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二章 ”做客”壁炉谷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猖狂,实在是太猖狂了,我还在这呢,伊森利恩就堂而皇之述说他的阴谋论,真是一点也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啊,也许,他真的只是把我当一个试验品,有用,那就留下,没用,直接杀掉。

幸好现在壁炉谷当家做主的还不是他伊森利恩,否则我真的就完蛋了。

想到这里,我偷偷看了一眼莫格莱尼。

这一刻,我觉得莫格莱尼可爱多了,虽然他眉头有些紧皱,脸皮也有些耷拉,但人家脊梁挺得笔直,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都能问心无愧,一是一二是二,一个唾沫一颗钉,敢爱亦敢恨,这才是真男人的代表啊。

“呸,就这还是白银之手的大检察官呢,做事说话一点都不知检点,真特么一身圣光都喂了狗了。”我直接就对伊森利恩开喷了,反正人家都把我当个一坨屎了,我也不会跟狗一样的上去舔两下。

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与其和伊森利恩面和心不合,不如直接把他得罪到死,这样一来,只要我出什么问题,第一个怀疑对象肯定就是他,省的这家伙背后做了手脚人前还装乖卖傻。

“你……你这个肮脏丑陋的爬虫,我要用圣光净化你。”伊森利恩顿时大怒,手中亮起一团圣光就要向我砸来。

“住手!”莫格莱尼伸手阻止,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老师,息怒!”泰兰·佛丁的声音同时响起,只是,他除了惊恐外,更多的却是恶心。

有了莫格莱尼和泰兰·佛丁劝阻,伊森利恩借坡下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道:“算你走运,如果再敢出言不逊,我一定代表圣光消灭你。”说完后就转头不再理我。其实伊森利恩也没想着真把我净化了,毕竟他想从我身上得知的讯息还没得到,杀了我可就什么也没了。

代表圣光消灭我?你咋不代表月亮消灭我捏,搞得自己跟美少女战士一样,也不瞅瞅你那逼样,脸上的褶子都能落苍蝇了,老不害臊的。

“哼!”我冷哼一声也扭过头不再看这老小儿。

哒!哒!哒!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从远方响起,不一会的时间就有一队身穿战甲的圣骑士来到了空地之中,带头人赫然就是提里奥·佛丁的老仆从阿尔顿。

当然,我现在并不知道这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威武汉子就是阿尔顿,我只是对这个单膝跪在泰兰·佛丁身前的汉子很好奇。

“感谢圣光,少爷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泰兰·佛丁双手拖住对方手臂,也是神情的说道:“阿尔顿,你能来真是太好了,我差点就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咳咳!”莫格莱尼咳嗽两声,见阿尔顿朝自己看来时,才略有不满的说道:“阿尔顿,你们来时见到被遗忘者的援军了吗?”

“对不起,灰烬使者,我有些激动了。”阿尔顿致歉一声,然后疑惑的说道:“看到了,他们是从西边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何刚刚进入树林就掉头离开了。”

“没发生冲突吧?”莫格莱尼继续说道。

阿尔顿回道:“没有,当时我们是从北边过来的,离他们还有好长一段距离呢。”

“那就好!”莫格莱尼松了口气,大声说道:“战斗已经结束,现在集合队伍返回壁炉谷。”

没有问敌人是谁,也没有问战况如何,阿尔顿只是好奇的看了我两眼,然后起身答道:“是!”

……

白银之手是分为三个梯队朝悔恨岭进发的,莫格莱尼和伊森利恩由于实力惊人自然走到了所有人的前列,阿尔顿则带领着二百骑兵落后一重,当我们走出悔恨岭,来到安多哈尔的东南大桥时,正好遇到没有坐骑的第三梯队。

此时,他们正和一大群天灾亡灵战的难解难分,有了莫格莱尼等人加入,天灾亡灵很快便如砍瓜切菜般的屠戮一空。

整合人马,队伍进入安多哈尔之内。

经过两天两夜高强度战斗,再加上阿拉基等一众安多哈尔高层不知去向,所以,往常如刺猬般的安多哈尔已经变为空城一座,这也是为何阿尔顿敢带着队伍中最强力的骑兵支援莫格莱尼,只留下几百步兵断后了。

多达四百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如同串门一样穿过安多哈尔,途中几乎没有遇到一支数量超过五十的亡灵队伍,这让我庆幸的同时也在祈祷走西南大桥的被遗忘者也能如此轻松穿过安多哈尔。

“怎么?还在生我老师的气吗?”泰兰·佛丁以为我还在介意林中空地伊森利恩说过的话,他解释道:“其实老师在平常时候是一个非常随和的人,待人做事都非常认真,同时对于圣光的追求也非常执着,但是呢,在对待一些事情的时候,比如兽人,还有……亡灵时,他又变得非常固执,甚至是顽固,他坚定的认为一切亡灵都必须要得到圣光的净化,如此,才可无愧于圣光,无愧于他大检察官的称号。”

“你想说什么,直说吧。”我的思绪还在安多哈尔的另一头,真没空听泰兰·佛丁啰嗦。

泰兰·佛丁想了片刻,说道:“老师只是缺少对亡灵,尤其是和被遗忘者的交流,如果他得知你们和我们并无多少差别时,他会改变他的想法的。”

“所以,你要我和他……交流?”我惊诧的问道。

泰兰·佛丁点头道:“没错,就是交流,以前我和老师对亡灵的看法一样,但遇到你之后却变得截然不同,我认为你有改变他人的特质,同时,我也认为你可以改变我的老师……伊森利恩。”

我怜悯的看了泰兰·佛丁一眼,这小子还是太嫩啊,伊森利恩说过的话已经不单是对亡灵的歧视,更多的却是心境的改变,一个严于克己、怜爱世人、信奉圣光的神圣牧师,他的话无疑是在践踏他最原始的追求。

泰兰·佛丁或许还不明白,但从莫格莱尼一路对待伊森利恩的态度上看,莫格莱尼这位“愚公”却早已明白。

无欲则刚有容乃大,这是家乡的一句格言,此时用在伊森利恩身上是再好不过了,否则为何恐惧魔王单单诱惑他,而不是别人?

这说明他心中已经有了裂痕。

对于泰兰·佛丁的请求,我没有回答,泰兰·佛丁也没有让我立刻回答,他留给了我时间。

接下来我俩再没讨论伊森利恩的问题,而是说了一些轻松有趣的事情,说到兴时,也会开怀大笑,这让很多圣骑士和牧师不解,一个行尸,大领主为何会与他如此亲密无间?

如果不是灰烬使者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也时不时的参与我们的谈话并高声大笑,这些正直的的人都差点以为他们的大领主叛变了。

时间过的飞快,从夜晚到黎明,又从黎明到白昼,继而从白昼再到傍晚,一路上我们穿过安多哈尔,迈过横跨整个瘟疫之地的中心大道,路过满目怆凉的农场田舍,杀了不知多少天灾亡灵,终于,壁炉谷到了。

泰兰·佛丁抬头遥望自己居住了二十多个春夏秋冬的壁炉谷,嘴角一咧,说道。

“欢迎圣翼·日风阁下做客壁炉谷。”(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