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四章 女王的希望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不知从何时开始,也许就是在自己最低落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候碰见了一个不受巫妖王控制的奇怪行尸,然后自己就毫无征兆的脱离了巫妖王的控制,从那以后,奇怪行尸就进入了自己的视线。

奇怪行尸表现的真的很奇怪,他不但没有一点亡灵该有的痛苦与憎恨,而且似乎很乐观很开朗,好吧,那应该说是很傻很天真才对。

不过呢,这些都不是最初吸引自己目光的要点,最能吸引自己的是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纯粹到极致的死亡之力,早已习惯粗糙驳杂的死气,乍一吸收到纯粹死气后,自己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

于是,顺理成章的奇怪行尸就成了自己御用行尸,不论走到哪里都会将奇怪行尸带在身边。

联络恐惧魔王,伏击阿尔萨斯,联合渔人与豺狼人,攻打洛丹伦,共战灰烬使者,甚至到了最后,自己都让奇怪行尸住在了自己的身边。

随着不断吸收奇怪行尸身上的纯粹死气,不知不觉间,自己竟然有了一丝改变,这是实力上的改变,更是心境上的改变,那种纯粹死气好似有种神奇的魔力一般,竟能让自己的心灵得到净化,这种净化是悄然无声的,是潜移默化的,是日积月累的,直到现在回顾过往时才能察觉的到。

还记得当初得知他将自己最看重的实验破坏的面目全非时,自己真的有种想杀他的冲动,不过在一想到纯粹死气时,自己很快便将这丝冲动扼杀,只是将他赶出皇家区而已。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行尸非但没有责怪自己反而还要为了自己而战——前往西瘟疫之地与恐怖的天灾亡灵战斗。

这一下算是稍微让自己感到一丝安慰,不过,在得知奇怪行尸在西瘟疫之地所遭受到的危险时,安慰便成为了恐惧,于是,被遗忘者与天灾军团的大战提前爆发了,在自己的命令下,无数被遗忘者进入西瘟疫之地,不求消灭自己一直憎恨的天灾亡灵,只求将那个奇怪行尸带回自己身边。

然而,事情的发展很快超出了自己的预料,奇怪行尸居然失踪了,完全失踪在了所有人的眼中,生死不明,痕迹全无。

到了这时,自己终于慌了,不是因为恐惧而心慌,而是好像有什么重要东西被抢走而心慌,心慌来的如此之快,以至于让自己都没有时间来思考这究竟是为什么。

话说,当自己再次找到奇怪行尸的踪迹时,心中就好像悬吊的石头突然落地了一样,那种安然与舒爽自己到现在也无法忘怀。

接着便是三方乱斗,一场四英雄之间的战斗最终以自己与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定下了两月之期而结束。

奇怪行尸被白银之手带走,而被遗忘者也暂时获得了少许安宁,不用在面对天灾亡灵时还要防备活人的偷袭。

与白银之手达成初步友谊,这本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不知为什么自己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非但高兴不起来,而且还有些失落,有些伤感……

也就是从那以后,自己开始偶然想起那个奇怪行尸,起初是三五天想一次,后来是一两天想一次,再后来就是一天想一两次,如此,慢慢的,自己的脑子里竟然都是那个该死的奇怪行尸。

这让自己一度觉得非常苦恼,大仇未报,为何脑子里竟然会在想一个无关紧要的行尸呢?于是,自己开始克制,开始不断回想着阿尔萨斯那个狗娘养的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渐渐地,自己好似已经忘了奇怪行尸了。

可是,当两月之期即将来临之时,思念却如泉涌一样喷发而出,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就是这样,自己提前了三天,骑乘着用奇怪行尸的纯粹死气催发出的蝙蝠王飞向了壁炉谷。

本来只想先远远的看上一眼,又或者随便找个理由混进壁炉谷,可没成想,还未到达壁炉谷时就看到了一头不停吐着大火球的成年黑龙,等邻近一看,黑龙的攻击目标居然是那个奇怪行尸,而且,奇怪行尸马上就要丧命与黑龙之手。

没有任何迟疑,自己便举弓射箭,那一刻,自己好像真的犹如战神附体一般,成百上千米外,居然能在最后时刻将火球射爆,那一箭的高度,即便是父亲也无法达到吧。

将行尸救下,将黑龙赶跑,这已经算是对白银之手有了天大之恩了,应该值得高兴,可是自己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因为那个该死的混蛋居然用手指爆了黑龙的那里。

天哪,那可是一头黑龙啊,他居然能下得去手?而且还被他爆成功了,没瞧见黑龙尾巴根下的血迹吗?无法想象,流了那么多血的黑龙当时究竟有多么疼啊,一想,自己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将黑龙的小洞洞爆掉这还有情可原,毕竟两者是敌对关系,也许当时是迫不得已呢?但是,当那个名叫布里奇特·阿比迪斯的白银之手的少将军在告诉自己她和行尸在两个月里都做了什么,以及他们即将成婚时,自己就完全疯狂了。

两个月的等待、思念、折磨,换回来的只是布里奇特和行尸结婚的消息吗?那一刻,自己真的很想大哭一场,这很没有道理,因为自己和行尸根本就没有任何男女关系,可自己就是很想哭。

好在,在布里奇特话音刚落之时,行尸就当着自己和布里奇特的面将布里奇特狠狠臭骂一顿,而且布里奇特对于行尸是被逼迫的和她们的婚礼是假的也没有任何辩解,这就变相的说明行尸说的都是真的。

于是,痛哭的冲动变成了愤怒,不管行尸到底是不是自愿的,但事实已经发生,所以,那一顿胖揍无可避免。

再之后,就是离行前布里奇特对自己说的那番奇怪的话了,再再之后,就是行尸对着自己山峰上的凸起痛嘬一口……

原本只是照着布里奇特的话诱惑他一下罢了,可那家伙真敢嘬啊,而且还嘬的自己……

想到这里,希尔瓦娜斯不禁又脸红起来了,眼睛也有了一丝迷离,不过,很快她便恢复过来,脸蛋依然青黑,眼神依旧清明。

只是,思绪依然缥缈。

这应该就是日风身上的死气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吧,似乎,每一个吸收过他死气的亡灵都变得不像亡灵了。

自己如此,妮可拉如此,奥克塔薇儿亦是如此,就连作为活人的布里奇特在接受他的死气治疗后都开始疯狂起来。

不过管他呢,这种感觉挺好,所以,不管是不是死气带来的变化,又或者是他的傻呆、天真、乐观、开朗而带来的变化,自己都应该“顺其自然”才好。

死气带来的“负面影响”是希尔瓦娜斯最近这两天才想明白的,不过显然她现在已经不准备抗拒这种“负面影响”了。

“哼,不过想要得到我可不是件容易事,日风你如果不能帮我消灭阿尔萨斯那个狗娘养的的话,那么你永远也别想再和我有一丁点肌肤之亲。”希尔瓦娜斯皱着鼻子低声说道,说完后站起身拍了拍屁股,眼睛又朝着路的尽头看去。

“这一战是你竖立声望的一战,也是你在幽暗城开始掌权的一战,路我已经为你铺好了,至于能做到哪一步还需要靠你自己努力,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吧。”

******

感谢“月华的乌冬”、“孤独铁心”的打赏,尤其是“月华的乌冬”,非常感谢,每次都是1888起点币打赏,着实让煌煅诚惶诚恐,不知有何之能才能得此厚爱啊,在此拜谢!同时,我也会努力码字,创作更好的故事,以表我的感激之情!

谢谢大家了!(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