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就在第二次即将逃出瘟疫之地时,我们很不幸的再次钻进了敌人的包围圈中,而这一次,领头的是巫妖阿拉基,一个可以和阿基巴德斗得不分上下的强大巫妖。

更别说在阿拉基身边那个一脸青黑,穿着法袍的神秘中年男子,瞧着他能与阿拉基并肩走来,想必也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吧。

“圣翼·日风,见到你我深表荣幸。”神秘中年男子说道。

我铁青着脸说道:“你是谁?”

“哦,对了,一时激动都忘做自我介绍了,吾名加丁,是通灵学院的院长,致力于亡灵法术的研究,以后你我同为阿尔萨斯陛下服务,想必应该可以愉快的相处吧!”自称为加丁的神秘中年男子说道。

“你是通灵学院的黑暗院长加丁?”我不可置信的问道。

“黑暗院长吗?”加丁自语一声,然后随之一笑,说道:“很好,我喜欢这个称号,黑暗院长加丁,真是太谢谢你了,初次见面就为我起了个有气势的称号,我就说我一定可以和你愉快的相处的,阿拉基居然还不相信,真是笨蛋一个。”

“你才是笨蛋,你全家都是笨蛋!”阿拉基怒骂道。

“……”

这真的是两方大佬吗?为何觉得如此逗逼呢,还没怎么着呢就先对骂了起来,我真是有些无语了。

“加丁?你……你不是已经死……死了吗?”经过几分钟的休息,泰兰·佛丁终于缓过气来,气喘吁吁的问道。

黑暗院长加丁说道:“你是提里奥·佛丁的儿子泰兰·佛丁吧,记得上次见到你时,你才这么大一点。”说着,加丁比划出一个四五岁孩童大小的距离,“十几年不见,没想到你已经这么大了,哎,岁月啊,蹉跎啊。”

感慨一番,加丁继续说道:“正如你所见,我没有死,依旧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不过呢,最近一直在研究死灵法术,这让我觉得身子骨有些不济了,所以我就想着什么时候与阿拉基一样转化成巫妖之体,这样才能更好的服务于阿尔萨斯陛下。”

尼玛的,我算看出来了,黑暗院长这家伙就是一话唠啊,问他一句话,他丫的能给你蹦出来八句话,而且还能说得跟老友似得,也真是绝了。

“阿拉基大人、加丁大人,我现在可以退下了吗?”正在这时,巴德的声音响起。

阿拉基说道:“当然,巴德你任务完成的非常出色,你现在可以休息去了。”

“等等!”我大声说道,稀里糊涂的跟巴德跑到这里,很多事情还没搞明白呢,怎么能让巴德离开?再说,这****的害我害的这么深,怎么也得让他掉几层皮再说。

“既然日风大人发话,那巴德你就等一下好了。”黑暗院长加丁随手弹出一个小法术,巴德立马就被钉在了地上。

“你……”巴德脸色微变,显然对于黑暗院长加丁这一手非常不满。

黑暗院长加丁训斥道:“你什么你,日风大人既然让你等下,那你就老老实实的等着,如果再敢废话,小心我送你上手术台。”

一听到手术台,巴德明显哆嗦了一下,显然那里对于亡灵来说并不是什么好地方。

看着巴德,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出他在忌惮、怨恨以及恐惧,我能明白这是为什么,他恐怕就是想破天也没有想到阿拉基和加丁会对我这么客气,甚至可以说是讨好,为了我,留下了他这个作为此次行动的最大“功臣”,更令他怨恨及恐惧的是加丁那句送他上手术台的话。

可是,再怎么不满,巴德也不敢有丝毫反抗,只能老老实实待在这听我问话。

“巴德,你是从什么时候背叛希尔瓦娜斯的。”我问道。

巴德语气有些悲伤,说道:“我说过了,我一直都是阿尔萨斯陛下的人,所以对于希尔瓦娜斯,谈不上背叛不背叛的。”

我眼皮一跳,再次问道:“那么,你是如何以被遗忘者的身份隐藏在幽暗城的,要知道,在这方面皇家药剂师协会有专门的探测手段,没有任何天灾亡灵可以以被遗忘者的身份混入幽暗城,我想知道你们叛变者是如何做到的。”

叛变者,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时,我就坚定的认为是他们意志不够坚定,在阿尔萨斯荣登冰封王座后再次被控制的被遗忘者,可从巴德身上我却觉得事情远不是这么简单。

巴德朝阿拉基和拉丁的方向看去,见两人点头,他才说道:“在回答你的问题前,我先纠正一下你对叛变者的认知错误,首先并不是所有的亡灵都不屈于巫妖王的控制,也就是说,有很大一部分亡灵是心甘情愿作为天灾亡灵的,就比如我,或者……”

“或者是我。”阿拉基结果话茬说道:“为了力量和永存的生命,我很乐意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好了,巴德你继续说吧。”

巴德点头道:“其次,不是所有的被遗忘者都是真正的被遗忘者,在平常时候,他们就如普通被遗忘者一样,但一旦得到阿尔萨斯陛下的召唤后,他们立马就可以变成天灾亡灵,不要问为什么那些该死的探测手段失灵,因为在这之前,他们本就是被遗忘者。”

黑暗院长拉丁解释道:“这些被遗忘者在很早之前就被巫妖王种下了叛变的种子,这一点他们本身并不知道,恩,不过也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这种转变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说一旦阿尔萨斯陛下召唤,他们就永远也做不成被遗忘者了。”

说道这里,黑暗院长拉丁的声音戛然而止,将目光投向巴德,示意巴德继续解释。

巴德说道:“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一些被遗忘者在获得自由的以后,因为种种原因,或是对生活丧失信心,或是对未来感到迷茫,或是心存邪恶与抱负,又或者他们一直对阿尔萨斯陛下忠心耿耿,即使脱离了巫妖王的控制,也不愿与阿尔萨斯陛下为敌。”

“所以,这些被遗忘者就已经不再是被遗忘者了,虽然他们依旧披着被遗忘者的外衣。”(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