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六章 采集蛆虫(求月票)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天窗射入房间时,房门也被敲响了。

一个箭步,我冲到门前打开门,只见泰兰·佛丁瞪着个熊猫眼正打着哈气呢。

“卧槽,你这是怎么了,一晚上不见憔悴成这副模样,难道昨晚和布里奇特大战了三百回合?”我惊讶的问道。

“屁,我才不喜欢女强人呢。”泰兰·佛丁嗤之以鼻,没好气的说道:“以后可别说这种话了,小心让布里奇特听见,我们两个都没好果子吃。”

“那你昨晚干什么去了?”我问道。

“开会,从吃完晚饭一直开会,直到刚才才结束。”

“研究出什么了吗?都有谁吃蛆了?赛丹·达索汉?阿比迪斯父女?你的老师伊森利恩?或者是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

我一连串问了七八个问题,泰兰·佛丁没答上一个,反而脸色越来越差,到了最后,一张俊脸都快挤出墨水来了,看的我心里越发痒痒起来。

“没有,除了我,一个也没有吃。”等了好几分钟,终于泰兰跟死了亲爹似的对我说道。

“不会啊,满满一瓶子呢,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吃完了,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其实早在昨天白天,我就抖了一瓶子蛆虫交给莫格莱尼,而我也知道,有着泰兰·佛丁这一典型,白银之手诸多大佬肯定会好好研究一番,最有可能的就是为了圣光吃蛆,此时听到只有泰兰·佛丁一人吃了,我心里是既焦急又好奇。

于是乎,泰兰·佛丁苦着脸为我解释了为何只他一人吃蛆,而其他人却能隔岸观火。

随着泰兰·佛丁的讲述,我的眼也瞪的越来越大,果然还是太天真啊,稍微一忽悠,这小子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怪不得能被他老师伊森利恩骗的跟狗一样。

“那他们研究出什么了吗?”我问道。

泰兰·佛丁说道:“恩,大体算是研究透了,你身上的蛆虫……呕……无毒无害,营养丰富,内里的圣光可以有效的被人体吸收,而不是走马观花般在身体溜达一圈就随风而散。”

我撇嘴道:“这不就是咱们早已得出的结论吗?”

泰兰·佛丁摊手说道:“没错啊,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不让他们亲眼看见,他们能善罢甘休吗?”

“有道理,那么你一大早跑来不会就是要对我说这些的吧,小子,究竟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一道说出来吧。”我玩味的对泰兰·佛丁说道。

泰兰·佛丁根本没管我怎么戏谑他,他只是淡淡的说道:“总指挥阁下派我来带你去洗个澡,然后接受圣光的洗礼。”

尼玛,说的怪好听,接受圣光的洗礼,特么的不就想要蛆吗?老子又不是不给,反正我也挺需要圣光的,想当初能顺利升到三阶,莫格莱尼可是立了大功的,再说,我现在只是俘虏一个,人家白银之手能饶我不死,我身上的蛆最少得立一半的功劳。

虽然有些资敌的嫌疑,但伊凡夫说了,蛆虫中的圣光也不是万能的,圣骑士和牧师想要以此平步青云基本不可能,更多的还是得靠他们自身努力,就好像人参鹿茸虽然大补,但想要以此长寿那也是做梦,搞不好来个虚不受补就给补死了。

至于泰兰·佛丁为何吃了蛆虫后能一跃升到五阶巅峰,伊凡夫也说了,好像是泰兰·佛丁这小子心里什么东西松动了,蛆虫中的圣光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将他积压多年的力量一下子爆发出来。

对于伊凡夫这个解释我觉得还是挺靠谱的,否则不能说明和泰兰·佛丁一般大的布里奇特·阿比迪斯已经是六阶强者,而他还只是四阶的“小家伙”。

所以,对于白银之手想要从我身上获得“圣光蛆虫”我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泰兰·佛丁话说完,我直接就跟他一起朝门外走去,一点犹豫都没有。

走在城堡的长廊中,我一边打量着周围的景色,一边说道:“一整晚的时间,你们该不会全都研究蛆虫了吧?”

泰兰·佛丁说道:“不,这只是会议的一部分,事实上大部分时间中我们都在讨论被遗忘者。”

咯噔!

