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九章 血液的味道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噗!

啸!

随着噗的一声和奥妮克希亚长啸一声,我就知道我得手了,在奥妮克希亚以为我无计可施之时我的手指按照伊凡夫所说戳进了奥妮克希亚的小洞洞里。

没错,就是狗、日的伊凡夫告诉我奥妮克希亚变身的弱点正是她的小洞洞,不是后面那个小洞洞,而是前面那个。

当时一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惊的差点跌倒在地,坑爹啊,要我去捅奥妮克希亚的小洞洞,尼玛的你以为我是和奥妮克希亚洞房吗,大庭广众之下,奥妮克希亚怎么可能分开双腿让我去捅她哪里呢?还有,我要如何再能饶过后洞进入前洞啊!

本来我都想着暂时先不揭穿奥妮克希亚的真身了,可没成想奥妮克希亚咄咄逼人,大有我不给她来上一针,就立马将我五马分尸的打算。

所以,我孤注一郑,哪怕捅不进去被奥妮克希亚当场撕碎我也得试上一试,万一成功了呢?咱不是也有了给黑龙****的傲人战绩吗?

想法虽好,可真正实施起来却难如登天,首先我已经引起了奥妮克希亚的警觉,其次则是我不可能和奥妮克希亚在战斗中抓住她抬腿或提脚时的机会给她来那么一下,最后就是人女穿衣站立时真的很难插入啊。

在这里,我要感谢布里奇特,如果不是布里奇特每天逼迫着我给她全身按摩,我也不可能对女人的身体结构这么熟悉,只凭肉眼就可以确认奥妮克希亚的小洞洞在哪以及又该以什么姿势在奥妮克希亚做出什么动作时准确无误的插入。

所有的一切在我脑海中快速回放数十遍后,我对奥妮克希亚提出了十分钟之约。

十分钟,这只是我迷惑奥妮克希亚的一个手段而已,以奥妮克希亚的精明,即便她再看不起我,再粗心大意,她也不会在这十分钟给我触碰她的机会。

事实也证明如此,在第九分钟我将手指戳向她的后心时,她全身微不可查的颤动了一下,这就说明我想提前下手是行不通的。

所以,十分钟一过,奥妮克希亚完全松懈下来,我的机会来了,尤其是她不知死活的缓慢转身,更是给了我一个直入花心的机会。

说那迟那时快,就在奥妮克希亚转身之际,我也完全确定了她小洞洞的位置,所以,奥妮克希亚悲剧了,没有一点前戏,啊呸,润滑,啊呸呸呸,准备,就被我硬生生的捅入花心,那滋味,从奥妮克希亚的长啸中就可以感觉到,绝逼生疼生疼的。

手指进入小洞洞,没有丁点润滑,我似乎都能感觉到指甲刺破软肉时的那种柔软和干燥了,不过很快这种感觉就被一股热流冲破,丫的难道也登上山巅了?尼玛要不要这么敏感啊。

稍一愣神,奥妮克希亚就跟坐了火箭似的窜了起来,手指上的紧迫连带着我也一个跄踉朝前扑去,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奥妮克希亚就会挣脱我的手指。

瞬间,大量死气从指间爆发,然后直冲奥妮克希亚花心。

吼!

这一次,奥妮克希亚不只是长啸了,而是长啸中带着成年巨龙才有的吼声,其威势与压迫都远超人类所能发出的吼叫。

噼里啪啦!

龙吼朝四周扩散,很快便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声波,层层叠叠向四周扩散开来,将我震飞,将门窗震碎,将惊呆了的人群震的左摇右摆。

“快点将她拦住啊!”在倒飞途中,我不禁大吼起来。

特么的不就爆了奥妮克希亚的小洞洞吗?你们特么的要不要这么震惊啊,瞧瞧你们一个个,又是高呼圣光,又是目瞪口呆,有些甚至都忘记了呼吸,狗、日的咋就没憋死你呀。

龙吼加我的提醒,终于让这群呆滞的傻逼回过神来,可是,奥妮克希亚此时也冲到了窗边,不等众人有何动作,一个纵身朝窗外跃去,脚还没离开窗台呢,奥妮克希亚就再也压制不住身体的变化,又是一声龙吼,化作一头翼展近三十米,体长二十多米的庞然大物朝天空飞驰而去,其尾翼与后肢几乎将一片墙都撑裂开来。

“普瑞斯托女士真是黑龙啊!”

