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三章 死气蔓延(求订阅、求推荐)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别说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站在门外,就算那老东西死了,我把人家白银之手一巨头干死,我也很难走出这个门啊。

可是要救布里奇特的话,真心没法向希尔瓦娜斯交代啊。别看希尔瓦娜斯一天老是对我板着个脸,斥东喝西的,更是令人将我扔出了皇家区,可她还是挺在意我的,尤其是我异性交友方面,最简单的解释就是棒打鸳鸯。

你们说如果她对我没什么的话,至于拆散好姐妹好不容易找到的如意郎君嘛,而且事后还将我暴打一顿,打得那叫一个不折手断,那叫一个惨无人道,想一想我都心底发寒。

所以说,我是救也不对,不救也不对,一时间陷入两难之中。

“我怎么感觉布里奇特身上的死亡之力在蔓延啊?”就在这时,乔茜一声惊呼将我惊醒。

詹妮弗将一丝圣光打入布里奇特小腹,然后奇异的事情就发生了,只见那丝圣光没有任何征兆就变为一丝灰黑色的死气钻入布里奇特小腹消失不见,如果硬要说有什么改变的话,那么只能说布里奇特原本还看不清黑色的雪白平滑小腹变黑了一些。

“圣光在上,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圣光连这些微弱的死亡之力都净化不了?”詹妮弗脸上写满了震惊与恐惧。

自从年老女牧师让我救治布里奇特后,我的眼睛就完全睁开了,所以布里奇特小腹上发生的事情我看的一清二楚,与詹妮弗同样感到震惊与恐惧,只是这种震惊和恐惧又和詹妮弗对未知而不解的震惊和恐惧不同,我是震惊我身上死亡之力的威能如此巨大,恐惧布里奇特暴毙后我也吃不了好果子。

我知道,不能再犹豫了,再犹豫下去布里奇特非死不行,而那时,我也……

“特么的,谁能把我胸口上的长剑拔掉,这样我无法救治死三八啊。”我大吼道。

乔茜看着我胸口明晃晃的长剑差点没哭出来,“这,这该怎么拔啊?”

我鼻子都差点被乔茜气歪,“怎么拔?特么的当然用手拔了啊,难道你用嘴叼出来吗?”

“可,可拔出来你会不会死啊?”又一个白痴问题从乔茜口中冒出,还好詹妮弗给出了解释,否则我真得被乔茜给气死不行,“没事,他是行尸,心脏被刺穿虽然很疼,但这并不会致死。”

一边说着,詹妮弗一边将我左胸上穿心而过的长剑缓缓拔出,疼得我差点没一把抓爆布里奇特的右胸。

“拔出来了,你快点帮帮布里奇特啊,她快不行了。”等了一会,乔茜见我没个动静,哭啼啼的祈求我。

“麻痹的,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给你心脏来一剑试试,都快疼死我了,特么的就不能让我缓缓?”我有气无力的训斥了一句,然后就不再理会乔茜,专心用死气修补起我的心脏来。

虽然我是行尸,可心脏刺穿仍然不是小伤,事实上我之所以不自己将长剑拔出,不是因为我矫情,而是我实在太疼了,疼的我几乎一点力量都使不出来。

说到这里大家又要问我为什么在被布里奇特用剑搅动我心脏时我能将布里奇特差点打死,对此我只能说人在暴怒时的潜力是无穷的。

三分钟后,我的心脏终于不是那么疼了,而这时,我才可以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布里奇特的双峰上。

说真的,此时的布里奇特除了手臂、锁骨、小腹还有些看点外,其他最能吸引男人目光的东西都丑陋无比。

鼻子凹陷,双峰一大一小,而且还灰黑坚硬,如果放个胆子小点的人在这,指不定就得吓晕过去。

“你们去修复布里奇特的鼻子,剩下的就教给我了。”我边说边将右手放在布里奇特左胸之上,缓缓的揉捏起来。

大家可不要想歪了,我揉捏布里奇特的****可不是在猥亵她,而是治疗所需,从插入布里奇特右胸的左手中,我感觉到只要我手指微动,她右胸中的死气就会随着我手指的跳动而变得活跃起来,这样我才可以将一丝丝活跃的死气缓缓吸入我的身体。

所以,关于揉捏这个动作是非常严肃的治疗手段,绝不带有一丝猥亵成分,这我敢对天发誓。

事实上,对于布里奇特这死三八,尤其还是胸型大变的死三八,我亦一点猥亵的心思都没有,早点治好早点结束。

在我的指挥下,乔茜和詹妮弗很快加入了治疗布里奇特脸上创伤的行列。因为头部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也是精神产生的所在,很重要也很强大,所以布里奇特双峰上的死气还没有蔓延到她的头上。

而没有死气,救治所常驻的几个牧师和乔茜两人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对布里奇特的头部施放圣光,随着圣光、药物、人工矫正三重手段,布里奇特的鼻子也在慢慢的恢复正常,终于一个小时之后,布里奇特的脸上再无任何创伤。

而这时,我也将布里奇特双峰上大部分死气收回体内。现在所需做的就是将我的左手从布里奇特的右胸上解救出来,可是,这其中却有着很大的危险,一个不小心,布里奇特就会丧命。

