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七章 勇者斗恶龙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其实不光暴风城使节团的人惊诧震怒,就连白银之手一众人也都被我的话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卡特拉娜·普瑞斯托,暴风城最有权势的女强人会是黑龙?这不仅是在打暴风城所有人类的脸,而且连带着白银之手的脸也一起打了。

“圣翼·日风,虽然龙族变化人身后与常人一般无二,但你要知道,龙族身上独有的气味是不可能因为变身而消失的,如果普瑞斯托女士是龙族,她不可能瞒得过伯瓦尔·弗塔根,更不可能瞒得过我和达索汉的。”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机械的转过头,眉角猛跳,似乎心中憋着一口闷气一样,很想大声咆哮,但又怕有失身份。

赛丹·达索汉也是眉角猛跳,压沉了声音说道:“日风,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普瑞斯托女士真的不可能是龙族,你这么污蔑一位高贵的大法师,实在是太——低级了。”

“疯了,实在是疯了,布里奇特,你赶紧将他拉出去,省的他在这丢人现眼。”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扶额说道,似乎很介意有我这么一个说话做事不经大脑的行尸女婿。

尼玛,老子才不想着当你的女婿呢,等女王陛下一来,老子就脱离你女儿的魔爪了,不过现在,我还是觉的得再说几句,否则我真的会被这群傻逼当傻逼一样的赶出去。

而且气味之说真的很无稽之谈好吗?不说奥妮克希亚,就连人家爹死亡之翼也是变成人形穿梭在暴风城王孙贵族之间,怎么就没见死亡之翼出现丁点差池呢?

“请听我说……”

可就在我刚刚开口之时,布里奇特和泰兰·佛丁一个箭步冲到了我身边,死三八一手捂我嘴,一手环抱我的脖子,接着就把我往后拉,泰兰那傻逼跟死三八差不多,也是一把将我抱住,可着劲的将我朝厅门方向拖去。

一边拖还一边在我耳边说道:“笨蛋,就算普瑞斯托女士是黑龙你也不能堂而皇之的说出来啊,没有确实证据谁会相信你呀。”

布里奇特附和道:“没错,龙族可不是别的种族,变身用的是魔法与能量,他们可是真正的肉身变化,除了气味不同,其余的跟常人再无他样,你这般污蔑普瑞斯托女士,实在是太唐突了。”

“布里奇特说的对,要想污蔑普瑞斯托女士,咱们出去再想想别的办法,这会实在是有些不合适。”

“泰兰这个提议不错,正好我认识几个吟游诗人,我们去找他们给普瑞斯托女士编点煌煅子,保证让她以后在暴风城再也抬不起头。”

“嘘,小声点啊,你这么大声会被别人听到的。”

“对对,小声,小声。”

说完后,两人相视一笑,然后手上力度再次加大,拖着我就朝门口奔去。

我也就纳闷了,为啥跟我久了的人都会朝着不着调的路越走越远呢,一个大领主,一个大将军之女,两人曾经是多么的正直与高傲啊,这个时候咋就变成了一对死八婆了呢?

那说话声音,啧啧,除了门外面的士兵听不见,会议厅所有的人都听了个清楚,一时间,每一个人脸色都变得不好了。

尤其是奥妮克希亚和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两人脸色更是铁青铁青,都快跟我有一比了。

“站住,既然这位行尸先生有话要说,那就让他说完再走,否则传出去还以为我欺凌弱小呢。”奥妮克希亚还是不敌布里奇特口中的吟游诗人败下阵来,只不过她把煌煅子变成了欺凌弱小罢了。

“啊,我刚才就跟你说过普瑞斯托女士不怕任何谣言你还不信,现在可以相信我说的话了吧。”布里奇特一把打掉泰兰·佛丁抱住我的手臂,脸不红心不跳的胡吹冒撩道。

泰兰·佛丁也是非常配合,又是点头又是哈腰,唯唯诺诺的应承一句,然后大声对我说道:“日风,这次是普瑞斯托女士大度才让你畅所欲言的,你可要别说些不着边的话惹普瑞斯托女士生气。”

我对布里奇特和泰兰·佛丁点点头,然后又朝达索汉看去,只见达索汉无奈的抚了抚额头说道:“好吧,你有什么话就说吧,不过丑话我说到前面,如果你没有证据证明普瑞斯托女士确实是一头黑龙的话,不说普瑞斯托女士会怎么样,我首先就不会饶你的。”

