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兽人名叫布拉德里克,是一名五阶猎人,年龄在三十岁左右,长着一对巨大的獠牙,左边的獠牙不知什么原因断了半截,可就是这样使得他看起来更加彪悍,下颚又宽又大,有一种粗狂的美感,脑袋四周被剃光,留下中间的那撮长势最旺盛的毛发扎了个朝天辫,无形中又将他的身高增加是十几公分。

布拉德里克穿的很有特点,大热天的上身穿着个羊皮坎肩,下身穿着个紧身皮裤,脚上蹬着一双褪了色的皮靴,手腕上套着一对铁质护腕,除此,身上就再也没有哪怕一片护甲,全身上下都长满了茂盛的毛发,跟特么原始人一样。

“温斯特,不是我说,我们真的应该找个靠得住的战士,他?啧啧,腰板还没我胳膊粗呢,怎么可能是一个合格的战士。”坐在小酒馆中,布拉德里克依然对于我作为队伍的主战士抱着很大的怀疑。

对于布拉德里克一路上的唠叨我已经烦透了,一口一个我太瘦弱,一口一个他有更好的战士人选,特么的要不是我现在还没完全恢复我非得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我说你从哪找来的这个混蛋,肥头大耳不说还特么长着一身杂毛,你看看人家别的兽人,哪一个身上不是光溜溜的,怎么这家伙就长着一身旺盛的毛发,十米开外我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酸臭味。”没理会布拉德里克,我直接对温斯特吐槽道。

砰!

布拉德里克拍案而起,巨大的身影将我笼罩,指着我的鼻子骂道:“混蛋,如果你再敢议论我身上的毛发,我会让你品尝到兽人的恐怖的。”

“对不起,作为一名行尸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行尸是可以不用呼吸的,所以……你想用你的体味熏倒我那是不可能的。”

“你……你这个混蛋,我要和你决斗,以一个兽人的荣耀与你决斗。”

“决斗没问题,只是要等到我伤好之后。”

“你身上有伤?”

“废话,要是没伤的话我早就揍你这个傻逼了,还用等你找我决斗?”

噗嗤!

卡洛儿被的我的话逗笑了,站起身将布拉德里克拉回座位一脸好奇的问道:“日风你是被黑龙奥克尼西亚打伤的吗?”

恩?消息传得这么快,前天才发生的事情卡洛儿都已经知道了?

“没错,这一切都是奥妮克希亚干的。”我没好意思将希尔瓦娜斯打我的事情说出来。

当从我口中确认到我的确和奥妮克希亚交过手后,卡洛儿等人就张大了嘴发出惊呼声,很是不可置信的样子,尤其是前一刻还对我咋咋呼呼的布拉德里克更是如此。

“对了,你怎么知道壁炉谷发生的事情呢?”将这些“土鳖”镇住,我也问出了我的疑问。

卡洛儿说道:“我是从阿基巴德元帅那里听到的消息。”

“是这样的。”见我还有些迷惑,温斯特解释道:“当初陛下不是和灰烬使者定下了两月之期吗?我们就商量着等你回来后一起去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正好昨天见到阿基巴德元帅,是他告诉我们你被黑龙奥妮克希亚打伤了,现在正住在皇家区,所以今天我们就来皇家区找你了。”

“你和阿基巴德很熟吗?他居然会告诉你这些事情?”我狐疑的说道。

卡洛儿一脸得意的说道:“温斯特现在的军衔可是上尉哦,我的军衔是少尉,就连葛多尔也是上士军衔,你不在的两个月我们在西瘟疫之地立过大功的。”

尼玛,伤自尊了,我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又是希尔瓦娜斯面前的红人,又是阿基巴德的大徒弟,又是为被遗忘者和白银之手争取到难得的友谊,又是揭穿奥妮克希亚的真面目,又是被奥妮克希亚烧的差点成焦炭,连我还没有任何军衔呢,没成想温斯特等人倒混成了上尉、少尉、上士了。

“你们手底下有多少士兵?”虽然我还是大头兵一个,但好兄弟们都当官了,哥们怎么也能装个逼不是?

“我是荣誉上尉,卡洛儿是荣誉少尉,葛多尔是荣誉上士,所以,我们并不带领士兵冲锋陷阵,我们所做的只是些特种作战而已。”温斯特说道。

“嘁,搞了半天还是光杆司令啊,没有兵你们拽个什么拽啊。”我满不在乎的说道。

“嘎嘎!”葛多尔憨笑道:“可军衔比我们低的人也要叫我们一声长官哦。”

看着葛多尔那得意样我就来气,狠狠的踹了他一脚说道:“放你个屁,老子上了战场分分钟军衔就超过你,想让老子叫你长官等下辈子吧。”

葛多尔沮丧个脸坐在地上不说话了。

“这么说你愿意和我们去希尔斯布莱德丘陵作战了?”温斯特问道。

我没好气的说道:“废话,我当然要去希尔斯布莱德丘陵了,我和暴风城的那些狗娘养的还有帐要算呢。”

在壁炉谷虽然和暴风城使节团没有直接冲突(奥妮克希亚除外),但一想到那些人趾高气扬的臭屁模样我气就不打一处来,尤其是马林那老小儿,居然敢和女王陛下下战书,我还不得为女王陛下报仇啊?

“太好了,我们还怕你不愿意与活人开战呢。”卡洛儿高兴的说道。

我奇怪的看了一眼卡洛儿,诚然,希尔斯布拉德丘陵的战争与西瘟疫之地的战争不同,那里是真正的流血之战,而且,暴风城的那些家伙也不是如亡灵天灾一般极度邪恶的人,可是怎么说呢,联盟毕竟是部落的敌人,而被遗忘者加入部落就必然要与暴风城开战,不但为了荣耀,也是领地与物资之争。

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性,你不打他,他也必然打你,根本就无法避免,既然无法避免,那么身为被遗忘者的一员,我就必须要为被遗忘者而战了。

既然要战,那么死人就不可避免,但战争哪有不死人的?而且在战场上死人与炼金房活体实验死人也是截然不同的性质。

这些都是在得知部落与联盟开战后我想明白的,至于真正上了战场会怎么我还不知道,但我想我会履行我的职责吧。

“想什么呢,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再说,为了军衔我也得拼一拼。”(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