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 捅出一片天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日风……”

“不要……”

泰兰·佛丁和布里奇特齐声说道。

我对两人使了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对众人说道:“要想证明普瑞斯托女士是头黑龙很简单,只需要将这里清空,同时普瑞斯托女士站在大厅中央接受我的萨满舞,这个过程时间很短,十分钟即可完毕,不过在这其中,普瑞斯托女士不能有任何动作,而我也不会触摸她哪怕一点衣角。十分钟后,真假既可分晓。”

说完后,我挑衅的对着奥妮克希亚说道:“不知普瑞斯托女士敢不敢接受挑战呢?”

我算是豁出去了,不就是给她来那么一下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方向不对头被奥妮克希亚生撕了呗,反正不把她弄成黑龙我也得玩完,不如拼死一搏,说不定就对准了捏?

“哼,一个亡灵居然会跳萨满舞?你以为你是蛮荒部族吗?真是可笑。”本来奥妮克希亚还有点心虚,可听了我要跳萨满舞后,她就完全放下心了,挖苦嘲讽的同时大度的接下了我的挑战,“记住,该死的行尸,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一到你必死无疑。”

事实上我会跳萨满舞吗?答案是否定的,我当然不会跳那玩意了,有着伊凡夫这个现成的死亡之灵,我还需要跳什么劳什子萨满舞来沟通死亡之灵吗?

再说了,就伊凡夫那个破光点,除了左摇右摆,他能教得了什么舞蹈啊。

虽然不会跳萨满舞,可我特么见过跳大神的啊,那姿态、那动作、那表情,当年我可是模仿过很久呢。

对于清空会议厅没有任何人提出反对意见,一是会议厅的所有陈设都是活动的,清空只是动动嘴皮子就有任劳任怨的卫兵为您效劳,二是万一暴风城大使真的是黑龙的话,小小的会议厅比空旷开阔的室外更具束缚力。

奥妮克希亚同样知晓这一切,但她却不能做出任何反对,因为任何反对都是心虚的表现,再者,她也没想着要反对,以她想来,行尸跳萨满舞就已经是我技穷的最佳表现了。

没有任何反对,在会议厅中央腾空之后,奥妮克希亚就大咧咧的站了过去。

“记住,你只有十分钟时间。”虽然满不在乎,但奥妮克希亚还是再次提醒了我一句。

“啊吗哑叭啦吽……”

我压根没理会奥妮克希亚,而是闭起双眼,嘴里大念着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咒语”。

繁杂沉长的“咒语”一直持续了一分钟,突然间我睁开眼睛,两腿一蹬朝奥妮克希亚跳去,姿势跟蛤蟆跳差不多,不但让在场所有人都扶额叹息,就连我也有些羞涩了。

尼玛,大庭广众之下跳大神还是好不习惯啊。

奥妮克希亚没有闪避,站直了身体迎接着身上没有一丝力量波动的我的跳跃。同时,嘴角露出一丝嘲笑,双眸不带任何情感的看向我,似乎在说,没有任何力量波动,怎么可能让我显露真身呢?

哼,一会有你好受的,同样,我也用眼神传递出我的话语,也不知道奥妮克希亚到底能不能看懂,接着我就进入了“巫婆”领域。

嘴里一边乌拉着我自己都不明白的话,手舞足蹈的就对着奥妮克希亚发起了——羊癫疯。

那一身子腐肉抖起来,当真是恶臭冲天,蛆虫乱飞,一下子,奥妮克希亚就有些受不了了,一手捂鼻,一手在身边撑起一道蓝光,脸上的厌恶就更别提了,如果不是有着赛丹·达索汉、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等一系列英雄强者观看,用不了十分钟,她现在就得把我生撕了不可。

“黑龙,去掉你身上的魔法,哦,哦,快点,元素之灵会降罪与你的。”

眼瞅着奥妮克希亚给自己套上魔法盾,我赶紧胡乱乌拉了一句,而奥妮克希亚也上道,鄙视的瞧了我一眼,又将魔法盾驱散,只是在她口鼻处出现一小团青色旋风,看模样她还是不习惯亡灵的味道。

“已经过去了五分钟了,怎么普瑞斯托女士还没变身啊。”布里奇特瞧了瞧墙上的挂钟,有些担忧的说道。

泰兰·佛丁拍了拍布里奇特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日风他一定不会无的放矢的,既然说十分钟能让普瑞斯托女士变为龙身,那我们就安心等待第十分钟的到来吧。”

“你们两个就这么相信圣翼·日风?”莫格莱尼冷不丁低声问了一句。

不等布里奇特和泰兰·佛丁回话,伊森利恩就率先说道:“他们两个已经被那个行尸洗脑了,完全没有一点圣骑士该有的冷静与荣耀。”

“伊森利恩,你教训你自己的徒弟时请别带上我的女儿,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阿尔弗雷德插嘴说道。

“你……”

“都住嘴,盯紧点普瑞斯托女士,否则到时候她真的变成黑龙的话,看你们怎么应付。”达索汉虽然口中说着做最坏的打算,可从他倚在墙根,左脚搭右脚,一副悠闲的模样却怎么也看不出他在紧盯奥妮克希亚,反倒是对我的“表演”很感兴趣。

真特么不是一个靠谱的人啊,老子在场上奋力“演出”,你丫的还真当笑话看了,看就看呗,你特么就不能把你嘴巴管严了,别让我听到你的声音,更别让我看到你的表情啊,我心里那个气就甭提了。

“啊!”

