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章 天堂有路你不走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壁炉谷位于山巅之上,又背靠无尽之海,即便已经初夏了,这儿的清晨还是有些冷冽,山风海风混杂在一起,吹得人有些头皮发凉。

太阳渐渐升高,晨光也变得暖和起来,迎着五彩缤纷的光芒,从山坡上走来一队衣着华贵并带着大量卫兵的人群。

打头来的是一位骑着高头大马的女性,妖娆妩媚但又不失端庄高贵,她穿着一件黑色的法师长袍,其上强大符文闪着一丝丝慑人光芒,一头棕色长发迎风飘扬,脸上有着一些疲倦,又有着一些慵懒,但更多的却是俾睨众生的强大自信。

“天呐,使节团的代表居然是暴风城的女伯爵卡特拉娜·普瑞斯托。”

就在这时,泰兰·佛丁发出一声惊呼,宣告了这位使节团代表的身份,来者正是以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化为人身的暴风城女伯爵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在瓦里安·乌瑞恩国王失踪后,登顶暴风城权利中枢且只位居于摄政王伯瓦尔·弗塔根之下的超级政治新星。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暴风城方面是多么重视白银之手,居然派暴风城二号人物作为使节团的代表,其中表现的诚意真的比山还重比海还深。

如果再加上奥妮克希亚长袖善舞、捭阖纵横,对于政治有着敏锐的嗅觉和高超的手腕,说不得,白银之手一群高层还真得沦陷。

而白银之手一旦加入联盟,先不说部落会怎么样,反正被遗忘者是死翘翘了,暴风城方面从南海进发,白银之手攻入亡灵壁垒,两强相加……画面太美,我不敢想。

所以说,不管奥妮克希亚此次前来到底带了多么重的砝码,我也得给她推翻,否则我这穿越者的身份真的可以喂狗了。

“你怎么知道这娘们是女伯爵啊,说不定是哪家窑子里出来的妓女呢。”虽然奥妮克希亚变化为人非常的漂亮,但我就是对她使不上好心眼,怎么难听就怎么说她。

“嘘!”泰兰·佛丁捂住我的嘴,头皮发麻的说道:“你要死啊,伯爵也是你能嚼舌根的人吗?她可是赫赫有名的大法师,英雄强者哎,别看她一副懒散的样子,可说不定就在耳边施放着聚音法术,周围所有人的谈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泰兰·佛丁正说着,一道冰冷的目光穿过重重人群,射入我的眼中,冷不丁的我就打了个寒颤,太可怕了,跟坠入万年冰窟都差不多。

布里奇特拉住我的手,回瞪了了奥妮克希亚一眼,这才对我说道:“日风你放心,白银之手绝对不会加入联盟而将剑锋指向被遗忘者的。”

泰兰·佛丁也附和道:“没错,白银之手只为消灭天灾,对于其他任何战争都不假辞色,哼哼,联盟和部落的战争关我们个屁事啊。”

“行了,别再说了,普瑞斯托女士停下来了。”布里奇特说道。

我抬眼一看,果然奥妮克希亚已经在离城门二十米远的地方停下,长腿一翘,奥妮克希亚优雅的翻身下马,然后朝着城门施施然的走来。

而位于城门处的法尔班克斯也带着人群朝奥妮克希亚走去,我们三个“不在编制”的家伙也赶紧随着人群朝前走去,只是,不由自主的,我们都悄悄的压低了头。

“暴风城的伯爵大人,尊敬的大法师,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女士,见到你很荣幸。”法尔班克斯微微欠身,率先发话。

奥妮克希亚点头示意,淡淡的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就是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的副官法尔班克斯了吧,怎么,白银之手就是派你来迎接我吗?”

奥妮克希亚的话有些无理,语气也有些不善,但面对法尔班克斯时,她有权这样做,亦有底气这么做,仅凭莫格莱尼身边一个小小的副官,还不至于让一个伯爵而且还是大法师的伯爵笑脸相迎。

法尔班克斯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所以他并不动怒,脸上也没有任何不快的表情,他只是说道:“灰烬使者和总指挥阁下已经在玛登霍尔德城堡等候多时了,现在您看我们是不是……”

不等法尔班克斯说完,奥妮克希亚青葱手指微抬,指着雷诺和怀恩迈特两人说道:“这两个小家伙就是灰烬使者的爱子与爱女吧,果然都生的一表人才,亭亭玉立。”

虽然雷诺长得都能当奥妮克希亚他爹了,怀恩迈特一副骚骚的模样也比奥妮克希亚更显妖娆,但人家奥妮克希亚就是有资格以长辈身份评述雷诺和怀恩迈特两人,不但当事人觉得理所当然,就连法尔班克斯在内的所有迎接成员也觉得理所当然。

