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等待的时间总是枯燥而又漫长,好不容易等到天黑了,我们几人齐齐的出了一口长气,话说和葛多尔挤在一个不到二十平米的房间中真的很难受啊。

笃!笃!笃!

阿基巴德将门敲开,说了一句“跟我走”的话后,就将我们带出了安伯米尔。

太阳刚刚落山,月亮还未升起,天空中只有零零散散百十来个星星,大地陷入一片黑暗当中,跟着阿基巴德,我们抹黑进入山脉当中,行进了大约一个小时后,来到一个隐藏在群山当中的小山坳中,借着暗淡的星光,我隐约可以看到几只巨型蝙蝠倒挂树枝。

直到这时,阿基巴德才将变形药剂拿出,一人分了一支,说道:“药剂的作用时间是一个小时,在这个时间里你们可能会感觉到痛苦,尤其是葛多尔和布拉德里克,因为要将你们的身体压缩至人类高度,所以你们感觉到的痛苦可能是其他人的好多倍,不过没关系,这些改变并不会伤及身体,也不会对你们的实力造成影响。”

“俺不怕疼!”葛多尔哼哧一声将他那份比我们大了好几圈的药剂吞下,然后就一脸呆萌的等待药剂挥作用。

“葛多尔,有反应了吗?”我好奇的问道。

“没有!”葛多尔答道,可话刚刚说完,他就一脸痛苦的哀嚎起来,同时他的身躯也开始不断缩小,虽然幅度很微弱,但却清晰无比。

“看到了吗?这可不单是简单的魔法伪装,而是以魔法和药剂双重作用从身体结构上改变一个人的特征,你们几个也别看了,赶紧将药剂喝下去。”阿基巴德催促道。

大王有令,小的们不敢不从,温斯特第二个喝下药剂,接着是卡洛儿、布拉德里克,我是最后一个喝下药剂的人。

刚一入口,一股淡淡的腥甜味就充斥到我的口鼻之中,还没等我有所反应,一股锥刺般的疼痛席卷而来,全身的骨头好像都在生着奇怪的变化,尤其是脊椎,我觉得弯曲的脊椎在某种外力作用下开始变直变挺,接着就是身上的腐肉痒酸,同时肉蛆也在慢慢的朝外蠕动……

半个多小时后,我完成了变身,身上的腐肉不见,头也变得光滑柔顺,脊梁骨更是挺拔直立,此时不用照镜子,我也能感觉到我身上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由得,我心里竟有些憧憬,如果变形药剂可以一直持续下去该多好啊。

在我之后,布拉德里克完成变身,变成了一个高达一米九的中年大汉,唯一可以看出点原样的就是他那一身茂盛的毛。

接着是温斯特,变成一个温润尔雅的公子哥,不过我知道,这只是表象而已,其实这丫的就是一个臭屁的高冷青年。

第四个完成变身的是卡洛儿,真的没看出来,卡洛儿这丫头生前居然还是一小美女,下巴上缺失的皮肤再次回来,一口大黄牙也变得洁白,眼角处有些雀斑,但更能透露出一丝顽皮可爱。

葛多尔是在一小时零二十分钟完成变身,变了身的葛多尔大肚子消失不见,背后的第三支手臂也没有了,转而变成一个身高足有两米多的光头威猛壮汉,尤其是他那双不太对称的眼睛更是透出丝丝凶光。

“嘎嘎,俺怎么觉得眼中的东西都变得好高大啊。”好吧,葛多尔一开口就将傻呆的本质暴露出来。

阿基巴德招来隐藏在树林中的一个士兵,说道:“将他们送过山脉,然后带着巨型蝙蝠一个不少的回来,知道吗?”

“是,元帅。”士兵昂回答。

“好了,你们该出了,现在时间九点四十分,巨型蝙蝠飞过山脉需要五十分钟,所以你们赶到既定集合点只有不到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阿基巴德对我们说道。

一个半小时要赶最少三十公里的路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要知道马拉松世界纪录也才两小时多两分钟而已,所以我们必须越马拉松世界纪录的水平才可以限时赶到。

当然,我、温斯特、卡洛儿、葛多尔没多大问题,可布拉德里克就说不定了。

“对了,变形药剂只是改变你们的形态,并不能让你们活过来,所以在动手前最好不要受伤,也不要吃饭,否则很容易被细心人现。”就在我们准备转身离去时,阿基巴德再次说道。

“恩,我们知道了!”回了一声,我们就随着士兵朝树林走去,那里,将会有巨型蝙蝠送我们到达希尔斯布莱德丘陵。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乘坐巨型蝙蝠了,可真正飞到空中,我就觉得跟第一次乘坐巨型蝙蝠一样,连绵起伏的山脉在暗影中挣扎,呼之欲出,眼望东方,星光将丘陵点缀的色泽斑斓,耳边是呼啸的风声,脚下是苍茫大地,头顶是璀璨星空,很是有种梦幻的感脚。

与我一样,温斯特等人也都被宜人景色深深吸引住了,虽然没有明月的夜晚黯淡无光,可越是模糊就越是透着神秘。

五十分钟后,我们安全着6,六头坐下骑乘在士兵的带领下又朝银松森林的方向飞去。

转瞬间,跌宕起伏的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又剩下我们五人。

温斯特辨别了下方向,带头朝既定集合点跑去,我们几个亦紧跟其后。

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地势起伏不大,坡度较为缓和,入眼处没有几颗树木,全都是蓬松丰茂的青草,奔跑中,偶然惊起一群飞鸟,有时也会遇见孤狼或棕熊,不过这些都不能阻止我们的脚步。

奔跑,一直奔跑,一个小时后,布拉德里克已经有些气喘了,这就是作为活人的代价。

“布拉德里克,需要减吗?”温斯特沉声问道。

“没关系,我能坚持。”布拉德里克咬咬牙说道。

温斯特不再出声,闷头继续奔跑,布拉德里克也争气,最后三十分钟,虽然累的跟狗一样,但他依然坚持,没有落后我们半步。

“呼,终于到了。”(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