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眼睁睁的看着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一脸寒霜朝床边走来,而我却什么也做不了,身体被五花大绑,口鼻被布里奇特完全堵住,别说逃了,就想出声都挺艰难。

也不知道死三八到底做什么春梦呢,膝盖顶着我下面可劲的用力,一双小手在我身上上下其所,灵巧的小舌头就跟马力开到最大的振动棒在我嘴里那个搅腾啊,我俩的口水都快把枕头浸湿了。

好不容易将布里奇特的舌头吐出去,我用额头磕了磕布里奇特的额头,小声的说道:“死三八,死三八,快醒醒,快醒醒。”

“嗯……”布里奇特睁开朦胧双眼,唔囊一句,“好舒服,让我再睡一会嘛!”然后闭上眼睛将舌头又朝我嘴里伸去。

“尼玛的,你爹来了,别再亲了啊。”看着越来越近的阿尔弗雷德,我都快哭出来了,都啥时候了,咋还不羞不臊呢,想让我被你爹抽死啊。

“啊!”一听到阿尔弗雷德,布里奇特一声惊呼就坐了起来,扭头朝外看去,果然阿尔弗雷德就站在离开不足三米的地方,“父亲,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哼,你还有脸问我怎么来了,如果不是泰兰告诉我你在这里,我还不知道你被这小子玷污了呢。”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充满了愤怒。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自愿的,日风他没有玷污我,是我强迫他的。”布里奇特敢作敢当,指着我身上的绳子就狡辩起来。

我也附和着布里奇特弱弱的说道:“没错,我真是被强迫的,这不关我的事啊。”

“你闭嘴!”我不说话还好,我一说话阿尔弗雷德暴脾气立马就上来了,指着我就破口大骂道:“你个肮脏腥臭、没有卵蛋的卑劣亡灵,打伤了我女儿,现在居然还敢把你的脏手伸向布里奇特,被我逮住,还不承认,还说你是被强迫的,特么的,我杀了你。”

越说,阿尔弗雷德就越火爆,也不顾眼前的事实如何,抄起腰上挂的剑就朝我刺来。

“住手!你要杀他除非先杀了我!”关键时刻,布里奇特挺身而出,挡住阿尔弗雷德刺来的剑,也亏得阿尔弗雷德是位英雄强者,在剑尖刚刚抵达布里奇特喉咙时停了下来。

“你……你让开!”

“死也不让!”

“你要气死我吗?难道你忘了你的誓言了吗?”

“那是你的誓言,我现在要为我自己而活。”

“你……”

“死三八?死三八?”

“恩?”布里奇特转头看向我,脸色有些缓和,但依然有些愤怒的问道:“怎么了?”

“那个,你快走光了,看看你的胸,再看看你的腿。”我弱弱的说道。

“额!”布里奇特惊愕,低头看去,只见长裙一支肩带已滑落肘间,本来还能完全遮住胸、部的衣襟掉到腋窝,两点嫣红就差一个指头就完全露出,再看长裙下摆,因为坐卧不定而卷到了大腿根处,如果不是双腿紧和,黑森林绝逼就漏出来了。

“啊!”布里奇特一声尖啸,对她爹大吼道:“出去,快点出去。”

因为我的指点,阿尔弗雷德的目光也朝着布里奇特身上看去,一看,阿尔弗雷德就羞红了老脸,同时,一股惊天愤怒就从心底腾腾升起,强行扭过因为羞怒而扭曲的老脸,浑身就开始哆嗦起来,跟特么得了帕金森综合征一样、

正好这时布里奇特声音响起,阿尔弗雷德又一哆嗦,愤怒的说道:“走之前我必须带走那个行尸。”

“快走啊!难道你非要看光你女儿的身体才行?”布里奇特又一声大吼,阿尔弗雷德就再也顾不得我,落荒而逃,逃出门外后还一把将门带上。

看着阿尔弗雷德跑掉,我长出一口气,惺惺的看着布里奇特,说道:“你也赶快走吧,别一会你爹杀回来把我分尸了。”

布里奇特在我嘴上啄了一口,柔情似水的说道:“别怕,我会说服我父亲的。”说完后站起身开始在我面前穿戴内衣内裤,一点也不知道避嫌,是怎么尺度大就怎么来,穿个小内内特么的腿都快翘到天上了。

终于,布里奇特穿戴完毕,再次在我嘴上轻啄一口,然后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了房间。

啪!

