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章 好不爽的基调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短短十几分钟,三个方向都出现了大量敌人,我简直都惊呆了,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吗?这些个鬼东西啥时候埋伏在这里的啊,如果说南边和北边的敌人是早已埋伏好的我还能理解。

可为啥子西边,这个我们来时的方向也都隐藏着这么多敌人,这就让我感到费解与……不安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们的行踪早就暴漏在阿尔萨斯那瘪犊子玩意眼下,很有可能就是在杀死那五口之家时,二傻子就猜到了我们要去的地方。

真是小看二傻子的智慧了,我心里暗恨道。

“走东边!”巴德低吼一声,转头就朝着东边跑去。

东边,东边可是悔恨岭的方向,曾经是安多哈尔这个大城镇的墓地所在,几百年下来,不知道埋葬了多少人。瘟疫爆发之后,那里简直就成了天灾军团的兵源地了。。

去那边,可真是要了老命喽。

可是,西南北三方向不通,不去那也没辙啊。

此时,唯一能让我稍微欣慰的就是光明使者乌瑟尔也埋葬在那里,生前乌瑟尔作为白银之手的领袖荣光万丈,死后乌瑟尔也没坠了他的名声,在他的墓地之上,一道圣光常年屹立,阻挡了不知道多少想要破坏他坟墓的亡灵。

如果能找到乌瑟尔的墓地,然后再以此为坐标点,穿过悔恨岭直达奥克兰特山脉,最后顺着河流逃入希尔布莱德丘陵也是极好的。

“你们谁知道光明使者乌瑟尔的墓地在哪?”逃亡途中,我大声喊道。

泰兰·佛丁眼眸一亮,说道:“我知道光明使者埋葬在哪,大家随我来。”

“恩,泰兰·佛丁是活人,而你则不惧圣光,很好,你们两个去乌瑟尔的墓地,我们来引开追兵。”巴德边跑边说道。

安德鲁这时也说话了,“是该回归大地的怀抱了,我同意巴德的看法。”

回归尼玛逼啊,你特么又不是被大地母亲忽悠着的牛头人,你回归个毛的大地怀抱,安德鲁的话差点没把我给气死,正准备骂他呢,没想到卡洛儿和葛多尔又相继开口了。

“日风,谢谢你当初在我最迷茫的时候给我指点,虽然这些天没有帮上你什么大忙,但我还是很高兴能与你为伍,等我死了,你一定要找个强大的法师,我相信你能做到的,嘻嘻。”

“小个子,俺死了可要记得给俺立个大墓碑啊,立碑的钱你不用担心,俺在幽暗城的银行还存着两个金币呢,你回头取了给俺立碑啊。”

尼玛,谁说卡洛儿不漂亮的,我觉得此时呲着大黄牙嬉笑的卡洛儿就是世上最漂亮的人。

还有,谁特么敢说葛多尔傻,老子非得宰了他不行,这丫的在银行存了两个金币的巨款居然能忍到现在才给我说,狗东西心机婊啊。

“你们都给我闭嘴!”我是真有点生气了,这特么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呢,一个个跟临终遗言一样搞得这么悲壮,弄得我生气的同时居然还有点想流眼泪。

“特么的谁说我们就会死的,乌瑟尔的墓地对于亡灵来说是一个大杀器,这没错,可谁说我们非得就进那老东西的墓地?我们特么的是绕过去好不好。”我大声吼道。

巴德说道:“可是……那样我们可能一个都跑不出去。”

“跑不出去又怎样,大不了被二傻子逮着,我就不信他还能杀了我不成,只要我不死,大家都不会死。”我都有些口不择言了,直接就将阿尔萨斯的小名给叫了出来。

事实也的确如此,阿尔萨斯不会杀我,他只会利用我的纯粹死气恢复他在与耐奥祖争夺巫妖王时所受的灵魂创伤。别问我为啥知道阿尔萨斯成功杀死耐奥祖后会受到伤害,我只知道阿尔萨斯冰马桶一座就是好几年。

正跑着,安德鲁也不知哪根筋犯了,突然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天灾亡灵为何要找你,但你放心,我以我的灵魂起誓,如果真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我会亲手将你了结,绝不会让你落入天灾军团的手中。”

“……”

好吧,就依你了,了不起一死而已,反正披着这一身腐肉我也是够了,只是希望你下手时能利落点,别让我受苦就行。

“对,不能让你落入天灾军团手中。”巴德附议道。

“我同意!”泰兰·佛丁附议。

“我同意!”卡洛儿附议。

“俺……小个子对不起了!”葛多尔说道。

尼玛的,这下就算不想死也不行了,这特么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啊,大难临头,老子可着劲的想着怎么保全你们,可你们特么的居然想着怎么干掉老子,什么玩意啊。

我黑着脸也附议道:“我也……同意!”

我是想清楚了,落到阿尔萨斯手中肯定好不了,还不如一死了之呢。

逃亡途中,基调不知不觉间就确定下来,那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只是,要死的话我得死在最前面。

“马上到墓地了,我们往南边跑,那里有路可以直接到达光明使者的墓地。”泰兰·佛丁说道。

我们所走的是通往墓地的大路,路的北边是鳞次栉比的山石群,路的南边是一片稀松的树林,而乌瑟尔的墓地就是在树林的那边。

其实在悔恨岭有直接通往乌瑟尔坟墓的道路,可那却是墓群之中的道路,所以我们不敢过去,只能绕开墓地群。

进入树林后,身后的动静小了很多,可我们依旧不敢掉以轻心,谁知道阿尔萨斯是不是又在搞什么阴谋诡计呢。

与之相对的是我们的右前方,也就是悔恨岭墓地所在的方向突然变得喧闹起来,就好似老天爷朝那扔了颗炸弹一样,轰轰轰的震得我们心碎肝颤。

“再快一些,决不能让墓地中的敌人截住我们的去路。”巴德大吼道。

渐渐的,从树林的细缝中我看到一道亮光,神圣而又强大,错不了了,这就是光明使者乌瑟尔所发出的圣光。(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