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再次发动嗜血引爆超纯粹死气,然后又临阵突破晋升到五阶,时间已经过去了五秒钟,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足以邪恶兽人杀温斯特数十遍了。頂點小說,..

不过,温斯特此时并没有死,而是被兽人的大手抓住脑袋,如同提着鸡仔一样提在空中,蒲扇大小的绿色手掌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抓的温斯特的脑袋都有些变形了。

剧痛让温斯特快速退出嗜血状态,脑袋的变形使得温斯特全身上下都颤抖不停,可是,温斯特的双眸依然冷酷猩红,好似一头择人而噬的怪兽。

“呵呵,丑陋肮脏的亡灵终于突破枷锁,升到五阶了?”兽人看也没看温斯特一眼,而是饶有兴趣的对我说道。

温斯特被俘,我不敢贸然上前,只能强忍着体内越来越多的超纯粹死气带来的剧痛,嗜血的说道:“怎么?你害怕了?”说出这几个字后,我已经抖得如筛子一样了。

“怕?一个小小的五阶行尸我会怕?”兽人眼中全是不屑与嘲讽。

“那你敢与我一战吗?一对一的公平决斗,以兽人的荣誉做赌注,你敢吗?”越来越多的腐肉开始爆裂,几乎就在我说完话后,身体就再无一块完整的皮肤了。

“兽人的荣誉?很好,我会让你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兽人的。”

说完后,兽人就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愤怒了,胸膛开始剧烈起伏,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下颚的嘴唇被混杂着口水的呼吸吹得来回抖动,一对渗人的獠牙也被喷薄的口水沾湿。

“放掉他,做回真正的兽人吧。”太多的话已经说不出来,只能憋足气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

“你这个毁了一切的该死的行尸,我会把你的骨头一根根抽出来的。”

温斯特对于兽人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兽人也从没在意过温斯特,听了我的话,兽人随手将温斯特甩向一旁,然后嗷嗷叫的朝我冲来。

没有了温斯特在旁掣肘,我不用在努力压制体内爆炸性的力量,在兽人刚刚起步之时,我也朝着兽人冲去。

砰!

刀与斧再次相碰,火花迸射到我的脸上,从刀柄上传来的巨大反震之力让我都快燃烧起来了,没错,就是这种酣畅淋漓的战斗才能缓解心头的燥热,对此,我非常喜欢。

砰!砰!砰!

眨眼间的功夫,我又和兽人硬拼了十几刀,每一刀都用尽我全身的力量,每一刀攻向的地方都是兽人防御最薄弱的地方,在这其中,我没有后退半步,凭借着晋升五阶和第二次嗜血带来的超强力量,我竟然在力量上与兽人拼了个不相上下。

要知道,兽人的平均力量可要比人类高出两到三倍都不止啊,那种堪比人类腰身粗细的臂膀所拥有的力量绝对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与兽人对战,人类凭借的就是精良的装备和敏捷的身手,战场上能和兽人一决雌雄的人类用凤毛麟角来形容也不为过。

更别说与我相斗的兽人还是一个英雄级别的超强兽人。

对此,兽人显得也非常惊讶,不过他好像并不在乎我突然变强,随着战斗的不断持续,兽人上身的肌肉越发鼓胀,血液在血管奔流的速度越发快捷,从他手臂上传来的力量也越发的强大。

砰!

又一次刀斧相交,只是这一次却与之前几十次不同,不是我被兽人击退,也不是兽人被我击退,而是我的刀竟然断裂了,这把陪伴我还不到一个小时的刀终于不堪重负断裂开来。

刀身碎成三段,一段顺着我的脸颊飞出去,一段飞向了兽人的胸膛,在将兽人的左胸划出一道浅伤后砰然落地,最后一小段则安然的竖在刀柄上,看着不到半尺长的小刀,我都惊呆了,这尼玛天灾军团出品咋就没有精品呢?

“你这个卑鄙的行尸,居然敢暗算我!”

低头看了看左胸流出的绿色血液,兽人赫然而怒,对着我大吼一声,然后一米长的斧柄狠狠的挑在我的下巴上,接着就是一脚将我踹飞十米。

下巴被斧柄挑歪,小肚被踹的一阵阵痉挛,跪趴在地,我特么都快疯了,暗算,暗尼玛逼的算啊,老子才是受伤最严重的好不?本来实力就相差悬殊,现在武器也没了,居然还敢指责我不够光明磊落,对此,我只能回兽人一句。

“卧槽尼玛逼!”

虽然不懂我在说什么,但兽人显然知道我说的并不是什么好话,仰天长吼一声,兽人大踏步的朝我走来,因为愤怒而剧烈的喘息使得他真的有一种吹鼻子瞪眼的既视感。

手里没有武器,但我心依旧炽热,面对兽人步步紧逼,我也不甘示弱,龇牙咧嘴的对兽人吼叫一通,然后脚下猛然用力,如同一枚炮弹一样朝兽人冲锋过去。

没有武器,我还有利爪,还有牙齿,空手夺白刃知道不知道,老子特么是穿越来的,中华功夫看的都腻歪了,没有武器就以为吃定我了,真是太天真了。

欺身上前,闪过兽人迎面劈来的巨斧,我举起沙包大小的铁拳照着兽人的小腹狠狠击去,拳头撕裂空气,爆发出一阵呼啸声,眼看就要打中兽人了,可没成想兽人竟在电光火石中做出了反应。

面对我的攻击兽人没有任何防御,而是手腕一转,巨斧由劈变扫,径直朝我的脖子扫来,如此一来,在我击中兽人小腹之时,兽人的巨斧也会将我的脖子劈断。

这就是有武器和没武器的区别,一拳,也许可以将一个人腹部打穿,但一斧,却足以将人劈成两节,赤手空拳相比于刀枪剑棍差的实在太远了。

没办法,面对兽人的攻击,我只能退却,否则真的就要交代在这了。

可是我想退,兽人却不给我退去机会,在一斧劈空之后,兽人反转巨斧,比我小臂还要粗的斧柄狠狠的咂向了我的脑袋,而这时刚刚躲过被断头的斧刃,后继无力,我只能用脑袋硬接钢铁斧柄。

砰!

随着斧柄与脑门的接触,我也应声倒在地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