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八章 一对狗男女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口吃不成大胖子,这话真是一点没错。

就比如我,本想多吃一点,多吸收一点,然后让圣光来的更猛烈一点,好让我的身体机能恢复的更快一些,以便于尽早的能把女王嘿咻了。

可没成想,一顿饭差点没把我给吃停头了,所有愿望无一达成,反倒肚子挺了个老大,是吐也吐不出来,消化也消化不了,那个难受劲让我深深体会到了做孕妇的难受。

事实证明,我想当然了,没错,我身体机能是恢复了一点,但绝没有我想象中恢复的那么多,一肚子香喷喷的烤肉,整整一天时间也没消化十分之一。

就连泰兰·佛丁可劲的对我发射圣光弹也不顶用,身上的蛆没钻出几个,反倒把泰兰·佛丁累的直吐舌头。

无奈,我只好挺着个大肚子待在我的小房间默默的练习雕刻,因为身处“敌营”,我不敢雕刻图腾柱,生怕被白银之手发现我这点小秘密,事实上,他们此时也只是知道我对活人的益处而不知我亦可以提升死人的实力。

那么,不能雕刻图腾柱怎么办?照我说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吗?不雕图腾我就不能雕人物画像?就不能雕花鸟虫鱼?再不济雕个桌椅板凳总行吧,反正又没人规定亡灵不能有点特殊爱好,我愿意雕啥就雕啥,谁管得着啊。

这一雕就是两天两夜,直雕的头晕眼花,直雕的我手脚发麻,泰兰·佛丁终于在第三天清晨告诉我我可以出城堡转转了。

顿时,我就激动的一刀子戳进了手指。

“真的,我真的可以出去了嘛?”我机械的抬起头问道。

泰兰·佛丁说道:“可以出堡,但仅限于城堡附近,比如演武场什么的,远处你就先别去了,把民众惊着就不好了。”

“演武场就行,演武场就行。”我急忙说道。

泰兰·佛丁从地上捡起一个小雕像,皱着眉头说道:“说句不该说的,你真……不适合做雕刻师,这都雕的是什么玩意啊。”

尼玛,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老子学习雕刻才一个多月好不好?再说哥们雕刻也不是为了艺术,哥们是为了图腾为了实力才雕刻的。我黑着脸说道:“你懂什么,赶紧的带我捐完蛆,咱俩去演武场斗斗。”

两天时间,每天早晚各一次捐蛆我已经有些习惯了,由泰兰·佛丁带我去地下室,然后洗澡接受圣光洗礼,再然后被泰兰·佛丁带回小房间,这是常态。

虽然相对于第一次五大桶的战绩来说,之后每次都是一小桶让那两个五大三粗的牧师有些不悦,但产量越低,那俩货就越较真,洗礼我的时间由最初的半个小时到后来的四十分钟、五十分钟,直到昨天晚上的一个小时。

这就便宜了我,随着圣光不断注入体内,我也觉得我的骨骼越发坚韧、腐肉也越发有力,甚至隐约间我都能感到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升到四阶。

而且,实力不断增强的同时,我的身体机能也在缓缓恢复,从外表看不出什么,依然与以前一样腐烂恶臭,但我肚子里的食物正在被消化吸收,这从我日渐平坦下来的肚子就能看得出来。

所以,对于这种强迫式的圣光洗礼,我只想说,能否让灰烬使者来吗?

“沃伦和加文两人今天休假,所以我们直接去演武场就行。”泰兰·佛丁说道。

休假?白银之手的福利还真不错啊,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啊,我这么热爱圣光的一个行尸,你们不尽快“净化”居然还敢休假,到底心中还有没有一点正义啊。

我有些希冀的问道:“那没有别的牧师轮班吗?”

泰兰·佛丁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说道:“哦,果然圣光对你也是有益处的啊,这真是太神奇了。不过呢,沃伦和加文真的休假了,而且在看到每天累成狗的两人,其他牧师都不愿意接这个活儿,所以,你今天也休假。”

得到确切回复,我恶狠狠的说道:“白银之手果然腐化了,心中一点也没有对正义和尊严的追求,我鄙视你们。”

“随你怎么说,反正就是没人来,别说废话了,赶紧跟我去演武场吧,你不是特想我和较量较量吗?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泰兰·佛丁的厉害。”泰兰·佛丁催促道。

