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四章 摊上大事了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PS:请以一份医者的心看待这一章,禁止胡思乱想。】

别看布里奇特一副生无可恋、看破红尘的样子,可死三八其实羞得都不要不要了,要不咋还将可以更好保证她生命安全的詹妮弗等人赶出去捏?

试想,谁家黄花大姑娘能被一个陌生男性众目睽睽之下揉胸,都得羞死不行,即便这种揉胸不带任何情色成分。

看着布里奇特紧闭双目,身体僵直,我就觉得好爽,让你丫的找我决斗,让你丫的戳我心脏,让你丫的口无遮拦……现在咋不嘚瑟了?

哼哼,既然你丫的紧张,那老子再给你填些料,好让你更顺畅的蹬上云端。

“死三八?”

“恩?”

“我要摸你胸了。”

“恩!”一声闷哼,布里奇特眉角猛跳几下,身体也越发的僵硬起来。

“不要紧张,你这样子会影响我的对你的治疗的,全身放轻松,你看看你,峰部本来就又肿又硬,你再这么紧绷着身体,这不变成铁疙瘩了吗……”我没有动手,继续挑逗布里奇特。

正说着,布里奇特睁开了眼睛,两道阴森的目光直射我的脸庞,机械又冰冷的说道:“你到底治不治,不治就给我滚出去。”

好嘛,居然还生气了,可我丫的也不是吓大的啊,敢对我喝五喝六,我还能让你好得了吗?

“滚就滚,反正变成怪物的人又不是我,你丫的以后就挺着这对畸形的胸脯走街串巷吧,你猜当你死后,那些死了的却又认识你的人看到你这幅模样会是什么表情呢?”

说完我作势就站了起来,没转身呢,就听布里奇特说道:“站住,我对我说过的话向你道歉,对不起。”

这话听着咋这么没诚意呢?不过算了,布里奇特能服软也算是难得,而且我也真没想走,再说,不治好她我也出不去这门啊。

“行了,不用道歉,我没那么小气。”我重新坐到床边的凳子上,对布里奇特说道:“你把眼睛闭上吧,我要开始治疗了。”布里奇特的那双大眼睛看的我实在太难受了,又冷又直,好像我是她的杀父仇人一样。

可没成想,我越说布里奇特就越来劲,本来就瞪得溜圆的大眼睛等我说完后就跟驼铃一样,那家伙就差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我算是看出来了,布里奇特这死三八就是属驴的,除了在美貌方面还能理智些,其他任何事,只要你敢挑,她就敢跟你对着干,骂几句就找你决斗,把人打趴下了还恶语相加,让闭个眼睛,她非得向你展示一下人体极限在哪。

也真是没什么了,就这脾气,活该到死都光棍一条。

布里奇特和我较劲,我却不能和她一般见识,再斗斗嘴,死气都窜到下巴了。

无奈,我只好硬着头皮在布里奇特杀人似的目光下将手放到她的双峰上,乍一触摸,我就觉得手下的双峰猛地颤抖了一下。

嘿嘿,原来你丫的并没有你表现出来的那么强大啊,被老子揉胸,你也会颤抖嘛。

既然如此,我也不怕布里奇特的目光了,我一边轻柔布里奇特的双峰,一边小心的将丝丝死气吸回我的手心,同时,我的目光也狠狠地对上布里奇特的目光。

我还就不信了,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脸皮能有我厚,要瞪咱就瞪个痛快,反正赤身裸体的人又不是我,揉胸嘛,老子怕个鸟啊。

可是,我还是低估了人在愤怒与心死下产生的强大力量,整整二十分钟,布里奇特丫的眼珠子都没转一下,就和我干瞪眼了,其眼中的杀气、冷漠、怒火看的我老神不自在。

终于,我的眼珠子转了一下,然后好不容易凝聚的气势就一泻千里,再也提不起一丝和布里奇特瞪眼的勇气了。

将目光重新凝聚到布里奇特的双峰之上,我才发现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治疗,布里奇特双峰上的死气又减少了很多,尤其是她肿大的左胸,已经可以看到一些黑红颜色了。

至于右胸,因为受伤太重,我不敢太用力,只是轻轻抚摸,缓缓地搅动其内死气,所以右胸还是灰黑一片,没有任何转好的迹象。

“接下来我要专心治疗你的右胸了,你最好别乱动,省的碰到伤口血液又流出来。”我低着头说道。

“哼,你这是害怕了吗?”

