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二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狗急了还跳墙呢,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别说布里奇特想要将我心脏搅碎,这一下子就把我搞毛了,想让我死,那特么我就先搞死你。

心口的剧痛刺激的我眼花耳鸣,什么也没看清就对着布里奇特一拳打了上去,然后一爪,再然后又是一拳。

两拳一爪下去,我就再也支撑不住,脚一软跌倒下去,连带着抓在手里的布里奇特也被我压下了身下,我抬头瞄了一眼布里奇特,只见她此时塌陷着鼻梁,口鼻中不停的往外冒血,眸子中的瞳孔也失去了焦距,一双大眼睛无神的盯着天空,眼瞅着这是晕过去的节奏啊。

见布里奇特再无再战之力,我嘴角一咧,开心的笑了两声,这才有功夫朝我手上抓着的东西看去,不看不要紧,一看我差点就吓尿了。

尼玛的,那两座山峰原来是布里奇特的****啊,此时,布里奇特的左胸由以前的D杯变成了F杯,肿的呀跟发过头的面团一样,就连胸前的皮甲也被撑的支离破碎,如果不是有宽松的亵衣裹着,必然是走光的节奏啊,即便如此,我也能看到其上的那个小突起,想必死三八的罩罩早就不堪重负爆成碎片了吧。

斜眼再朝布里奇特的右胸看去,只见我的左手五指齐根没入其中,手指微动,我都能感到触碰肋骨时的坚硬感了,甚至我有种错觉,如果我再稍微往后一拉,布里奇特的右胸绝对会被扯掉,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手感当真一顶一的棒啊。

摇了摇头,将脑中的涟漪摇去,此时可不是享受的时候,布里奇特先被我毁容,现在一对傲人的胸脯也是一肿一烂,而且瞅着布里奇特涣散的眼神和不断往外喷血的口鼻,我觉得吧,我离死也不远了。

好好的一场比斗斗成这样,也真是没什么了,把人家白银之手的新星、女神打成这模样,恐怕此刻希尔瓦娜斯领军前来,也不能将我从这群暴怒的爷们手上救走了。

嗖!嗖!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时,两道身影飞驰而来,抬眼一看,正是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和赛丹·达索汉,看着暴怒又惊愕的两人,我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真是该死,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一个地步。”看到面目全非的布里奇特,莫格莱尼脸上的悔恨比愤怒和惊愕多得多,他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在短短不到三秒钟时间,事情的发展就来了个急转弯,占据绝对上风的布里奇特被我打到了弥留之际。

所以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这话一点没错,甭管你阶位有多么高,但被别人抓住机会抽刀子一下,就算那个别人只是个孩童,分分钟你也得命丧黄泉,就好像兽人传奇英雄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不是死在同阶敌人手中,而是死在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士兵手上。

虽然我手中没有菜刀,但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和孩童、士兵差不多,谁叫布里奇特自以为吃定我而疏忽大意呢。

达索汉眉头紧皱,小心翼翼的将我从布里奇特身上拉开,但他不敢他的太开,因为我的五指还插在布里奇特右胸呢,他只是将我拉开了一小点距离,让我不至于将身受重伤的布里奇特压坏而已。

探了探布里奇特的口鼻,又摸了摸布里奇特的颈动脉,达索汉说道:“应该还有救,达索汉,叫几个牧师过来。”

莫格莱尼狠狠的瞪我一眼,然后对场边大喊道:“格林顿、詹妮弗、乔茜,你们几个过来,算了,格林顿你不用来了。还有,其他人都给我退出演武场,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能进来。”

听到莫格莱尼的喊声,从人群中跑出两位白袍女性牧师,而其他人则在好奇中朝演武场外退去。

两位牧师到来,达索汉停止了对布里奇特的圣光输送,他是一个战斗型的圣骑士,对于治疗伤病并不在行,专业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比较好。

虽然莫格莱尼有令不许任何人进入演武场,但显然作为东道主的泰兰·佛丁并不在此行列,跑到我身边,哦的一声,嘴巴就再也合不住了。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站在场外,泰兰·佛丁根本就捕捉不到我最后那几下动作,可此时他却看了个清清楚楚,布里奇特挺拔的小鼻子变成平面,口鼻不停的淌血,尤其是双峰,一个肿的要命,一个插着五支腐烂的手指,怎么看,泰兰·佛丁都觉得跟做梦似得。

与泰兰·佛丁同样震惊的还有两个后他一步来的女牧师,也许是从未见过如此凄惨的一幕,站在布里奇特身边检查伤口的年轻牧师都不自觉的捂了下各自的****,好像不捂,我就会跳起来给她俩一人来上一下。

尼玛的,我现在只想让布里奇特活下来,哪里有功夫袭击她们啊,所以看着这两个瑟瑟发抖的女牧师我气就不打一处来,不等其他人开口,我就冷冷的说道:“赶紧救救这死三八,站在那当柱子吗?”