听泰兰·佛丁这么一说,我心里也痒痒起来,扔下手中的木头,拉着泰兰·佛丁就朝门外走去。

出了玛登霍尔德城堡大门,再朝右边走个一百多米,我们就到了演武场。

演武场并不大,占地只有不到一千平米,不过其中一应战斗用品却相当齐全,高级训练假人、装备架、武器架应有尽有。

据泰兰·佛丁介绍,这儿曾经是他爹,也就是提里奥·佛丁的专用演武场,在提里奥·佛丁消失后,这儿又变成了泰兰·佛丁的专用演武场,而现在,则是驻扎在玛登霍尔德城堡的高阶圣骑士和牧师的专用演武场。

至于其他人,对不起,请去玛登霍尔德城堡后面的军营吧,哪儿有更加广阔的演武场,或者也可以去壁炉谷中的一些民用演武场。

总之,这个演武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入的。

此时,演武场中央就有一对强人打的难解难分。

高大魁梧的是赛丹·达索汉,粗壮有力的是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两位传奇英雄之间的较量可不是哪里都能见到的,尤其两位还都是以近战著称的圣骑士和战士。

一下子,我的眼睛就瞪了个溜圆,只见莫格莱尼此时正拿着他的灰烬使者朝达索汉跳斩而去,其气势就跟一头下山猛虎一样,威武而又锐利。

而达索汉则一手持盾一手持矛,镇定异常,在莫格莱尼快要落地之时,他一个侧身躲过迎面而来的灰烬使者,同时将短矛朝莫格莱尼肋下刺去。

短短几十公分的距离,短矛就被达索汉加速成一道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莫格莱尼的肋下,似乎,莫格莱尼已经不再是他的部下、朋友,而是他的十世仇敌。。

莫格莱尼眼中精光一闪而过,在空中强行扭身,连带着灰烬使者也大力朝刺向自己的短矛扫去。

砰!

矛与剑相撞,火花四溅、雷霆轰鸣、圣光四射,就跟火星撞地球一样,绚丽但却充满危机。

啪!啪!啪!

两人一触即分,演武场外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莫格莱尼,今天就到这里吧!”

“好,明天我们再战。”

“尼玛,这就完了?我还没看过瘾呢!”我有些失望的说道。

泰兰·佛丁撇嘴道:“这有什么好看的,天天打,天天都以平手结束,除了动静大点,就再没任何看点。”

哎,这就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这种传奇英雄之间的战斗,即便是友好切磋,对于常人来说也是有极大好处的。发力、技巧、气势以及对力量的运用,传奇英雄无一不是达到了巅峰状态,非常具有借鉴意义。

但人家泰兰·佛丁就是看烦了、看厌了,小时候看提里奥·佛丁,长大了看伊森利恩、莫格莱尼、达索汉等一系列英雄人物,真特么该死的富二代、官二代、英雄二代,****的太没人性了。

“泰兰·佛丁,你带这个肮脏的行尸来演武场干什么?他根本不配来这个神圣的地方。”

突然,一个悦耳动听、柔中带刚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尼玛,能用这么好听的声音说出这么恶毒的话的人,用脚后跟想也能想到是谁,绝逼是布里奇特·阿比迪斯那臭娘们。

我转头朝声源处看去,果然,就是这臭娘们没错了,此时,她正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泰兰·佛丁,如同大姐大训斥小弟一样毫不留情的训斥道:“你脑子是不是被盾击了,一次外出行动就让你改变了你对亡灵的看法,现在居然还和这个肮脏恶臭的行尸做朋友,你还有没有圣骑士的坚持,你还有没有圣骑士的荣耀了……”

面对布里奇特的狂轰乱炸,泰兰·佛丁就跟霜打的茄子蔫了吧唧,唯唯诺诺,一副奴才样表现的淋漓尽致,真不晓得这臭小子为啥这么怕布里奇特这个臭娘们呢,太没男人骨气了。

泰兰·佛丁怕布里奇特,可我不怕啊,终于在某一刻我实在听不下去时,我指着布里奇特大骂道:“死三八,你特么以为你是谁啊,训斥个大领主跟训斥孙子一样,你特么就没想想你现在站立的地方是哪吗?那特么可是人家泰兰·佛丁的地盘,泰兰好心好意收留你这个被天灾亡灵杀得如丧家之犬的死三八,你不感谢,居然还敢堂而皇之的辱骂他,我倒想问问你到底还有没有圣骑士的荣耀,还有没有圣骑士的谦卑,还有没有圣骑士的仁爱,死三八,这些你都没有,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死三八。”

