的伤已经好了大半,足以应付一些小规模、低强度的战斗,独自上路寻找战场中的活人绰绰有余,可这小子却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跟个牛皮糖似的跟着我们,真是烦人透了。

“你不怕我逃走后引来大队的骑兵,将你这个特别却又恶心的亡灵捉到壁炉谷吗?”泰兰·佛丁说道。

尼玛,张口闭口就是我恶心,我身体太丑,我身上没有一块肉不腐烂……就这吊样,我也真是够了,“如果你还有骑士的荣耀,你还有感恩的心,你尽可以找人来抓我。”

“所以喽,为了荣耀,为了圣光,我会一直将你护送到安全地带,这就是父亲一直教导我的,而我,也必将遵循父亲的脚步。”泰兰·佛丁面露坚毅的说道,顿了下后,又嬉皮笑脸的说道:“算了,和你这种丑陋恶臭的行尸说什么荣耀啊,你不懂的。”

我黑着脸说道:“我看你是为了‘圣光’才和我一起的吧,荣誉?你这种自大无脑的自恋狂会知道荣誉?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

“你……你这个恶心的家伙。我发誓再也不会吃你身上哪怕一个蛆毛,所以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泰兰·佛丁恶狠狠的说道。

“哦?对了,你爹知道你是个自大逛兼自恋狂吗?”自动将泰兰·佛丁的话过滤掉,我好奇的问道。

“父亲?在我小的时候父亲就离开了我。”提到老佛爷,泰兰·佛丁眼神有些迷离,望着黑夜深沉的说道:“据说他是为救一个兽人而被剥夺了圣骑士的荣誉的,起初我很不理解为什么父亲会为一个残暴丑陋的兽人而背叛他的国家和人民,甚至有一度时间我非常恨他,恨他为一个兽人而离开了我和我的……母亲。”

“不过,最近我却渐渐的有些明白了,荣耀与种族无关,与生死无关,当然,也与美丑无关。”说道这里,泰兰·佛丁偷偷的瞧了我一眼,气的我鼻子都快歪了,这尼玛的是说我丑呢。正当我准备教训教训这小子时,他又说道。

“荣耀只是人民心中的一种坚持而已,为了生存、为了繁衍、为了能问心无愧的活在这世上而已,所以,保卫家园的骑士是荣耀的,辛勤劳作的农夫是荣耀的,结婚生子的恋人亦是荣耀的。”

“心中有爱,就有荣耀。”泰兰·佛丁最后总结道。

泰兰·佛丁的声音厚重而富有磁性,一番对荣耀的见解说完,我们所有的人都陷入沉思之中,心中都想着同一个问题。

“荣耀到底是什么?亡灵也会有荣耀吗?”

只是,良久之后,众人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反而更加迷惘起来。

“我问你你爹知道你是自大狂加自恋狂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我摇了摇晕乎乎的脑袋说道。

“啊,太多感概,差点给忘了,父亲离开那么早,怎么可能知道我是自大狂加自恋狂呢?”

泰兰·佛丁沉闷的回答道,不过下一瞬间他就反应过来,指着我大叫道:“你特么说谁自大狂加自恋狂呢?老子这是天生丽质好不好,别跑,给我站住,这话说不清楚咱们今天没完。”

只是,当他反应过来时,我已经抢先一步跑出了队伍。

看着一前一后追逐的两人,温斯特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片刻后又被笑意取代。

“这就是朋友吗?挺有意思的。”(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