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嗜血加狂暴是个什么效果?超纯粹死气加更多的纯粹死气能产生多大战力?

很快我便知道了结果,与兽人硬拼一记后,我居然只被震退了两步,这可是划时代的进步啊,要知道当初面对兽人猝不及防的反击,我都被震退三步,更别说全力一击我直接就被轰出了木屋。

而现在,面对狂暴中的兽人,我也仅仅被震退两步而已,这不是划时代的进步是什么?果然一加一的效果远远大于二啊。

有了一战之力,我也不再犹豫,提着手中的大刀又朝兽人攻去。

砰!砰!砰!

一个呼吸,我就和兽人硬碰硬拼了不下十刀,每拼一刀我都会被震退两步,但这并不能影响我斩杀兽人的决心,退后是为了更好的进攻,所以每一次退后,我下一次的进攻便更加凌厉,就如同一个压不折,打不垮的弹簧一样,每一次被压缩,换回来的只能是更加强劲的弹力。

终于,在某一瞬间,兽人朝后退了一步。

很好,血肉之躯终于开始疲惫了吗?我心里暗道一声,然后又朝着兽人冲锋过去,五米的距离,眨眼便至,根本不给兽人一丝一毫的喘息,对着兽人的头颅就劈斩下去。

砰!

再一次,我被兽人击退了五步之远,没错,就是五步,随着不断的硬碰硬,兽人在衰弱的同时,我体内的超纯粹死气和纯粹死气也在大量衰减,拼到现在,只被击退五步已属不易。

不过没关系,只要我能顶住兽人的压力,那么霍、克金斯等人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刷!

就在我准备再次进攻的时候,兽人背后寒光一闪,一把漆黑的匕首陡然出现在他后心之上,不用想,肯定是霍、克金斯从废墟中冲出来了。

木屋倒塌,兽人被掩埋半只身子,同样,霍、克金斯等一群盗贼也被掩埋进去,只是相对于身高两米三四且又壮硕无比的兽人,霍、克金斯冲出废墟的时间比兽人晚了整整十秒钟,而十秒钟,已经足够我和兽人硬拼不下三十刀了。

现在霍、克金斯终于如期赶到,我承受的高压也直接下降了一半。

不过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必须牵制住兽人,霍、克金斯等人才能更好的发动袭杀。

没有任何停顿,我一个跳斩直接劈向兽人脑门,刀锋已经在数十次的对拼中变得豁豁牙牙,但并不影响此刀的威胁,超强的力量和极快的速度,别说血肉之躯了,就算是块石头也足以劈裂。

刷!刷!

刀锋还未落下,又有两名被遗忘者从阴影中展露头角,分别攻向兽人腋下两侧。

很好,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全被锁死,这一次兽人再无回转之地,等待他的定是重伤,然后接着便是死亡。

心有灵犀般的,我们四个人嘴角全都露出了一丝微笑。

然而,就在微笑刚刚出现在我们嘴角时,兽人竟然也咧嘴笑了起来,这一笑,霍、克金斯和两名被遗忘者没有察觉,可正对着兽人的我却看了个一清二楚。

“小心!”

还未落地,我就大声吼道。

可是这已经晚了,在我还未出声之时,兽人的下颚突然裂开,一声尖啸从他嘴里发出。

很难想象,一个粗狂野蛮的兽人可以发出如此锐利的尖啸,啸声如鬼叫如怨嚎,夹杂着奇异的魔力,直入我们所有人的脑海。

瞬间,耳膜破裂,脑海更是被尖啸声搅得一团糟,尤其是小脑,受到的冲击更大,简直就要让人站不住的节奏啊。

然而这只是尖啸声的物理冲击,紧随其后的是那股奇异的魔力在脑中炸开,化为无边血海,又变化成恐怖魔鬼,让人心胆俱裂,恐惧非常。

血海与魔鬼只带给我们一秒钟的停顿,可即便这样,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四人袭杀也被兽人的恐惧嚎叫破解,这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一记沉重打击,这么好的机会,可不是随便就能找到的。

“退!”身子站不稳,脑子也混乱无比,再强行袭杀只会让我们死的更快,不得已,我只能下达撤退的命令。

可是我们想退,兽人却不想放过我们,我的声音刚落,兽人庞大的身型就骤然缩减了一圈,同时,一股热浪从兽人脚下朝四周快速蔓延开去。

热,尸油都好像被点燃了,疼,灵魂撕裂般的剧痛。

这一刻,我真的有种想去死的冲动,不光是因为被兽人逆袭成功,更是因为剧痛,**上的灼烧和灵魂上的撕裂,简直都要人老命了。

术士,果然是世上最邪恶的职业啊,别人玩弄身体,他直接就在灵魂上跳舞了,还是穿着钉子鞋跳舞,太特么的恶心人了。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地步,再想袭杀兽人已经不可能了。献祭太强大,以消耗自身生命为代价对周围敌人造成火焰与灵魂双重伤害,仅此一击,不但将我们四个位于兽人身边的袭杀者打残,就连潜藏在兽人周围的盗贼也被逼了出来,当然,这些卷入献祭范围的被遗忘者也同样遭到了巨大伤害。

打眼一看,除了温斯特和另外两名被遗忘者外,其余的所有人都交代在了这里。

“生命虹吸!”

对于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兽人显然不想轻易放过,嘴巴快速念了几声咒语,接着从他身体激射出六道扭曲的红芒,分别刺入我们六个中了献祭的倒霉蛋的身体(一个被遗忘者在木屋中已失去再战之力)。

红芒如蛇,红芒如跗骨之蛆,一旦沾上,就再也无法甩掉。当然,如果只是无法甩掉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可关键的是红芒刚一刺入身体,生命力就开始迅速流失,顺着红芒朝兽人汇聚而去,短短几秒钟时间,我们六个倒霉蛋就急剧虚弱下来,同时,兽人刚刚缩了两圈的身体又变得丰盈起来。

**还在灼烧,灵魂也未恢复,现在又来了一道生命虹吸,我们七个人已经处于命悬一线的时刻了,如果再让兽人这么吸下去,不疼死也非得吸成人干不行。(。)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