一通大骂,骂的我那个神清气爽,骂的我那个心旷神怡,甭提有多么舒服了。

“你……”布里奇特也许从小到大都没被人如此谩骂羞辱过,我一通话骂完,布里奇特是又急又气,脸红的跟刚出炉的北京烤鸭一样,可就这样,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指着我哆嗦个不停,跟得了脑血栓似的。

“你什么你,被我说中心事不敢回话了吧?要我说在面对仁义礼仪的大领主泰兰·佛丁时,你丫的就老老实实的做个跟班丫头就行,把泰兰伺候舒服了,说不得泰兰一时兴起还能收你做个八房姨太呢。”我得理不饶人继续羞辱布里奇特。

“日风,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我不喜欢她,一点也不喜欢她,她太凶了,一点也没女人味,更别说贤妻良母了,我是真不想娶她啊!”看着怒火冲天即将暴走的布里奇特,泰兰·佛丁差点都哭出来了,拉着我的衣袖可劲的祈求,就差没把我袖子拉下来了。

只是,这小子被布里奇特吓得早已魂飞魄散,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忘了压低,直愣愣的将心里话全都大声说了出来。

所以,我和泰兰·佛丁就悲剧了。

“泰兰·佛丁,圣翼·日风,我要和你们决斗,决斗!”布里奇特一声大吼,接着就提剑朝我俩冲来,看模样完全是疯掉了。

可是,我俩刚从城堡出来,连饭都没来及吃一口,武器什么的就不用提了,而布里奇特就不同了,六阶圣骑士,暴走母暴龙,手中还有绝世兵器,这打起来,我和泰兰·佛丁还不得分分钟歇菜啊。

没有任何犹豫,我拉着泰兰·佛丁就朝演武场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叫着。

“救命啊,母暴龙杀人了。”

“圣骑士不要荣耀对两个手无寸铁的无辜路人出剑了。”

“特么的,壁炉谷不是说好的白银之手的大本营吗?为什么这儿全是些暴徒?”

……

事情发展的太快,从布里奇特训斥泰兰·佛丁,到我替泰兰·佛丁打抱不平辱骂布里奇特,再到布里奇特恼羞成怒提剑追杀我和泰兰·佛丁,时间不到两分钟而已。

这么短的时间,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呆若木鸡、膛目结舌,完全搞不清到底为何我和布里奇特就大骂了起来。

不过还好,在我和泰兰·佛丁逃到演武场中心时,莫格莱尼终于反应了过来,虽然他也很恼怒我的口无遮拦,但毕竟我还有用,杀了我不但得不到源源不断的圣光蛆虫补给,也没法向希尔瓦娜斯交代,而且,更重要的是布里奇特不但要杀我,就连泰兰·佛丁也要一道了结,这就让莫格莱尼不得不出手阻止布里奇特的疯狂举动了。

砰!

轻松击飞布里奇特的武器,莫格莱尼一把将布里奇特按住,大声的说道:“布里奇特,记住你是一个圣骑士,要懂得忍耐和博爱。”

“可……可……不行,灰烬使者,我一定要和他们决斗不行。”布里奇特眼冒泪花,但语气依然充满愤怒。

莫格莱尼说道:“好,但决斗前能让他们装备武器吗?”

“好!”布里奇特干净利落的说道。

“大姐,杀鸡焉用宰牛刀,他们两个废柴哪里需要你亲自出手,交给我和莎莉就行。”这时,布里奇特的一众跟班也来到了她的身边,其中一个青年男子说道。

布里奇特眸子中全是憎恶与仇恨,她转头看了看说话的男子,然后狠狠的说道:“给我好好教训他们两个。”

“泰兰,那一男一女是谁啊?”站在莫格莱尼背后,我小声的对泰兰·佛丁说道。

泰兰·佛丁指着从布里奇特身后走出的两人说道:“男的是圣骑士雷诺·莫格莱尼,刚入五阶,女的是牧师莎莉·怀特迈恩,四阶。”

“卧槽,居然是这对狗男女。”我惊呼道。

莫格莱尼看着自己的大儿子一副狗腿子的贱样,气就不打一处来,刚准备开口训斥时,却听到身后一声“狗男女”传来,顿时,莫格莱尼就将训斥憋回肚子,拍了拍雷诺·莫格莱尼的肩膀,说道:“对付那个行尸不要客气,使劲的给我揍。”

******

四千四百字大章,书友们不来点什么吗?(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