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想象中的空手夺白刃没有出现,我反倒被兽人一斧柄砸到在地,这让我深深的明白了武器的重要。

“该死的行尸,我说过会把你的骨头一根根抽出来,那么你就绝不会这么容易的死去。”

脑袋遭受重创,我无法对兽人展开反击,只能听着兽人在我耳边大放厥词。

砰!

兽人对着我的胸口猛然一脚,没有穿鞋而裸露在外的大脚趾直接戳进我的心脏,不过这还不是最致命的伤害,最致命的是那只足有六十码的大脚所拥有的力量,顿时,我就被踢出去了十几米,胸骨更是断了有十几根。

“十几年的心血一朝被毁,杀你?简直太便宜你了。”

兽人一边气急败坏的说着,一边一步一个脚印朝我走来,我能感觉到,随着不停述说,兽人的怒火也越来越旺。

砰!又是一脚。

巨大的力量让我再次飞起,无与伦比的疼痛简直让我痛不欲生。

这一刻,我无比的希望兽人能有一双鞋穿啊,哪怕是尖头牛皮鞋也好过那臭气熏天但却长着寸许长的锋利趾甲的光脚板,这不是在踢人,这特么是用淬毒的毒刃刺人啊。

就这么一脚,我的肚皮完全被划开,肠子也断裂成数节,顺着肚子上的伤口滑落在地。

“十几年的心血啊!”

一声凄凉的怒吼,兽人飞身跃起,高举着巨斧朝我劈来,斧刃卷积着迷雾发出冷冽的气息,就在我以为我要分尸两处时,兽人手腕一转,改劈为拍,狠狠的将我拍落在地。

轰!身体与地面接触,强大的撞击力让我险些昏迷。

“装死?你不是要和我一对一的决斗吗?为什么要装死?”

虽然我很想告诉兽人我只是被打懵了,可兽人根本就不给我辩解的机会,大脚一迈又踢上了我的肚子,这一次,兽人锋利的趾甲已经触及到我的脊梁骨了。

没说的,再次被踢飞,然而兽人还是不给我**的机会,继续跃起,一斧子拍在我的身上,又将我拍落在地。

“起来决斗啊,你这个该死的行尸。”

……

就这样,兽人几乎是骂一句就踢一脚,然后又一斧子将我拍落,我也就纳闷了,这丫的怎么这么爱踢人呢,尤其还爱往人肚子上踢,没瞧见哥们的脏腑、肋骨都成泥浆了吗?这尼玛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随着兽人不停的踢拍,我身上的创伤也越来越大,同样,我的怒火也越来越旺,踢吧,狠狠的踢吧,老子会让你尝到这么羞辱我的恶果的,只需十米,哼哼,只需十米我就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该死,要掉到山崖外了。”

再一次被踢飞,我的魂都快被吓出来了,原因无他,只因为这一次的落点已不是山巅,而是山崖之外。

近五十米高的山崖,活人掉下去必死无疑,死人掉下去也得摔个粉身碎骨,我,同样不例外,一旦掉下去,绝对是死定了。

其实死亡对我来说早在大刀碎裂时就已经注定,同理,死亡对我来说一点也不可怕,反之,我现在非常渴望死亡,一旦死了,就不用再遭受屈辱,一旦死了,剧痛也会随我离去。

可是,我却不想这么平平淡淡的死去,也不想在我死去后兽人继续残害我的同胞,我想的,只是在我死去之前能拉兽人一起去死。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不骨感,事实上我早已有了确切的计划,并且也一直为这个计划奋斗着,可是兽人这力量突增的一脚却将我的计划全部打破。

为什么是山崖外,而不是山崖里呢?

难道说兽人早就发现了我的打算?

这有些不可能吧,先不说暴怒中的兽人有没有这份敏锐的洞察,就说我从头到尾都在竭力隐藏实力,胸、部以下胯部以上完全被兽人踢了个稀烂是在隐藏,超纯粹死气从没展现出来是在隐藏,身高由一米九多缩减到一米七几是在隐藏……

如果这都被看出来了,那就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只能等死,然后再等着战友的亡魂来与我相聚。

思维的闪烁都是按毫秒来计算的,从被踢飞到我发现落点在山崖之外,再到我眼中出现绝望,时间加起来一共也才一秒钟而已。

而这时,我离山崖的平行距离也不足一米了,以我被踢飞的速度计算,零点一秒后我就会跌出山崖。

嗖!

也就是这时,一道黑芒从我眼前闪过,然后一股剧痛从左胸传来,低头一看,左胸上竟然竖直插着一柄漆黑的箭矢。

暗影箭!瞬间我心里便有了明悟,这是兽人施放的暗影箭啊。

万万没想到,兽人居然在这个时候用暗影箭这种阴毒且又伤及灵魂的魔法箭插入了我的心脏。

心脏碎裂,灵魂剧痛,但我却一点也没怨兽人,反而差点对兽人拍手称赞了。

原因无他,只因为箭矢带来的巨大力量,让我的飞行轨迹由抛物线变成垂直下落,落点正好距离山崖一米远。

“肮脏的行尸,我不会让你这么舒服的死去的。”

兽人朝我缓缓走来,脸上满是怨毒与暴戾,而我则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好像真的已经死去了一样。

“哼,我知道你没死,所以别再装死了。”兽人用脚踢了踢我。

没有理会兽人的废话,我继续装死,此时还不是绝佳的机会,我不敢保证一定就可以将兽人扔出山崖。

兽人又用脚踢了踢我,见我没有半点反应后,疑惑的说道:“真的死了吗?”说完兽人蹲下身抓住我的头发,脸上的疑惑变为残忍,舌头舔了舔獠牙,邪恶的说道:“**上的折磨只是开胃菜,接下来,该是享受灵魂的盛宴了。”

“盛尼玛逼!”就在兽人抓住我的头发时,我猛然抬起头咧嘴说道。接着不等兽人反应,我就如同猎豹一样扑到了兽人身上,积压在体内的超纯粹死气重新运转,金色的骨头也开始疯狂从死亡之海拉扯纯粹死气。

力量再次回归身体,双臂紧抱兽人,双脚同时用力,我朝着身后一跃而去。(未完待续。)</dd>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