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章 巴德我日尼玛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对于圣光,亡灵有种天然的畏惧感,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有多远就想躲多远。

可是呢,有着巫妖王阿尔萨斯的控制,这些个无脑亡灵就变得无所畏惧起来,嗷嗷叫的就冲向了光明使者乌瑟尔的坟墓,即便是被圣光烧的体无完肤也在所不惜。

情况变得开始紧急起来,我们必须要在亡灵大军赶到之前冲过乌瑟尔的坟墓,否则就真的被这些杂种包了饺子了。

卡洛儿和安德鲁已经被葛多尔扛起,巴德和泰兰·佛丁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而我,也将死气往双腿上聚集,现在,就是拼命的时刻,不拼那就等死吧。

离得近了,我已经可以看到乌瑟尔坟墓的全景,此时因为联盟还未对乌瑟尔坟墓做出修缮,所以这儿只是一个普通的西式坟墓,断开的墓碑,再就是墓碑后的一圈圆石围成的长方形,我知道,在圆石下就是乌瑟尔的棺木了。

很普通很常见的一座坟墓,可不常见亦不普通的是它上面有一道近十米高、三米粗的圣光柱,圣光柱之大,几乎将整个坟墓都包裹了进去。

终于,在离乌瑟尔坟墓不到十米的距离,我们突破了从右前方赶来的天灾军团的围剿。

随着我们突破敌人的包围圈,大量的亡灵也因为刹不住闸而直接扑入了圣光柱内,瞬间就被净化的一干二净,这对天灾军团造成了不少混乱。

趁着大量亡灵扭成一团之际,我们再次加快脚步,将两者的距离拉大不少。

“走这边!”巴德一拐身,朝着一条林中小路跑了过去。

小路半米宽,路面没有经过任何修饰,只是一条经常踩踏而形成的土路,不过这也比在林子中要强很多,至少不用纠结坑坑洼洼的地面,也不用担心突如其来的树木。

沙哑狂暴的嘶吼声依然在我耳边回响,声音虽然降低不少,可也让我很烦躁。

这都算什么回事嘛,本来只是响应希尔瓦娜斯的号召打一场轰轰烈烈的幽暗城防御反击战,这才跑到亡灵壁垒参军,阿基巴德也够意思,给的任务简单轻松,就是杀杀被瘟疫感染的灰熊而已。

就这,我还不太情愿呢,准备着进入瘟疫之地后好好的大干一场,杀了个天灾亡灵溃不成军,可没成想,进入瘟疫之地一头熊还没碰见呢,就遇到了埋伏,而且还是安多哈尔大佬阿拉基的埋伏,一下子我就成了战争的中心。

幸好当时阿基巴德及时赶来,否则我真就得落入二傻子手中了。接下来,我就跟老鼠过街似的,逃亡加战斗根本就停不下来,好在后来遇到了巴德,有了这位战场老手的指点,我才一路磕磕绊绊的走到了冰封岗附近。

可就在我们即将通过隘口,脱离险境,沉重的心情马上得以放松之时,却又遭到了埋伏,想一想当时漫山遍野的扯着我名字大喊的公鸭声,我就一阵阵蛋疼。

再接下来,就变成了这副局面,我特么的又完全暴漏在了二傻子的眼皮底下,这还不算什么,更可恨的是二傻子已经知道了我的逃亡路线。

这一下事情绝对就闹大了,我已经可以预料,即使我逃出西瘟疫之地,那也是得一路火烧屁股的往幽暗城跑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看了看泰兰·佛丁。只见这小子舌头都快吐到下巴上了,那大喘气喘的跟风箱似得,就差没把舌头咬掉了。

哎,要不咋说活着不如死了呢,才多大点距离,泰兰·佛丁就快不行了,这以后还得绕小半个北方呢,泰兰·佛丁不得给累死啊。

“泰兰,要不我帮你拿着武器吧!”我边跑边说道。

泰兰·佛丁也不矫情,一把将他的双手剑塞到了我的手上,连个屁都没放一个。

不过,我不怪他,谁叫他是活人呢,跑个步还得呼吸,真还不如死了算了。

随着不停的疾跑,身后的嘶吼进一步减弱,我觉得如果在跑一会,差不多就能暂时甩开追兵了,等那时,再让泰兰·佛丁坐到葛多尔肩上休息休息吧。

很快,我们穿过了树林,来到了一片开阔地上。

没有了树林的遮挡,奥特兰克山谷上空的明月将洁白冷清的月光毫无保留的倾撒下来,使得这儿如梦如幻,有一种进入仙境之感。

巴德的脚步停了下来,站在空地中央抬头看着天空的明月,陶醉的说道:“好久没有看到如此明净的月亮了,真是怀念啊,这种被月光笼罩的感觉真好。”

看着一脸陶醉的巴德,我都想一脚踹他丫的屁股上,这是什么时候啊?居然还有心情看月亮,尼玛的等追兵来了,看你丫的是看月亮还是看星星。

“别看了,等出了瘟疫之地有你看的,现在趁敌人还未追上来,我们赶紧跑!”我没好气的说道。

“啊!”巴德的惊讶声让我再次停下脚步,转身看去,只见巴德一脸震惊的说道:“难道你没有发现我们身后已经没有追兵了吗?现在,我们已经安全了。”

经巴德提醒,我才发觉周围确实再也没有一点亡灵嘶吼的声音,整个树林静悄悄的跟什么都没发生似得。

“这是……”我震惊的说道,只是,话刚出口,就有一个空洞且兴奋的声音将我打断。

“没错,你们安全了,从现在开始,再也不会有亡灵追赶你们了。”

我扭头朝身后看去,只见从空地的另一头走出两道,不,应该是一飘一走两道身影,走路的我不认识,可漂浮的却再熟悉不过。

来者赫然就是巫妖阿拉基,那个领导整个西瘟疫之地亡灵的亡灵头子。

一下子,我的脸就黑了,****的跑了这么长时间,还是一头扎进了敌人的包围圈啊,而且还是以阿拉基为首的包围圈。

阿拉基既然到了,那么周围绝对不是表面上的那么安静,暗地里不知隐藏着多少敌人呢。

“巴德,你特么是叛变者?”我愤怒的说道。

巴德摇了摇头,说道:“叛变者?哦,不不,我可不是什么叛变者,事实上,我一直都没有背叛阿尔萨斯陛下,我……只是一个隐藏在幽暗城的间谍而已。”

“巴德我日尼玛!”(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