“雷诺·莫格莱尼带父亲向大法师问好,祝您青春常驻、魔力永恒。”雷诺低头说道。

“莎莉·怀恩迈特也祝姐姐永葆青春,一天比一天年轻。”怀恩迈特娇滴滴的说道。

“好,那我就逞你们两个小家伙的吉言,青春永驻,魔力永恒,天天年轻了,呵呵!”奥妮克希亚娇笑一声,接着话音一转,用质问的口气说道:“泰兰·佛丁,你躲在后面干什么呢,见到我连个招呼也不打吗?”

“啊!”泰兰·佛丁惊呼一声,万万没想到奥妮克希亚居然将话题引到他的身上,抬头看了看有些不悦的奥妮克希亚,赶紧回道:“我也祝普瑞斯托女士青春常驻、魔力永恒。”

“真是一个笨蛋!”布里奇特嘟囔一句,大声说道:“布里奇特·阿比迪斯,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之女,愿普瑞斯托女士如天上的群星永远璀璨,您的光芒照耀世间所有的黑暗。”

奥妮克希亚瞪了泰兰·佛丁一眼,又转目对布里奇特赞赏道:“不愧是大将军之女,优雅中自带又一丝英气,坚毅中又不失俏丽,如果再加上冠绝群雄的强大力量,白银之手的第一女英雄的称号与你很般配。”

称赞完布里奇特,奥妮克希亚的话锋突然一转,说道:“对了,如你和泰兰·佛丁这种俊男才女,身边为何跟着一个肮脏丑陋的行尸呢,难道说他是你或者泰兰的俘虏吗?虽然这种行为很彰显个性,但却非常有失身份。”

布里奇特宛然一笑,不恼不气,安然自若,大声的说道:“不,普瑞斯托女士,我想你一定是搞错了,日风他并不是俘虏,他其实是我的伴侣,我的挚爱,不久的将来,我就会嫁给他,做他的新娘。”

虽然对于布里奇特对我的维护很感激,但听了布里奇特的话我还是想大嘴巴抽死丫的,我特么什么时候成你的伴侣,又什么时候答应会娶你为妻了?特么的平时在壁炉谷咋胡咋胡也就罢了,狗、日的为何要在这种场合说出来,难道你不知道等这群人回到暴风城后,你要嫁给我的谣言就会散遍整个艾泽拉斯吗?

这一刻,我的脸色一定差极了。

除了暴风城使节一群人,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布里奇特对我的感情,但此时由布里奇特亲口昭告天下,还是让法尔班克斯等人有些眩目,尼玛的那些吟游诗人终于又有事情做了。

当然,最最惊讶的还是要算暴风城一众人了,没看他们一个个嘴巴张的都能塞进去三个大鸭蛋了吗?

奥妮克希亚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人,她眼中露出浓郁的好奇,轻声问道:“难道这个行尸生前是你的爱人,如果这样,布里奇特你是一个……”

“不,日风生前与我并不相识,我是在他变为行尸之后,认识他并爱上他的。”布里奇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这一下,饶是作为龙族的奥妮克希亚也有些承受不住了,这是特么比人龙恋还要夸张劲爆的生死恋、人鬼恋啊。

半响,奥妮克希亚都回不过神来。

……

玛登霍尔德城堡,装修考究的会议大厅,厚重年久但色彩依旧鲜艳的重木围成一张巨大的圆桌,赛丹·达索汉位于正北方的主坐位置,由总指挥为中轴线将圆桌分为东西两边,东边是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为首的白银之手高层,西边则是以卡特拉娜·普瑞斯托为首的暴风城使节团。

“总指挥阁下,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为什么在这种严肃的场合会有一只行尸落座其中。”奥妮克希亚率先发话,语气不卑不亢,一点都不为一脸严肃的赛丹·达索汉所动。

只是,为何要用“一只”来形容我?难道我就这么像软弱无力的鸡仔吗?

“普瑞斯托女士,请注意您的措辞,我是一个行尸并不是一只行尸。”不等达索汉发话,我就反驳道。

“哼,肮脏腐臭的爬虫而已,用‘一只’来形容你已经很不错了。”奥妮克希亚冷哼一句说道。

“哦?这么说如您般这种强大‘生物’,我难道要用‘一头’或者‘一条’来形容你吗?”

尼玛,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别人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老子还不知道了?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啊,我还没惹你呢,你反倒是咋胡起来了。

(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