“指挥官阁下,既然我敢说她是黑龙,那么我肯定会拿出证据。”我不卑不亢的说了一句,再次朝着莫格莱尼走去。

布里奇特和泰兰·佛丁虽然力挺我,但拿他俩做挡箭牌还是有些不够,堂堂黑龙公主发起飙来,可不是两个没到英雄级别的圣骑士可以抵挡的住的。

“伊凡夫,到底怎样才能证明那个女士是龙族啊。”一边走,我一边对伊凡夫悄声说道。

没错,我敢当场指认奥妮克希亚是黑龙的事实,信心正是出于伊凡夫身上。

其实在迎接暴风城使节团时,伊凡夫就告诉过我他感觉到了一股异常的气息,而后来听到“女伯爵”三个字后,我也明白了伊凡夫所说的异常是什么了。

异常无疑就是奥妮克希亚,试想在一群人里面混入一头成年黑龙,不异常也就见鬼了。

而看到奥妮克希亚来到壁炉谷我就知道要糟,作为暴风城权势倾天的女伯爵,如果她手上没有足够的砝码,伯瓦尔·弗塔根是不会将她这么一个重量级的人物作为暴风城大使出使壁炉谷的。

如此一来,不管奥妮克希亚此番抱有怎么的目的,我也必须让她的黑龙身份暴露出来,否则真对不起我这穿越者的身份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我该如何做才能让奥妮克希亚的身份暴露出来呢,难道只凭着一张嘴信口开河就能令白银之手一众高层相信?这不可能,如果不能让奥妮克希亚展现真身,那么我只会成为所有人眼中一个滑稽可笑的小丑。

可是,奥妮克希亚能隐藏在暴风城这么多年,其变身效果绝对冠绝群雄,绝不是圣光和魔法可以撼动得了的,否则不能说明暴风城一群英雄强者都看走眼的事实。

对此,我一路苦想,始终没有想到任何解决办法,直到进入玛登霍尔德城堡后我对伊凡夫提起时,伊凡夫才告诉我他有办法能让奥妮克希亚展现真身,只不过这需要时间,奥妮克希亚变身水平太高,他需要时间来找其漏洞与薄弱所在。

所以,时间一直推到奥妮克希亚嘚瑟完,白银之手一众高层准备答应暴风城方面开出的条件时,伊凡夫终于告诉我他找到了奥妮克希亚变身的弱点了。

伊凡夫虽然很啰嗦很话唠,但却非常可靠,不论是他教我图腾之道还是指点我死气的功能功效,从来没有过任何夸张或贬低,一直以来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现在他告诉我有办法了,我当然不会质疑他。正好,那个时候也是我指出奥妮克希亚真身的最好时机,所以,我就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

然而,因为种种原因,直到我被布里奇特和泰兰·佛丁合力掠走时,伊凡夫还是没有来得及告诉我该如何做才能让奥妮克希亚显露真身。

所以,直到此时我才问出了如何才能让奥妮克希亚显露真身的问题。

伊凡夫飞到我的耳边低声的说了一句,然后——我就觉得一阵阵头晕,险些站立不住跌倒在地。

原因很简单,伊凡夫所说的方法太过困难,困难到我都觉得比让我再穿越一次都困难数倍,尼玛的,真是坑爹啊,这不是让奥妮克希亚显露真身,这是让我重新穿越啊。

“日风,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如果真是不舒服的话我们下次再谈这个问题也不迟。”布里奇特看出了我的心虚,为我开脱道。

“哼!”奥妮克希亚冷哼,眼中露出浓浓的蔑视与嘲弄,“现在想走?晚了!该死的行尸,如果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的话,你休想走出这个房门。”

对我说完,奥妮克希亚又对达索汉说道:“肆意污蔑一个大法师是邪恶黑龙,我想我有权对他做出任何处置吧。”

“没——错!”达索汉从牙缝中蹦出两个字。

“好吧,既然你咄咄逼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心里呐喊一声,然后高声说道:“我有办法让普瑞斯托女士显露龙身,只是这需要她的配合。”

“配合?让一个大法师配合一个低级行尸的质疑?真是可笑至极。”奥妮克希亚讽刺道。

“怎么?你不敢吗?还是说你怕龙身显露出来这里放不下你吗?”我用上了激将法。

奥妮克希亚有些犹豫,但当看到周围一个个怀疑的眼神后,她咬了咬牙,说道:“好,你要配合那我就配合,但如果你不能让我变成黑龙的话,你将必死无疑。”

“没错,如果你不能普瑞斯托女士变成黑龙的话,你只有一死才能洗脱一个大法师遭到的侮辱。”达索汉这时也出声说道。

“很公平,很合理,我答应这个条件。”我高声说道。(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