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内奸不可怕,可怕的是手下的人全是内奸,就比如邪恶兽人吧,因为对亡灵的控制力度不足,使得弗雷德里克等人跟特么自由人一样,不但让我们在他们眼皮底下大挖陷阱,而且在我们离行之前,还毫无反抗的让我们绑了个结实。

能做的我们都做了,不能做的也无能为力,就比如弗雷德里克等人的武器盔甲吧,那玩意儿就和他们的身体一样,虚幻而又真实,除了他们之外,其他人一接手就化为乌有,然后又重新回到他们手上。

所以,捆绑不能解决问题,陷阱才是最强杀器。

深夜,我们一行十人走在通往邪恶兽人住处的山路上,海风夹杂着雾气不断吹打在身上,潮湿而又冰冷。

这是一座占地面积不足一平方公里的石山,山高近五十米,山顶只比山底小几圈而已,打眼一看,简直就是立在海岛上的一座大墩子。

通往山顶的山路是环山小路,路宽两米左右,开凿在山壁之上,绕行三四圈后直通山顶,可以说这是一个易守难攻的险要之地,扼守住山路,那就扼守住了一切来犯之敌。

“哎,多好的地方啊,可为什么咱们的人就比弗雷德里克的人差那么多,这么险要的地方连一分钟都守不住。”我颇为感叹的说道。

霍、克金斯说道:“别指望那些刚刚脱离阿尔萨斯控制的新被遗忘者有太高的实力,四阶已然到达最强,想要阻止最低五阶,大部分都是六阶的弗雷德里克等人的脚步,太难了。”

“话不能这么说,如果天灾亡灵全是五、六阶的高阶强者,哪还有活人和被遗忘者生存的余地,早都将我们灭族了。”我说道。

“的确如此,天灾亡灵就是靠人海战术,低阶亡灵才是他们的主流。”温斯特说道。

“嘘,别说话了,快要到山顶了,小心被邪恶兽人发现。”霍、克金斯悄然说道。

队伍再次进入静默状态,静悄悄的朝山顶摸去。

随着越来越接近山顶,周围的雾气也在渐渐变淡,饶过一道大弯,我已经能隐约看到一些山顶的景色了。

被雾气腐蚀的不成样的铁栅栏,成排的坟墓,断裂的墓碑,零星裸露在外的尸骨,一座五米高分辨不出模样的雕像……

这应该就是埋葬弗雷德里克等人的墓地吧,瞧这设施,当初下葬弗雷德里克的规格挺高的,不但立有雕像,而且墓地建设也极为整齐规划,甚至在雕像下我还看到了一块刻有墓志铭的石板。

虽然弗雷德里克没有告诉我他到底如何死亡,又因何被葬到这里,但看此模样,他和他手下的士兵应该是同一时期被埋葬在这里,死因很有可能是战死沙场。

再往前走,一座离墓地百米远的小木屋出现在我眼中,木屋不大,顶死就二三十个平米,周围也没有任何设施,就那么孤零零的立在山顶上。

运气不错,邪恶兽人并没有出现在我眼中,很显然,他此刻正在他的小房子里。

紧了紧从一个憎恶手里削磨来的大砍刀,我悄悄的朝木屋走去,而霍、克金斯等九名盗贼则全部进入潜行。

咯吱!

正当我越过墓群走向小屋时,屋门咯吱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身形极为高大的绿皮兽人。

“你是……”对于我的到来,兽人显得极为惊讶,宽阔的下颚都差点惊掉。

只是,不等他话说完,我嗷的一声叫提刀朝他冲了过去,既然已经决定了这是一场限时袭杀,那就决不能呈口舌之快,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他干掉,否则等他回过神召集弗雷德里克等人后就不好了。

面对我的冲锋,兽人的反应也非常灵敏,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一把巨斧陡然出现在他的手中,然后嘴里呜哩呜喇快速念了一通咒语,接着拔腿就朝小屋内退去。

嘶!

兽人刚一退入小屋,岛屿中便响起了战马长啸声,尤其是山脚下的那座营地中的马啸声简直都可以称之为震耳欲聋了。

十分钟,以兽人这种小心到极致的心态,十分钟已经算多的了,在没有任何阻碍下,他的增援三五分钟就能到达。

任谁也没想到刚一碰面,兽人就开始召集弗雷德里克等一众类鬼魂亡灵了,也许是他不屑于与我战斗,也许是他已经发现了进入潜行的霍、克金斯等人。

不过以我猜测,后者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九以上。

真是感知敏锐的兽人啊。

事不宜迟,开启嗜血,时间是最宝贵的,想留嗜血到关键时候,说不得连开嗜血的机会没有呢。

几步路的功夫,我已经将嗜血咒语全部念完,紧接着一股超纯粹死气就涌入我的身体,撑的我身形直接暴涨二十公分,同时,处于潜行状态的霍、克金斯等人也一齐显露身影,身形也是急速暴涨。

“吼,拿命来!”

澎湃汹涌的超纯粹死气在身体激荡,连带着我的情绪也开始亢奋起来,一声高吼,我直接大跳朝木屋攻去。

一跃二十米,落点正好是木屋门外,举刀竖劈,超纯粹死气涌积刀身,一刀劈下竟有炸弹般的效果,直接就将小半个木屋劈碎。

这时我已经可以隐约看到兽人的身影了。

“别想逃!”

也没管兽人究竟听没听懂我的话,高吼一声继续朝兽人冲去,所到之处无一不是木屑齐飞、骨碎尘扬。

木屋中陈设的家具,地上桌上随意摆放的白骨,还有木屋破碎扬起的灰尘,这些全部不在我的眼中,我的眼中只有兽人,那个已经躲在墙角正准备破墙而出的邪恶兽人。

近两米长的大刀划破屋脊、割裂空气狠狠的朝兽人劈去。

兽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也许从没有想过一个四阶人类战士居然能爆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不过惊讶归惊讶,在面对我的强势攻击时,兽人也不甘寂寞,同样高吼一声,堪比我大腿粗细的双臂抡起巨斧朝我劈来。

砰!

巨大的金属轰鸣声从刀斧相交处传出,震得整个木屋更加摇摇欲坠起来。(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