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吼!吼!吼!

巴德话音刚落,一阵嘶吼声从我们身后传来。

定眼一看,竟然是几个披头散发、高度腐烂的行尸,瞧那空洞呆滞且有暴戾非常的眼神,绝对是天灾亡灵没错了。

“该死,安德鲁这就是你墨迹的下场。”巴德怒骂一句朝敌人攻去。

安德鲁眼中充满了内疚,不过这并不耽误他施放法术,一阵低沉紧凑的咒语从他口中念出,接着他手中的法杖也亮了起来,光是黑光,带着一股阴暗的味道。

嗖的一下,一支暗影箭朝敌人飞驰而去。

我和泰兰·佛丁对望一眼,也朝着敌人冲去。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只有快速的将敌人杀掉,抹去巫妖王阿尔萨斯的“眼睛”,如此才有机会逃走,否则任凭这几个行尸掉在我们身后,那就跟身上背个定位仪一样,所有的行踪全都会暴漏在天灾军团眼中。

我冲向的是一个拿着镰刀的中年妇女,夜太黑,具体看不清她什么模样,但也能从她那张没有下巴的腐脸感受到她的恐怖面容。

砰!

左手持盾挡住对方劈来的镰刀,右手举剑一剑将她的脑袋劈成两半。

仅一个照面的功夫,中年妇女行尸就葬送在我的手上,杀死一个毫无战斗素养的平民,我没有丝毫内疚,因为这才是对她最大的解脱。

我这边结束战斗的时间很快,同样,巴德、安德鲁、泰兰·佛丁结束战斗的时间也非常快,基本都是一个照面的功夫就将自己的敌人斩杀。

现在,只有一个五六岁的小行尸还在冰冻之中,这本是卡洛儿的对手,可面对如此小的孩子,尽管卡洛儿早已知道对方只是一具行尸走肉,纯真与笑容早已消失,可她还是迟迟下不去手。

“我来!”泰兰·佛丁抢先一步站到我的身前,手中的圣光重重的朝孩子的身上打去。

刺啦一声,小男孩身上燃起一阵大火,接着在不到十秒钟时间后化为一团灰烬飘散在空气当中。

“看吧,挺简单的,他得到了救赎!”泰兰·佛丁转身对我笑道,只是从他眼角滑落的泪水来看,他并没有他装出来的那么轻松。

巴德狠狠的瞪了我们一眼,说道:“事不宜迟,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否则等大队天灾亡灵来了就晚了。”

说完后,巴德一马当先跑了出去,而这一次,包括安德鲁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异议,因为事实已经证明,安德鲁之前的小心没有为我们带来丝毫好处,而且还“等”来了一个五口之家变成的行尸小队。

很快,我们便到了山脊,从这下去就是进入奥特兰克山脉的隘口了。一旦出了瘟疫之地,我们所面临的压力必将大大减轻。

在往山下跑的途中,我再次扔下一小指大小的圆木疙瘩,这是我从路上随意折取的树枝做成的小玩意,有了这些东西,温斯特等盗贼就能一路寻着标记找到我们。

对于我一路不停的做着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巴德从没说过什么,甚至这也是经他提醒我才自告奋勇担当起这一重任,所以,这也是我再怎么怀疑巴德也从没正面反驳过他的原因。

上山容易下山难,这是对于那种陡峭的山体来说,而我们所在的这座山却不在其范围之内。

山的高度不高,坡度也不大,所以下山更加容易些,一路疾跑,我们很快便来到了山下通往奥克兰克山脉的大路上。

到了这里,我们的速度再一次加快,不到五分钟时间,隘口已经出现在我们眼前。

过了这个两座一大一小的山之间的狭小隘口,我们就如鱼跃大海,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的脚步了。

“停下,快点停下,往回跑!”

就在这时,巴德突然停下脚步急促的朝我们喊道。

“巴德大叔怎么了?为什么要往回跑?哎呦卧槽,葛多尔卧槽尼玛。”一句话刚刚说完,葛多尔一脚就将我踢飞出去,落点正好是我前方五米开外的巴德脚下。

巴德快速将我扶起,指着远处的隘口说道:“多余话不说,你就看看隘口两边山上的草丛是不是有很多斑点?”

我眯着眼一看,果然如此,大片大片的斑点在月光下显得无比狰狞,不用想,一定是有人将原本整片的草丛压折后才会出现这种情景。

特么的,这都能看到奥克兰特山脉明净的天空了,居然出现这么一档子事情,也真是够了。

我摆了摆手,很是沮丧的说道:“返回,返回,前面有埋伏。”

在巴德向我解释隘口两边山坡上的异象时,众人也都听了个明白,此刻在一听到我要原路返回,一个个也都没有异议,掉头撒丫子就跑。

要知道,我的行踪必须要隐秘,绝对不能让任何一个天灾亡灵知道我的去向,否则绝逼会被敌人粘着屁股追赶。

所以,在敌人还没发现我时,掉头是最好的选择。

那么就有人会问了,既然我们都能看到隘口附近的景象了,那如果隘口处真有敌人,一定也会发现路上狂奔的我们。

这里我就得解释一下为啥子我们非得赶夜路这一深奥的问题了,试问即便是再明亮的月亮,大晚上的,又有谁能看清百米外的人的具体相貌?

然而,我还是低估了敌人的智慧,就在我们刚刚掉头没跑两步时,隘口处传来一阵震天大吼。

“圣翼·日风,你逃不掉了,哈哈!”

“活捉圣翼·日风,活捉圣翼·日风!”

“圣翼·日风,阿尔萨斯陛下已经饶恕你了,不要再逃跑了。”

……

都是些亡灵,吼声跟灌了风似得,既沙哑又刺耳,鬼哭狼嚎跟闹鬼似得,乍一出声,当真吓了我一大跳。

可真正听清这些声音的内容后,我腿肚子都有些发软,尼玛的,人家早就知道是我要来,所以埋伏着等着我呢。

“跑!”

不用我提醒,泰兰·佛丁等一个个都跟踩着风火轮似的跑的那叫一个欢实啊。

哇!哇!哇!

十分钟后,我们正前方不远处传出一阵阵亡灵特有的吼叫声。

“上山!”

后有追兵,前有堵截,我扭头就朝来时的山上跑去。

吼!吼!吼!

可还没跑出百米远呢,山上也传出一阵阵嘶吼声。(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