一声大吼,我双手合并,只伸一对食指猛地朝奥妮克希亚戳去,指尖临近奥妮克希亚鼻尖才堪堪停下,不是我不想爆奥妮克希亚的高鼻梁,而是丫的身上竟然起了一股法力风暴,如果我食指再敢朝前多伸一毫米,绝对会遭到狂风暴雨般的魔法轰炸。

退后一步,我继续伸着食指在奥妮克希亚身边蹦蹦跳跳,一会远离她几米开外,一会又靠近她不足一公分的距离,一会在前面,一会在后面,一会上,一会下……反正,我就没有一刻让奥妮克希亚消停的时候。

在绕着奥妮克希亚“跳大神”时,我也在不停的观察奥妮克希亚,讲真话,变身为人的奥妮克希亚一点也不输于布里奇特,甚至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俏丽脸蛋、妖娆身段,同时脸上随时还挂着一丝慵懒和妩媚,绝对是人间极品。

可不管奥妮克希亚再怎么美艳,也不能打动我丝毫。在他身边不断环绕时,我心中所想所看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

如果不能准确无误的将手指捅进并顺势将死气爆发,不用奥妮克希亚动手,暴风城使节团的人就会将我撕成碎片。

时间定格在清晨九点三十五分,距离十分钟之约仅有一分钟而已。

突然,我绕道奥妮克希亚身后,对着奥妮克希亚后心猛戳而去,陡然间,我看见奥妮克希亚身体轻晃一下,霎时我就停了下来,继续在奥妮克希亚身边绕起了圈圈。

哼,果然还是有防备的啊,所有的不在乎都是装出来的。

“马上就要十分钟了,你说日风到底行不行啊。”泰兰·佛丁沉不住气了,担忧的对站在他身边的布里奇特小声说道。

布里奇特摇了摇头,同样低声说道:“不知道,但我绝对不会让普瑞斯托杀了日风的。”

“没错,我也不会!”泰兰·佛丁的担忧被坚毅取代,手也缓缓地朝腰间的剑柄伸去。

……

“达索汉,你看我们是不是?”莫格莱尼眉宇间焦急遍布,微声说道。

达索汉没有马上回答莫格莱尼,而是双眸射出一道复杂光芒,直愣愣的看了我几秒后,光芒又悄然退去,说道:“顺其自然吧。”

虽然达索汉什么实质性的话都没说,但莫格莱尼已经明白了达索汉的意思,重重的叹了口气,就再没说话。

……

“阿比迪斯,你的‘好’女婿要被杀了。”伊森利恩带有一丝玩味对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说道。

“哼!”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冷哼一声,同样玩味的对伊森利恩说道:“你宝贝弟子的救命恩人也要被杀了。”

本是剑拔弩张的气氛,但两人谁也没有动怒,反而相视一笑,似乎是解脱了什么。

……

“闹剧终于要结束了,真不知道伯爵大人在这十分钟里受了多大的罪。”

“哼,该死的行尸,如此侮辱伯爵大人,一会必要将他碎尸万段。”

“你们几个都注意了,别让白银之手那群家伙将行尸抢走。”

……

这是暴风城使节团中人群的低语。

终于,时间定格到了九点三十六分,而我依然连奥妮克希亚半点衣角也没碰到。

会议厅的人群开始蠢蠢欲动,奥妮克希亚低笑一声,声音充满了嘲弄与讽刺,也不知道是在嘲弄她还是在讽刺我。

“很遗憾,我并没有变成黑龙,我依然是我,暴风城的女伯爵,艾泽拉斯的大法师,卡拉特纳·普瑞斯托。而你,则会由一个活死人变成真正的死人,不过,我不会让你轻易的死去,而是……”说到这里,奥妮克希亚开始缓缓转身,同时,她身上也环绕起一圈淡淡的法力光环。

就是这个时候,我心中大吼一声,双手食指合并朝奥妮克希亚因为刚刚迈开左腿而有些分开的双股快速戳去。

这一刻,我几乎鼓动了全身的死气,死气荡漾,身体的力量与速度也成几何式的增长起来,本来只需零点零五秒指尖才能抵达奥妮克希亚的股间,可现在,零点零一秒也用不了。

魔法?能量?防御性良好的法袍?又或者是亵裤内内?哼哼,在绝对的速度、超凡的力量面前算得了什么,一瞬间,我的食指就撕开法力光环、戳破精良法袍、震碎亵裤内内,直入奥妮克希亚双股之间,直没指根。

“哦!!!圣光在上,这个该死的行尸对普瑞斯托女士做了什么?”

“天哪,他这是负隅顽抗还是破罐子破摔?”

“我似乎听到了‘噗’的一声,真不敢想象,当人事——普瑞斯托女士会痛成什么样?”

……

就在指根没入股缝之间,所有的人都惊呼起来,同时,每一个人都不自觉的将自己的双腿——和紧。

(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