“闭嘴!”莫格莱尼和达索汉几乎同时训斥了我一句,然后又对“俩柱子”说道:“别愣神,快点帮帮布里奇特。”

有了莫格莱尼和达索汉的提醒,俩女牧师才回过神来,快速的检查了一下布里奇特身上的伤势,得出了与达索汉相同的结论——布里奇特死不了。

只是想要进一步救治就必须转移到一个干净无菌的环境中,可我的五指还插在布里奇特的胸上,如果此时拔出来,指不定布里奇特就得暴血而亡,所以,莫格莱尼又叫来几个壮汉,一起小心翼翼的将我和布里奇特抬向演武场旁边的紧急救治所中。

当然,这几个壮汉看到布里奇特的残象,也都惊呆了。

进入救治所,所有的男性全被赶出去,只留下詹妮弗、乔茜几个女牧师……还有我和布里奇特。

“你闭上眼睛!”詹妮弗对我冷哼一声,然后就开始对布里奇特宽衣解带,皮甲、亵衣、文胸等所有的东西都扒了下来,露出布里奇特诱人锁骨、平坦小肚以及一大一小两个胸脯,别问我为啥知道这么清楚,特么的我眯着眼瞧呢。

当布里奇特上身衣物全部脱光后,几位女牧师齐齐都吸了口冷气,只见布里奇特肿大的左胸已经变得发黑发紫,而且其中还有黑气缠绕,摸起来又硬又冷。

同样,她的右胸也不好,这并不是指她胸上的五个血窟窿,而是右胸也是紫黑一片、黑气缠绕、冷硬无比。

左胸可以说因为肿大而变得黑紫硬,但右胸只是普通的血窟窿啊,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形,一时间,几个牧师都懵逼了。

最终,还是最年轻的乔茜说道:“是不是被行尸身上的瘟疫感染了?”

“不是,这个行尸身上很干净,我没有感到一丝瘟疫与疾病,而且布里奇特身上也没有一点邪恶味道,这不是瘟疫。”詹妮弗否定道。

“那这究竟是什么呢?”乔茜疑惑的问道。

“这是死亡之力,亡灵身上特有的一种力量。”突然,一道苍老声音从门口传来,紧接着一位白发苍苍的年老女牧师颤颤巍巍的走到布里奇特身边,她先是用手指戳了戳布里奇特的双峰,然后又将一丝圣光凝聚指尖,轻轻朝布里奇特左胸摸去。

圣光瞬间没入布里奇特左胸,化为一道漆黑的黑气缠绕其上,没有延缓一点布里奇特的伤势,反倒使得布里奇特的左胸更加黑硬起来。

“好纯净的死气啊,居然可以污染圣光,让圣光变得与它一模一样,不可思议。”年老女牧师惊叹道。

“祭司大人,那该怎么办呢?”乔茜问道。

年老女牧师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他没有办法,布里奇特就只有等死了。”

我现在都来不及感叹艾泽拉斯世界也有解铃还须系铃人的这句俗语,我现在就想知道为啥这个老妇人居然知道我能将布里奇特身上的死气收回呢?

没错,布里奇特的双峰能变得如此诡异,正是我身上的死气在作怪,大家还曾记得我将一个类似螺旋丸的死气团打入布里奇特的左胸和我充满死气的左手抓住布里奇特的右胸吧,本来我以为只要有充足的圣光,布里奇特身上的死气就会被净化。

可当看到老妇人手指上的圣光变为死气的那一刹那,我就惊呆了,这尼玛的还得我去救布里奇特这个死三八啊,倒八辈子血霉了。

有一瞬间,我甚至都能预见希尔瓦娜斯在得知我不停的揉捏布里奇特的那啥后产生怎样的滔天怒火。依稀,我还记得那次提亲后我被打成的猪头模样。

“不行,绝对不行,我可救不了这个死三八。”我惊恐的说道。

年老女牧师眼皮下垂,毫无声色的说道:“救不救随便你,只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布里奇特的父亲此时就在门外,如果布里奇特死了,你觉得他会怎么样呢?”

说完后,年老女牧师就转身离去。

(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