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倾联盟之全力,只为帮助白银之手夺回洛丹伦,而且事成之后还派兵帮助白银之手一齐对付天灾军团,其余任何事都不用白银之手操心,只需专心对付天灾军团就行。

这是在联合白银之手吗?特么简直是在为人民服务啊。

怪不得奥妮克希亚一来壁炉谷就趾高气昂的,没有一点求人办事该有的谦卑与讨好,搞了半天人家是来施舍的啊。

也不晓得暴风城方面是怎么想的,又是怎么说服那群视自然为生命的暗夜精灵暂时放弃灰谷的控制权而转战东部王国。

提瑞斯法林地真的有这么重要,又或者被遗忘者真的这么遭人恨?

但不管怎么样,如果赛丹·达索汉等人真被奥妮克希亚说动,那幽暗城真的就完蛋了。

“普瑞斯托女士,此话当真?”我正考虑怎么才能安全的道出奥妮克希亚的真实身份时,伊森利恩率先问道。

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暴风城方面真的会这么无私的帮助白银之手?”

奥妮克希亚拿出一封信函推到达索汉面前,说道:“这是大领主伯瓦尔·弗塔根和暴风城王子瓦里安·乌瑞恩殿下的亲笔签名信函,上面已经将暴风城为何这样做的原因写清楚了,记住,机会只有一次。”

“哦?”达索汉惊讶一声,拆开桌上的信函快速浏览起来,不一会的功夫,信函看完,达索汉又将信函递到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手中,然后就紧锁眉头,低头不语。

信件传递的很快,十分钟后传到坐在我身边的泰兰·佛丁手中,当他看完后,正准备将信函给我时,达索汉却将信件要了回去,气得我牙根直痒痒。

哼,不让我看,等老子回去问泰兰和布里奇特去,我还就不信他俩不给我说了。

咚!咚!咚!

达索汉不停的敲击着桌子,敲得众人都有些发毛了他抬起头,双眼射出一道慑人精光,说道:“日风,白银之手不欲与为被遗忘者,你能劝说希尔瓦娜斯放弃洛丹伦吗?我保证……”

说到这里,达索汉眼皮一耷拉,待眼睛再次睁开时,眸中的精光也消失不见,平淡的说道:“算了,这种事不是你能左右的,等明天希尔瓦娜斯来壁炉谷我再和她当面交涉吧。”

达索汉说了一半的话没有说完,但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保证给被遗忘者找一片新的安居地?又或者保证被遗忘者绝对安全?开玩笑,没有幽暗城这一天然屏障,被遗忘者只要还在东部王国的土地上,哪里又能称得上安全呢?

果然是利益至高无上,不是白银之手不加入联盟或部落,而是联盟或部落给白银之手的利益太少了。

现在,联盟付出白银之手无法拒绝的利益,于是……

“指挥官阁下,虽然我不知道这封信上究竟写了些什么能让你丧失本心,但你要明白,被遗忘者不可能离开幽暗城,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攻进幽暗城,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幽暗城内有着怎样致命的杀器。”我继续抛着大话吓唬众人,但这一次,效果甚微,从在座的所有人都露出轻蔑的眼神就可以看出。

“日风,这一次暴风城是下了大决心的,你们根本无力抵抗。”布里奇特忧心忡忡的对我说道。

“日风,哎……”泰兰·佛丁长叹一声,却又什么也没有说出。

“日风,白银之手的故土也是洛丹伦啊!”莫格莱尼低声说道。

……

“不用说了,我明白你们的心情。”我站起身,绕着圆桌顺时针缓缓度步,边走边说道:“可你们有没有想过,被遗忘者的故土也是洛丹伦,被瘟疫感染,又被曾经的王子杀死并且复活,得到救赎之后,在活人的压迫下逃入昏暗肮脏的下水道,建立城市,顽强的抵抗活人与死人的攻击,这些,灰烬使者你恐怕没有想到吧。”

这时,我也走到了莫格莱尼身后,不等莫格莱尼回话,我猛一抬头,直视奥妮克希亚,说道:“这些不怪你们,但你们不应该相信一头披着人皮的龙的话,尤其这头龙还是一头残忍邪恶的黑龙。”

“该死的行尸,你是在说我吗?”奥妮克希亚一脸寒霜猛地站起身来,不过这一次她身上没有任何魔力涌动。

因为,我是站在白银之手最强大的男人身后说出她的身份的,面对灰烬使者,奥妮克希亚一点机会也没有。

而如果我身前没有一个强大男人保护,拥有着高超法术的奥妮克希亚真发起飙给我来一个“小火球”,坐在她身边的达索汉不一定就能在第一时间拦下。

这就是为什么不管奥妮克希亚再怎么猖狂,再怎么诱惑白银之手,我也没直接将她的真实身份说出来的原因。

我一直都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离开我的座位并不引起奥妮克希亚警觉的来到莫格莱尼身后的机会。

终于,在莫格莱尼说完洛丹伦也是白银之手的故乡后,这个机会来了,所以,我就一边说着连我都害臊的鬼话,一边缓缓的朝莫格莱尼的方向度步。

站起身的奥妮克希亚表面上非常愤怒,就如同一个正常的强大的大法师兼高贵的女伯爵被一个乞丐、爬虫、恶棍在大庭广众之下冒犯了一样,但我还是敏锐的从她眼中看到了一丝恐慌与震惊。

“恶心的臭虫,你这是在挑衅暴风城吗?”

“该死,居然敢说高贵的普瑞斯托女士是一头邪恶的黑龙,行尸,你能不能再编点更好笑的笑话?”

“哈哈,该死的行尸,你这是无计可施了吗?居然用这种卑劣的伎俩污蔑一位大法师,难道你是疯了吗?哈哈!”

……

在奥妮克希亚说完后,暴风城使节团发出一阵谩骂、嘲笑、讽刺的声音,而听到这些声音后,奥妮克希亚脸色迅速转好,同时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真做了什么罪大恶极并且可笑至极的事情一样。(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