“好慑人的压迫感,不好,要赶快将她拦住,否则进入天空后就拦不住了。”

“晚了,她已经飞出去了。”

……

虽然所有的人都回过了神,但一切都太晚了,当最快的一个法师将魔法轰向奥妮克希亚时,奥妮克希亚已经飞到了二十米高的空中。

“该死,你怎么不早说她是头黑龙啊!”因为白银之手所有人都站在靠近走廊的那边墙壁边,所以即使是赛丹·达索汉这种成名已久的传奇英雄也没有来得及阻止奥妮克希亚升空,急哄哄的跑到我身边撂下一句令我也想给他来一下的话,一个纵身跳出城堡。

“笨蛋,这种事你应该早说的。”达索汉之后是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他同样训斥我一句朝城堡外跳去。

“哎,要我说你什么好呢,做事情怎么就这么突然!”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哼,果然是无脑的行尸,做事太鲁莽了。”伊森利恩冷哼道。

……

于是,所有的人在临走之前都狠狠的训了我一句,训得我都有些怀疑人生了,尼玛,我早就说过奥妮克希亚是头黑龙好不?是你们不重视不认真,凭啥到头来我冒着生命危险将奥妮克希亚真身逼出来后,却都一个个耍起赖皮了?

真特么不要脸!

“日风……”这时,泰兰·佛丁也跑到了我身边,张口就准备说道。

“闭嘴,特么的这是你们疏忽大意了,关我个屁事啊!”不等泰兰·佛丁说话,我就黑着脸骂道。

“额!我不是在指责你,我只是想说你手指流血了!”泰兰·佛丁弱弱的说道。

流血?行尸也会流血?我有些不敢相信,抬起手臂,将双手放在眼前,果然如泰兰·佛丁所说,我的双手沾满了妖红的血液。

尼玛,真的流血了?

顿时,我就震惊了,难道说这一捅让我身体重获新生,血液都可以涌动出来了?这么说不日后我就可以和女王大人圈圈叉叉了?

想到这里,我激动的将头低下,迫不及待的闻起了新鲜血液的味道,入鼻处,一股新鲜血液才有的腥甜味滋润了我的肺腑……

啪!

“干得漂亮!”突然,布里奇特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猛地在我后脑勺抽了一巴掌,说道:“没想到日风你还藏着这一手啊,居然将普瑞斯托女士的……哈哈!”

被布里奇特这一打,我一张老脸就和双手来了个亲密接触,手上的血液也顺着我的嘴角进入口中,没错了,这就是新鲜血液的味道,我等了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才等到的新鲜血液啊。

这一刻,我已经压制不住心中的喜悦,这一刻,我非常想大声喊一声“太特么爽了!”。

可是,话刚到嘴边,我就听见泰兰·佛丁说道:“日风你看,黑龙的尾巴根儿在滴血哎!”

呆滞、古怪、明悟……一些列词语瞬时就将我的表情占满,尾巴根在流血?尼玛的难道那股热流不是奥妮克希亚登上山巅,而是落红或者……经血!

尼玛的,让我去死吧,我居然吃了奥妮克希亚的小洞洞里的血液,这……这简直太恶心、太不可思议了。

“吼!卑微的行尸,你居然敢如此亵渎我,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啊!”

天空传来一声无与伦比的怒吼,接着奥妮克希亚就疯了,不管不顾的朝着我的方向猛冲而来,似乎,不将我碎尸万段不能解她心头之恨一样。

“尼玛,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朝着天空大喊一声,转头就往会议厅房门冲去,决不能让这个疯婆娘将我抓住啊。(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