布里奇特冷不丁一句话将我说懵逼了,让你不乱动和我害不害怕有个毛关系啊,不过很快我就反应过来,布里奇特这是在说嘲笑我不敢瞪眼呢。

真特么的操蛋,居然被赤果上身的死三八给鄙视了,而且我还无力反驳,因为我现在真不敢和她瞪眼了,那眼神,那表情,就是一头猪都得看哭了不可。

“管得着嘛,我爱看什么就看什么。”我底气不足的反驳了一句,然后就专心对付起手中的“大铁疙瘩”来。

布里奇特的右胸比左胸棘手太多,尤其是上面的五个血窟窿,看得我一阵头皮发麻,也不知道当初咋想的,怎么就把人家的胸给抓破了呢,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将一把药膏涂抹在血窟窿上,我两只手小心的抚摸起布里奇特的右胸来,不敢有一丁点用力,也不敢触碰到伤口。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布里奇特的右胸终于看到了一丝红润,而随着红润越来越多,我惊奇的发现布里奇特右胸上的五个血窟窿竟然结痂了,这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没有圣光,只有药物,那么大的伤口竟然结痂,是布里奇特恢复力太好还是药膏疗效惊人?

很快,我就得出了答案,既不是布里奇特恢复力太好,也不是药膏治疗效果惊人,而是随着死气在布里奇特右胸晃动,药膏的药效被激发出来,以前十小时能达到的药效,现在十分钟就能达到。

其外,我还感觉到随着死气的收回,死气中的一些物质也停留在了布里奇特体内,这些物质对布里奇特的伤势没有坏处,甚至布里奇特能恢复这么快就是这些物质起了关键作用。

伤口结痂后,我又专心揉捏了布里奇特右胸有半个小时左右,直到我确定伤口再也不会爆裂开来后,我两手重握两座山峰,开始大力揉捏起来。

“嘤!”手上刚一用力,布里奇特就冷声骂道:“该死的行尸,轻点,你弄疼我了。”

疼?终于知道疼了,很好,接下来我会让你更加疼痛的,我邪邪的瞅了布里奇特一眼,可就是这一眼,心里那点小邪恶就烟消云散了。

此刻再看布里奇特的双眸,愤怒少了点,决绝少了点,但在依然愤怒和决绝的眸子中多出一丝莫名的色彩,我不知道这丝色彩代表什么,但我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正经色彩,妈呀呀的,看得我咋就那么慎的慌呢。

于是,我老实了,心中不敢有半点杂念,专心致志的对付起眼前的双峰来。

时间过得飞快,从我和布里奇特被抬入救治所时的清晨,到我打坏心眼被那丝不正经的色彩吓退后的中午,再到詹妮弗悄声点亮房间的油灯时的傍晚,转目就是十几个小时。

十几个小时中,我就一直对着布里奇特的双峰较劲,从一丝红润透出,到双峰洁白如霜,从左胸肿大右胸狼藉,到左右双胸一般大小晶莹剔透,终于,到了最后一步,要将双峰上两点嫣红中的最后一点死气吸出的时候了。

“接下来的感觉可能会有些不同,你忍耐一下,不要乱叫,否则我会分心的。”我硬着头皮对布里奇特说道。

没办法,随着布里奇特双峰越来越柔软、揪弹、红润,布里奇特眼中的那丝不正经的色彩也越来越浓,浓到我和她相隔一米,我也能感觉到那丝色彩射入身体所产生的灼热。

不但如此,在我不停揉捏当中,布里奇特还时不时发出一声声“嘤嘤”声响,简直就跟九弦魔音一样,弄得我脑袋都快炸了。

说真的,我真怕在我掌心轻柔那两点嫣红时,布里奇特一嗓子嘤出来,把我嘤走火入魔了,所以警告提醒是必不可少的。

“嘤!明白了。”布里奇特轻吟一声,表示她已经明白。

明白你大爷啊,特么的不是不让你发出奇怪的声音吗?为什么我还没动手你就开始嘤了,真特么日狗了。

我黑着脸将双手手心分别放到两点嫣红之上,然后开始……转动摩擦,同时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观自然。

“哦……哦……好痒,你轻点,轻点呀,别,你还是用点力吧,轻点更痒。”

突然,就在最后一丝顽固死气即将吸出来时,布里奇特轻吟起来,瞬间,我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尼玛的,这是摊上大事的节奏啊。

手一抖,死气又重新钻入布里奇特双峰之中,气的我当时就急了,不管不顾的就是猛地一抓,直到十指深陷山峰之中,我才训斥道:“死三八,不是不让你叫吗,你叫个鬼啊,你看死气又特么回去了。”

“啊……对不起!”(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