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二章 暴风城使节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历史中我不知道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到底是何时失踪的,或许比这晚,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么联盟与部落之间就再无和平,战争必然一触即发。

与此同时,暗夜精灵正式加入联盟阵营,而被遗忘者也投入新部落的怀抱,整个艾泽拉斯世界的形势就变的错综复杂起来,联盟虽占据东部王国的大部分疆域,但被遗忘者就如一把尖刀插在联盟心脏,同理,世代居住在达纳苏斯的暗夜精灵也如在喉之鲠一样令部落寝食难安。

同时,在两片广阔的大陆上,双方也都互相渗透,荆棘谷、希尔斯布拉德丘陵、阿拉希高地、灰谷、菲拉斯、凄凉之地……无一不响彻着震天的战鼓。

尤其是希尔斯布拉德丘陵与灰谷,被遗忘者需要扩张领土,暗夜精灵要固守森林并伺机打入贫瘠之地,为了资源、为了领土、为了各自的野望,双方都投入了大量兵力,打的难解难分,惨烈无比。

这一刻,艾泽拉斯世界最大的敌人——巫妖王与他的天灾军团被艾泽拉斯世界最大最强的两大阵营——部落与联盟忘了个一干二净。

“白银之手绝不加入任何一方,天灾不除,正义何在,故土不复,荣耀不复。”

这就是在得知联盟与部落开战之后,白银之手高层喊出的口号,与历史中一样,这是一群可爱、可敬的圣骑士与牧师所组成的对抗巫妖王的最后一道防线。

可是,面对如此大的一支力量,新任暴风王国摄政王的伯瓦尔·弗塔根怎能不动心呢?如果得到白银之手的支持与加盟,东部王国必然是另一片光景,甚至打过无尽之海,登陆杜隆塔尔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里不但有着原人类王国最强大的圣骑士与牧师,其中英雄强者更是多不胜数,赛丹·达索汉、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哪一个不是名震大陆的高阶英雄?哪一个不是在第一次或第二次战争中绽放出夺目光彩的超级强者。

如此,在战争进入胶着状态时,暴风城的使节来到壁炉谷也就顺理成章、自然而然了。

今天,是希尔瓦娜斯和莫格莱尼定下的两月之期的倒数第三天,也是今天,暴风城的使节将顺山而上,抵达壁炉谷大门。

天还没亮,我就被死三八拉着照了一个小时的圣光,然后嘴对嘴的吃早饭(啊呸),接着又叫上泰兰·佛丁,我们一行三人朝壁炉谷大门走去,在那里,迎接暴风城使节。

到了现在,我已经完全不用担心走到大街上会遭受众人的指指点点,或是被哪个憎恶亡灵的正义骑士突然搅碎脑袋,走在大街上,就跟普通人一样,甚至还会有热情的大妈大叔对我打招呼。

事实上,这种情况从一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因为每日和众多圣骑士较量,而这些圣骑士的家人朋友全部都是壁炉谷的居民,所以不出一个月的时间,我的种种情况就散播到了壁炉谷大街小巷之中,比如我坚毅、顽强、乐观、无任何瘟疫疾病……不堪一击、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等等等等,一时间,我成了壁炉谷最热忱的话题。

再加上,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我的死气帮助下,一个被瘟疫重度感染的小男孩重拾健康,我就不光是壁炉谷民众口中的话题,而是成为壁炉谷最受欢迎的人,每天被送到我那的瘟疫重度感染者都排成行了,甚至还有很多毁容的、残疾的、生病的……搞得我跟神医一样,什么病都能治,什么灾都能除,特么的到了最后就连一些感冒发烧和不孕不育患者都来找我。

气的我真想把那些感冒发烧的扔出门外,把不孕不育的女士当场叉叉圈圈了,还好,经过最初几天的杂乱,白银之手发布了一个命令,想要接受我的治疗,除非得到白银之手的神圣牧师评估之后,觉得有必要我出手才会送到我那。

“日风,来大婶家坐坐,大婶刚好煮了南瓜粥,赶紧进来喝一碗。”

看着老西蒙家的肥胖婆娘,我赶紧婉言拒绝,接着就拉着泰兰·佛丁和死三八落荒而逃,不是她家的南瓜粥不好喝,关键是西蒙大婶太热情,不喝三老碗根本就不让走,记得第一次我就是被她的“喝一碗”给骗了,整整半锅南瓜粥入肚,搞得我三四天都挺着个大肚子,跟特么怀了死三八的崽子一样一样的。

“日风,过来陪老爹下盘棋,赢了的话老爹就把老爹家传宝剑输给你。”

尼玛,坑爹啊,老子都赢了你不知多少局了,每次都说把你的家传宝剑输给我,可到最后你个老不羞的哪次兑现过诺言?还想骗我,门都没有。

这是一位儿孙媳妇都死在瘟疫中的空巢老人,整天都哭丧个脸闷闷不乐,相当的可怜,不过自从我给他刻了一副象棋并教会他玩法之后,这老东西不光可怜,而且还变得可憎起来,把我骗的跟孙子一样,一看到他我就气得牙根痒痒。