一声清脆声响从房门外传来,接着便是布里奇特嘶吼,然后父女俩就吵作一团,其中还有一些碰碰撞撞的声音,不过这些已经与我无关了,有布里奇特在,阿尔弗雷德冲不进房门,我的安全暂时还是有保障的。

望着天花板,我在静静思考,以后该怎么……收拾泰兰·佛丁这个可恶的告密者。

门外的声音渐渐小了,直到耳边再无一丝嘈杂,这时,房门咯吱咯吱打开,从门缝中伸出一个可恶的大脑瓜子,亏得我现在绑的结结实实,否则一颗好大头颅绝逼滚落在地。

“日风,你真棒!”泰兰·佛丁伸出大拇指赞叹道。

“来,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看我丫的不剁碎了你。”

……

最终,泰兰·佛丁还是将我身上的绳子解开,而我也没有将他好大头颅割掉,只是,在接下来的近两个月里,我始终都没给这小子好脸色,抽空就找丫的决斗,没事就按住他往他嘴里塞蛆。

当然,以泰兰·佛丁的实力不至于被我欺负的这么惨,可关键我有后援啊,布里奇特在当天晚上就把泰兰·佛丁狠揍了一顿,在以后的日子里,更是帮着我把泰兰·佛丁欺负的痛不欲生、苦雨凄风、满目苍凉……

欺负完泰兰·佛丁,死三八接着又欺负我,那家伙敢不给她全身按摩,我嘴里就别想消停,一根调皮小舌头都能上天了。

也不知道那一天布里奇特和阿尔弗雷德到底说了什么,反正自从那天起,阿尔弗雷德就在没管过布里奇特和我之间的破事,不过,也是从那天起,阿尔弗雷德看我的眼神也更加可怕起来,都像是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啃我的骨了。

在第二天一大早我相约泰兰·佛丁去演武场时,在我所能触目范围内,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挂上了鲜艳横幅,上面无一写的不是死三八对我的表白、示爱、倾心。

什么日风你最帅了,什么布里奇特爱日风爱到天荒地老了,什么布里奇特要给日风生娃娃了……唉呀妈呀,差点没把我给吓死。

这要让我做全民公敌吗?事实与我想的一样,从那天早上之后,不但阿尔弗雷德对我怒目相视,几乎所有的白银之手男性都没给过我一点好脸色,有事没事就找我打架、比武、切磋,美曰是帮助我提升实力,但其恶毒之心绝逼是想找机会揍我,虽然在揍完我之后,他们也会被布里奇特找借口“切磋”一番,但无论结果如何,每天和我切磋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而且各个实力都是一顶一的好,到了后来,就连阿尔弗雷德、莫格莱尼、达索汉等一系列英雄强者也没事找我切磋切磋,从他们下手的强度来看,布里奇特确实把他们气的不轻啊。

白天被揍的不成人形,夜晚又得给布里奇特做全身按摩,早晚时候还得接受一个小时的圣光净化,生活虽然很疲惫很无奈,但随着一天天过去,我的战斗水准也在不断上升,对于死气的控制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同时,我的身体机能也在不断恢复,最明显的改变就是一个半月以后,在对死三八按摩时,我的下面竟然有了一些感觉,很微弱但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好消息,毕竟有了一丝和希尔瓦娜斯嘿咻的可能。

对于这个微弱变化布里奇特并没有发现,她只是惊讶于我饭量的增加和我实力的突飞猛进,这不废话嘛,每天被十几个人轮番切磋,我再没点长进那我不得缺到什么地步啊。

一个月后,我终于晋升到了四阶,而到了这个时候,如果再来四阶圣骑士找我切磋,绝逼是被吊打的命运,即便是弱一些的五阶强者也在我手里讨不得好。

这个很好解释,我骨骼本就惊奇(金色),力量大的不得了,再加上武艺也在每天的磨砺和压迫中越来越娴熟,而且还有死气增福,当真是神挡杀神佛挡嗜佛。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我的对手也越来越强大,五阶很少见,基本都是六阶,其中更有一群老不羞的英雄强者时不时找我“切磋”。

所以,我还是没逃脱因为“拐跑”白银之手的女神而被揍的命运。

这些事情对于艾泽拉斯来说微不足道,真正的大事是,在我刚晋升四阶没多久,接受大法师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的邀请前往塞拉摩与新部落领袖萨尔大酋长和谈的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失踪了,这令暴风城方面震怒异常,伯瓦尔·弗塔根当即就宣布了和新部落开战。

至此,震天的战鼓再一次响彻艾泽拉斯各个角落。

(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