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两相比较,陆路还是最佳选择,所以短暂商议之后,我们还是决定顺着山脚直接前往奥克兰山谷。

重新上路后,韦尔斯几个盗贼依然在前方探路,只不过这时的他们扩散出去的范围非常大,不但要将山脚附近的敌人清理干净,还要警惕桥头附近的敌人,如果必要,在对方还未反应之际就先将对方解决掉。

如此一来,韦尔斯几人肩上的担子就非常重了。

“我也去前面探路,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安全。”温斯特低声说道。

巴德抬眼朝前看了看,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说道:“好,你也上去,不过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千万不能让敌人发现你,能不自己动手尽量别动手。”

温斯特不像韦尔斯,一旦被发现,瞬间就会传递到巫妖王阿尔萨斯那里,然后大量的天灾亡灵就会聚集到这里。

精神控制绝对不是说着玩的,在以前我们遭过太多的这种磨难。

事有缓急轻重,温斯特郑重的答应一声,缓缓进入潜行状态,很快便消失在了我们眼前。

话说来艾泽拉斯这么长时间,我一直没有搞懂盗贼潜行究竟是个什么原理,一个大活人说不见就不见,也太神奇了吧。

到底是能量伊始还是借助环境隐藏,又或者两者兼备,挺复杂的。

温斯特离队,队伍中就只剩下我、泰兰·佛丁、葛多尔、卡洛儿、巴德,还有巴德队伍中的一个亡灵术士,其他人我都很熟悉,只是对那个亡灵术士陌生。

亡灵术士是一个身材瘦高的男性中年人,沉默寡言,几乎不和任何人交流,除非有非常重要的事儿才和巴德说句话。

可这一路逃亡真还没他什么事,所以除了在森林中取消小鬼召唤时听过他念咒,就再也没有听过他发出的任何声音。

不过此时他终于开口说话了,“空气中我闻到了一股很淡的邪恶力量。”

“邪恶力量。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泰兰·佛丁做了几个深呼吸,什么都没有发现。

“哦,那可能是我感觉错了吧!”亡灵术士回了一句又闭上了嘴巴。

巴德眸中闪过一丝不快,只是夜太黑。再加上他隐藏的很好,是以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发现,“安德鲁,圣骑士都没发现什么,你不要疑神疑鬼。”

本来我还挺紧张的。但是听了巴德的话后,我就放下心了,如果说世上谁对邪恶最敏感,绝逼圣骑士得排第一名,可人家正儿八经的圣骑士泰兰·佛丁都没有感觉呢,你瞎咋呼个什么啊。

泰兰·佛丁往我身边凑了凑,在我耳边悄声说道:“一个亡灵,还是个术士,沉默寡言一点存在感都没,要说邪恶也就他最邪恶了。”

“滚蛋!”我还以为泰兰·佛丁要对我说什么重要发现呢。没成想这丫的在我耳边嚼别人的舌根,真特么没一点正形儿,气的我一脚就踢了上去。

“嘘!安静!”巴德说道。

好吧,放你一马,我狠狠的瞪了泰兰·佛丁一眼,钻入身前一米多高的荒草中。

泰兰·佛丁拍了拍屁股,满不在乎的跟上了我。

奥克兰特山脉从银松森林一路像东延绵,直至西瘟疫之地的安多哈尔附近才截止,长达百里的高山横跨在西瘟疫之地与希尔布莱德丘陵之间,阻挡了瘟疫蔓延。天灾军团到此止步。

而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奥克兰特山脉在安多哈尔附近的隘口,从那里可以一路向上爬上奥克兰特山巅或者顺河而下进入希尔布莱德丘陵。

随着越来越靠近隘口,山势也逐渐平缓下来,到了最后。我觉得即便我们立刻上山,从山半腰也能绕过这要命的地方。

可这却是行不通的,山上光秃秃一片,一旦上去,即使是黑夜,我们也会如黑暗中的灯塔一样赤果果的暴漏在敌人面前。要知道天灾军团中有好几个兵种可就是夜间行动的生物。

“又是一具死尸,这才多长时间,就有五个行尸被韦尔斯他们干掉了,真不明白,这些家伙不好好驻守安多哈尔,跑到山脚下干什么。”泰兰·佛丁皱着鼻子说道。

我回头看了泰兰·佛丁一眼,说道:“笨蛋,你看不出来这些亡灵都是些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吗?阿尔萨斯不可能随时都控制他们,能分一丝精神在上就了不得了。”

“所以呢?”泰兰·佛丁不解的问道。

“所以他们就到处乱跑啊,真是笨的可以了。”我说道。

巴德说道:“日风说的没错,他们几乎都是漫无目的游荡到这里,不过大家却决不能掉以轻心,只要发现日风的行踪,巫妖王对他们所设的原始命令就会启动,那时这些亡灵就会变身为巫妖王的手脚。”

对于天灾亡灵的了解,活人不如死人,怎么说每一个被遗忘者以前都是天灾军团的一份子,一些巫妖王控制亡灵的手段还是知道一些的。

泰兰·佛丁点点头不再说话,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这“来之不易”的消息。

“停下,注意隐藏,前方有麻烦了。”当走到一个木桩前,巴德静立几秒后突然说道。

我凑到巴德身边,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巴德指着身边的桩子,说道:“你看,这是韦尔斯留下的记号,一个大“×”,这说明前路不通,我们在这等等,韦尔斯应该很快便会回来。”

我定眼一看,果然木桩上有一个大大的“×”,这正是我们约定好的危险记号。

虽然早有约定,可一路以来还没见到过韦尔斯留下的这么大一个“×”,不由得,我变得紧张起来,前面到底有什么危险,居然能让韦尔斯如此警惕。

左前方三百米远处就是安多哈尔的西南大桥,过桥即是安多哈尔,如此近的距离,我似乎都能闻到安多哈尔那淡淡的炭烧味和海量亡灵发出的冲天恶臭。

这绝对是一个要命的地方,离天灾亡灵大本营太近,随时都有被发现的可能,可是,我们却不得不留在这儿等待韦尔斯等人回来。

一时间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