当泰兰·佛丁说道被遗忘者时,我的心脏很不争气的跳了一下,终于讲到我最在意的事情——被遗忘者与白银之手今后如何相处。

其实早在希尔瓦娜斯和莫格莱尼达成两月之约时,我就明白了希尔瓦娜斯想要什么了,不求与白银之手互结联盟,但求不成生死之敌,同样,莫格莱尼也是如此想法。

这就是为什么我能来壁炉谷以及两个月之后还能回去的原因了。

可是,白银之手并不是莫格莱尼一家之堂,虽然有了灰烬使者后,莫格莱尼声望日渐高涨,隐隐压住伊森利恩和阿比迪斯等人一头,但别忘了,白银之手还有个赛丹·达索汉呢。

作为第二次兽人战争时期的总指挥,地位仅次于光明使者乌瑟尔的牛逼人物,赛丹·达索汉才是白银之手的真正当家人。

所以,莫格莱尼的提议能否通过,讨论才是关键。

“讨论出什么结果了吗?”我有些患得患失,说话的语气都不那么底气十足了。

泰兰·佛丁好笑的看着我,直到将我的胃口吊足后才说道:“不算好,也不算坏,灰烬使者主张持续与希尔瓦娜斯女王的协议——不争、不斗、不杀、不帮、不和、不连,如果有必要,也会和被遗忘者达成短暂联合,甚至是达成永久结盟,而老师和阿比迪斯将军则认为被遗忘者不可信,他们认为一切亡灵都是不洁的,都是阿尔萨斯的爪牙,如果有可能……双方一度展开了激烈辩论,最后还是由总指挥赛丹·达索汉提出暂且观望的意见,双方才偃旗息鼓。”

有可能什么,泰兰·佛丁及时刹住嘴没说出来,但我知道肯定是杀光被遗忘者,这群该死的活人真不是个玩意,尤其是伊森利恩那****的,人前一套人后又一套,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还好莫格莱尼没有食言,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度过接下去的两个月了。

“泰兰,非常感谢你对我的诚实。”我由衷的说道。

其实泰兰·佛丁真不用对我讲这些,尤其是伊森利恩和阿比迪斯对被遗忘者的看法,之所以能对我说,我觉得一方面是这小子都点楞,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他拿我当朋友,真心朋友。

泰兰·佛丁摆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别忘了,我们可是朋友啊,而且,我觉得老师有些变了,不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老师了。”

我停下脚步,将手搭在泰兰·佛丁肩上,郑重的说道:“没错,我们是朋友,所以,我绝对会帮你找到你的父亲,同时,也不会让你……死的不明不白。”

听着我前半句,泰兰·佛丁还感动的不要不要,尤其是听到我能帮他找到他爹,这小子更是激动万分,可当我最后一句话说出时,泰兰·佛丁的脸立马就变了,又黑又绿。

“滚,你才死的不明不白呢,我这么英俊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英年早逝,行尸,不要在意淫了,对身体不好的。”泰兰·佛丁打掉我的手,朝着一旁的楼梯走去。

我笑了笑没有解释,只是跟在泰兰·佛丁身后朝楼梯走去。

下了楼梯,又走过一条走廊,然后继续下楼,这一次的楼梯是回转式的,一直通到地下十几米深才停下,此时,映入眼前的是一扇古旧但依旧解释的厚重木门。

泰兰·佛丁推门而入,我亦紧跟其后,据泰兰·佛丁介绍,这里曾是他家的一个储存粮食的地下室,只是现在却变成了白银之手的一个重要仓库,内里武器盔甲不知凡几,且都精良品质。

不过,我们进入的只是第一个房间,武器装备什么的没看到,倒是有两个五大三粗的男性牧师、三个装备精良的魁梧士兵和一个超大浴盆。

没错儿,这就是我沐浴以及接受圣光“洗礼”的地方了。只是,为何给我洗澡和洗礼的不是漂亮小妹妹,而是一群大老爷们呢?

接下来事情就变得很容易,泰兰·佛丁和牧师站在门外,三位兵哥哥把我塞到浴盆中连搓带揉,足足换了有四盆清水,一直把我从上到下洗的连身上最不可查的污垢洗净后,兵哥哥们才带着一应洗漱用品和好几大桶污水走出地下室。

然后两位牧师进来对我开始洗礼,半个小时后,牧师大爷累的吐舌头时,我身上也再没有蛆蛆往外钻了。

这很正常,虽然这些蛆虫体内充满着圣光能量,但也需要一些物质基础才能独立与物质世界,很少,但不可或缺,而这些物质,就是从我身上带下来的。

所以,在没有得到更多物质补充的情况下,无论圣光多么猛烈,也不会再有多余的蛆虫产生,有的只是我接收圣光而不断变强的身体。

穿好衣服,留下五大桶蛆虫,我和泰兰·佛丁离开了地下室。

******

以后尽量每更保持在三千字,一天两更,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