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五章 不甘的灵魂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讲的故事不但令弗雷德里克·洛萨等人震惊,同时也牢牢吸引了我身边的被遗忘者,前者是因为死亡太久没有经历过这些事,后者则是地位太低不足以接触到这些艾泽拉斯世界的隐秘事件。

不过,不管如何,两者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总算缓和下来。

“可这并不能说明兽人就完全脱离了恶魔之血的控制,有朝一日,当燃烧军团再次出现,我想兽人一定会再次被奴役在恶魔之血之下。”弗雷德里克还是有些不太信任兽人,毕竟他们被兽人术士折磨的太久了。

我沉声说道:“如果你知道在第三次战争,也就是天灾席卷整个东部王国北方时,污染者阿克蒙德降临并摧毁达拉然,又在海加尔山被兽人、暗夜精灵和人类组成的联军杀死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哦,对了,在那一战中,恶魔之血的提供者玛诺洛斯被兽人格罗姆·地狱咆哮杀死,从那以后,施加在兽人身上的诅咒就彻底消失。”

这一刻,弗雷德里克真的动容了,能够抵御恶魔之血诱惑并将恶魔之血的主人彻底杀死的种族绝对是一个伟大的种族,这由不得任何狡辩与怀疑。

“我为我之前的鲁莽而道歉,兽人是一个伟大的种族。”弗雷德里克欠身说道。

我稍稍闪过半个身子,说道:“你不必道歉,毕竟之前你并不知道兽人的历史,而且,你们被那个邪恶的兽人术士折磨了太长时间,有那种反应理所当然。”

“最后一个问题,你口中的巫妖王是什么,你们又是如何恢复自由之身的?”

尼玛,小学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明明就是两个问题居然敢说最后一个问题,我也是够了。

“巫妖王同样是燃烧军团的杰作,欺诈者基尔加丹将兽人萨满耐奥祖改造为第一代巫妖王,他是肆虐在东部王国北方上空的天灾与瘟疫的源头,他控制着数以万计的亡灵,他是洛丹伦覆灭的罪魁祸首、邪恶之源……”

随着我的述说,天灾亡灵如何在东部王国北方肆虐、阿尔萨斯如何背叛自己的国家、耐奥祖如何受伤使得一部分天灾亡灵脱离了他的控制等等等等都一一展现在了弗雷德里克面前。

当我最后讲到被遗忘者在希尔瓦娜斯的带领下取得的前所未有的成就后,弗雷德里克不禁露出崇敬之色。

“被遗忘者是一个伟大的种族,希尔瓦娜斯女士也是一个称职的国王,我很高兴你们有那么一个国王,也很羡慕你们可以找回自己、重拾自由。”

对于弗雷德里克的赞美,我表示接受并且感谢。至此,我们和弗雷德里克一群人算是彻底的握手言和了。

“现在能带我去看看我的朋友——布拉德里克了吗?我真的很想再看看他。”

“当然,兽人是值得尊重的种族,他有资格让你去见他最后一面。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他现在的样子非常不好。”

“我早已准备好了。”

“很好,请跟我来!”

在弗雷德里克的带领下,我们重新走进沙滩,然后在一处浅滩上找到了布拉德里克。布拉德里克比我想象中的要惨很多,尸体被海水泡涨,身上布满了外翻的烂肉,一根獠牙已经折断,左腿和双臂都已露出森森白骨,腹部开了一个大口子,一部分内脏消失不见……

说真的,我从没想过区区一些海底漩涡和暗流可以将一个活人折磨成这副鬼样,简直比最恐怖的亡灵还要恐怖数倍。可以这么说,除了下颚、獠牙、肤色还可以分辨出这是一个兽人,其余的任何地方都无法将他和兽人联系起来。

“布拉德里克,对不起,我不应该将你拉入队伍当中。”温斯特在见到布拉德里克的第一时间就单膝跪在了他的身边。卡洛儿也紧跟其后跪坐在布拉德里克身边,嘴里吚吚呜呜的说着听不明道不清的话。

同时,所有的被遗忘者也都露出了悲伤的表情。

只是这其中并不包括我,面对惨死的布拉德里克,我除了震惊还是震惊,震惊的不只是布拉德里克的惨像,更是震惊于布拉德里克尸体上方浮荡的不甘的呐喊。

很奇怪,我看不到布拉德里克上方有任何东西,但我就是可以感觉到那里回荡着一声声呐喊,似哭诉、似怒吼、似哀愁……但更多的却是不甘,好似布拉德里克的亡魂在叫嚣着命运的不公。

“日风,你怎么了?”霍、克金斯第一个发现了我的异常,出口问道。

我疑惑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布拉德里克没有死,恩……应该说他渴望重归战场,而不是这样屈辱的死去。”

“你是说你能看到布拉德里克的灵魂?”霍、克金斯有些震惊了。

我摇头说道:“不能,什么都看不到,但我觉得他的亡魂就在那里。”

说完后我不再理会霍、克金斯,快步朝布拉德里克走去,拉开跪坐在他身边的温斯特和卡洛儿,缓缓的将手放在了布拉德里克的心口。

没有心跳,触觉冰凉渗透,绝对的死透了,可是为何我却有一种他还活着的感觉呢,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起来。

“日风,难道布拉德里克还活着吗?”卡洛儿惊疑的问道。

“嘘,别出声!”温斯特拉了一把卡洛儿,让她不要打扰我。

抬头随意的看了一眼惊疑的人群,我又将目光对向布拉德里克,奇怪,太奇怪了,明明已经死了,为何却给人的感觉像是没死一样?

“日风,你在朝他输送死气。”

伊凡夫一句话提醒了我,没错,在手掌触碰到布拉德里克心口之时,我也习惯性的将纯粹死气朝他源源不断的输送过去,这不是我有意为之,而是在救了那么多被遗忘者后自然而然的反应而已。

“死人居然可以吸收死气,该不会是……”不由得我朝着头顶三尺的空气看去,那里,随着死气的不断输送,正有一个不甘的灵魂在缓缓地朝布拉德里克的尸体移动。(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