“等下!”詹妮弗又将一团散发着清香的膏药均匀涂抹在我的物质周围,我知道这是一种防止感染的止血药膏,从进入救治所后,这种药膏就不知涂抹了多少次了,但这一次,却是最重要的一次,因为接下来我就会将手指从她右胸中缓缓抽出。

“好了,你慢一点,对,再慢一点,别担心,现在布里奇特鼻子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不存在因为疼痛或大出血而造成呼吸不畅,好,就是这样,稳而缓的抽出来,快点,快点止血,记住,绝不可以使用圣光……”

随着詹妮弗的不断指挥,还有我和一众牧师的齐心合力下,我的左手终于解放出来,而布里奇特也没有大出血或是口鼻喷血,这很好,说明我的手指还没有真正插入她的肺叶当中,也没有弄断她身上某根大血管。

事情无疑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而接下来,我只需小心的将布里奇特身上所有的死气全部回收,那么布里奇特这条命就算保住了。

可是,就在我再次将“魔爪”伸向布里奇特的双峰时,布里奇特这死三八居然醒了,没错,就是醒了,一双美目缓缓睁开,好奇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围成一圈的牧师,然后目光下调,看到了她赤果果的上身和我的那双“魔爪”。

“啊!”

顿时,一声尖锐的嘶吼就从布里奇特嘴里发出,接着便开始挣扎,同时嘴上大骂道:“卑劣下流的行尸,我要杀了你,我要剁掉你的双手,我要将你腐朽恶臭的身体泡到粪坑中,我要……”

布里奇特这一吼,吓坏了所有的牧师,如果不是我眼疾手快,快速将布里奇特死死按在病床上,死三八都能跳起来不行,我也就纳闷了,特么的受了这么重的伤,咋还这么精神呢,那小腰扭得,那爪子舞的,我差点都败下阵来。

好在詹妮弗等牧师很快回过神来帮我按住布里奇特,否则我这重伤未愈的行尸还真压不住死三八。

“布里奇特,冷静冷静,仔细看看你的胸,再看看你的身体,如果不赶快将死气吸出来,你很快就会死的。”詹妮弗厉声说道。

布里奇特安静下来,瞧了瞧她傲人的双峰,一大一小发着黑青色的双峰如针一样刺入她的眼中,瞬间,布里奇特就崩溃了,眼泪像不要钱似的顺着脸颊滚滚而下,嘴上也不停的支吾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詹妮弗抚了抚布里奇特的额头,细语说道:“别担心,这只是暂时的,等日风将你身上的死气都吸附出来后,你就会痊愈,又会变成那个美艳动人、英姿飒爽的布里奇特。”

“日风?”布里奇特眼中渐渐有了焦距,很快她就回想起了一切,明白了自己为何会变成这样,而一切明了之后,布里奇特眼中已不是迷茫,而是仇恨,极度的仇恨,她死死的盯住我,忘记了她赤果果的上身,一字一句的说道:“不,我宁愿死,也不要这个肮脏的行尸玷污我的身体。”

没由来的,我打了一个寒颤,布里奇特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像一头择人而噬的怪兽一样,吓得我差点没尿出来。

不过,随后我就醒悟了、羞愧了,我居然会被一个和我水火不容的死三八吓住,特么的太丢脸了,面对布里奇特的仇恨,我冷声说道:“哼,如果我不将你身上的死气吸出来,你也很快会变得和我一样,成为一具肮脏腐臭、恶臭冲天的行尸的,那时,你再来鄙视我吧。”

“该死的行尸,我会在临死之前将我脑袋打爆,所以,我不会和你一样,永远也不会。”

“好吧,那你的尸体也照样是怪物模样。”

“在火焰中,一切都不复存在。”

“呵呵,你见过鬼魂吗?就是那种死前是什么模样,死后还是什么模样的鬼魂吗?我很期待一个长着丑陋****的女鬼。”

“你……”

布里奇特被我反驳的说不出话,闭上双眼,眼角再次划出两道泪痕。

良久,布里奇特睁开双眼,只是此时她的眼中已没有仇恨,取而代之的是坚定与决绝,咬牙说道:“好,我接收你的治疗,不过,在我恢复以后,我依然会杀了你,然后再……自杀。”

杀我?敢不敢再幼稚一点?如果你活过来,你还有机会和我一对一的干仗吗?为了圣光蛆虫,为了不和被遗忘者结为死仇,在我离开壁炉谷之前,莫格莱尼等人绝对不会给你第二次和我决斗的机会,而没有决斗,你拿什么杀我?眼神,还是唾沫?

还有自杀,拜托,既然我已经把你救活了,你再死和我有什么干系?想自杀,随便啊,不管你以什么姿势自杀,我都没有一点心理压力。

我一边恶毒的想着,一边对布里奇特说道:“没问题,只要你接受治疗,随你事后怎么秋后算账,我一并全接着。”现在还是安抚为先,只要布里奇特不死,那我也就不死,反之亦然。

“你们都出去,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常年位居高位,布里奇特自然带有一种特质,即便是此时赤果上身,说出的话也让詹妮弗等人无法违背。

“可……”詹妮弗低声说道。

“没什么可是的,遵从我的命令。”布里奇特打断詹妮弗,冷声道。

我摆了摆手,说道:“没事,你们出去吧,我会处理好她的右胸上的伤口的。”

詹尼佛等人犹豫了一会,还是鱼贯走出房门,没办法,布里奇特的气场实在太大了。(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