“日风哥哥,带我去看姐姐阿姨洗澡好吗?前天你就说过昨天带我去的,可我等了一天都没等到你的人。”

卧槽尼玛,这种偷窥女澡堂的勾当你特么有必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吗?狗、日的缺心眼是不是?一下子,我一张老脸就被臊了个通红,狠狠瞪了小屁孩一眼,头也不回的就朝前快步走去。

小屁孩名叫亚伯·诺埃尔,曾经是一个开朗活泼的小屁孩,不过在父母姐姐都命丧天灾军团手中后,他就变得沉默自闭起来,一次偶然机会,他发现了我在欣赏人体的艺术时准备大喊抓流氓时,我一把捂住他的最并将他举起,从那以后,这小子对于人体艺术的爱好就不下于我了。

布里奇特快步追上我,小手在我腰间猛地一拧,恶狠狠的说道:“该死的行尸,每天看我摸我还不够吗,居然跑去偷窥女澡堂,而且还带着一个十多岁的孩子,你想死吗?你看看人家泰兰·佛丁,多么正直多么谦卑,你怎么就不学学人家呢?”

尼玛的,那是艺术好不好,为什么非要用偷窥这个词来形容呢,真是个粗鲁的女人,还有,泰兰·佛丁正直谦卑?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就他,一肚子坏水不说,而且还自大自恋,自以为是。

“哎,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我一样恪守圣光之道的,圣翼·日风?布里奇特,算了,就饶他这一次吧,我想有了这个教训后,他一定会痛改前非,以我为榜样并努力洁净自己的。”泰兰·佛丁死不要脸的说道。

布里奇特只是随口一说,没成想泰兰·佛丁还真顺着杆子爬了,顿时一张俏脸就变得阴云密布,眼中也带着一丝丝杀气朝泰兰·佛丁看去,吓得泰兰·佛丁差点就吞了舌头。

不过这还不够,我决定再加点料,“死三八,泰兰大前天跟我说他看到怀恩迈特和雷诺两人在做禁忌的事情,而且一看就是两个小时。”

“恩?什么禁忌的事情?”布里奇特手上的劲松了松,疑惑的问道。

泰兰·佛丁可劲的朝我使眼色,同时满不在乎的说道:“只是普通的玩闹罢了,称不上禁忌不禁忌的。”

我轻蔑的瞥了泰兰·佛丁一眼,淡淡的说道:“就是雷诺下面那玩意儿在怀恩迈特的小洞洞进进出出而已,对于正直谦卑的大领主来说确实称不上禁忌。”

“啊!”布里奇特惊呼一声,脸色通红的踹向泰兰·佛丁,泰兰·佛丁不敢躲闪,硬生生的吃了布里奇特一脚跌倒在地。

“你过来!”布里奇特招了招手,对泰兰·佛丁说道:“给我讲一讲当时详细战况。”

“噗!”“噗!”

我和泰兰·佛丁齐齐吐了口老血,死三八果然是死三八啊,荤素不忌,男女之间那点破事居然用战况来形容,也真的没什么了。

泰兰·佛丁咽了咽唾沫,显得有些紧张,但在布里奇特的瞪眼下,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四天前的午后我去城堡后面的树林散步,快走到崖边时,我听到了一声‘用力,用力”声,然后就是啪啪啪的清脆声响,闻着声音我悄悄的朝前走去,拨开茂密的草丛,在一片空地当中,我发现了怀恩迈特和雷诺两人。”

“雷诺进去了?”布里奇特好奇宝宝的问道。

“没,事实上当时他们连衣服都没有脱。”泰兰·佛丁说道。

“那啪啪啪声是怎么回事?”布里奇特紧接着问道。

“嘿嘿,你绝对想不到当时发生了什么,啊啊,别打别打,我说还不成吗?”泰兰·佛丁一边躲着布里奇特的脚踢,一边说道:“当时怀恩迈特穿着一件艳红牧师长袍,袍子两边从胯间分叉,很暴漏很性感。”

“这有什么好说的,怀恩迈特不一直都这样穿着吗?”布里奇特满不在乎的说道。

泰兰·佛丁脸上露出一丝猥琐,说道:“关键是当时怀恩迈特如小狗一样趴在地上,后摆长袍被掀开,露出圆滚滚的******,而雷诺更是手持一根木条,用力的抽打着怀恩迈特的屁股。”

“啊!”布里奇特惊呼。

泰兰·佛丁继续说道:“怀恩迈特被雷诺打的泪鼻横流,痛的不得了,但她却一直喊着‘用力,用力’,虽然在痛哭,但脸上却有着极度享受的表情,非常的下贱。”

布里奇特听到这里,狠狠的在我腰上又拧了一把,好像怀恩迈特变成这样都是我造成的。

(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