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九章 死了,死了!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日风,不要啊!”

越出山崖的瞬间,山顶爆出一阵悲凉的吼叫,我能看到温斯特不要命的朝我冲来,我也能看到霍、克金斯双眼留下两行血泪,更是看到所有人脸上露出的绝望。[〈〈

不过这已经和我没关系了,马上我就要和兽人一起跌落山崖,摔个粉身碎骨。

看着曾经的战友,我微微一笑,然后双臂再次用力,将兽人牢牢禁锢在我的怀里,朝着崖底落下。

我也想过直接将兽人扔出去,可考虑到兽人是个术士后,我就决定要和他同归于尽,毕竟术士也是法系职业,谁敢保证他会不会一法术直接漂浮起来呢?

山风吹动着我干涩枯萎的梢,地心引力将我牢牢锁住坠下万丈深渊,兽人在挣扎,强大的力量不断冲击着我,让我手臂麻,身体软。

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还能让兽人逃了不成?哪怕是拼尽所有,我也不会让兽人挣脱我的怀抱。

“¥%¥……%&&a!#”

突然,兽人嘴里出一声急促低沉的咒语,我不知道他这是想要自救还是欲要对我起攻击,可是我知道决不能让兽人将咒语完整的念出来。

砰!

后颈力,由于身高原因,脑门刚好磕在兽人下颚之上,巨大的力量崩碎了兽人一颗獠牙,受此重击,兽人嘴里的咒语戛然而止,同时,环绕在他身边的魔法元素也随风消散。

五十米,自由下落也就三秒多不到四秒而已,如此短暂的时间,容不得做出太多的动作,几相眨眼就会摔成肉泥。

这对于英雄级别的兽人来说同样如此,一次施法已到极致,想要二度施法,那只有身死道消后灵魂出窍才可完成,机会只有一次,失去了就彻底失去了。

所以,被我打断施法后,兽人完全疯狂起来,嘴里怒吼着,身体挣扎着,巨大的铁拳一次又一次轰向我的身体,瞬间,我就被打残了,脊椎断裂,胸骨粉碎,腐肉被高下坠带来的烈风吹得漫天飞舞。

不过,这已经没关系了,死都死了谁还会在乎死后样子?能带着兽人一起死,那就是最大的胜利。

五十米,足有十五层楼那么高,即便是块砖头掉下来也得摔碎不成,更别说两个血肉之躯的人了,重力加度带来的强大势能,足以将人的五脏六腑、三魂七魄全部摔碎,要知道这可不是数据化的世界,而是与地球无一二般的真实世界,即便这儿的人比地球上的人强壮,但面对自然的铁律,一样无比脆弱。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强行将身体反转,使得我和兽人都以倒栽葱的姿势一齐朝近在眼前的岩石撞去,此时兽人已经知道必死无疑,所以他的反抗力度不如半空那么强烈,但脸上的绝望却更加浓郁。

面对无比绝望的兽人,我开心的笑了一声,轻声说道:“再见!”

声音未毕,兽人的脑袋就和岩石撞在了一起,顿时,坚硬的脑壳如同西瓜一样爆裂开来,红的白的溅射的到处都是。

这是我眼中的最后一幕,当兽人的脑袋被撞碎,我的脑袋也是猛震一下,然后意识就开始消退,什么也不知道了。

……

兽人身死,刚刚冲出陷阱的弗雷德里克·洛萨脑中猛然一震,接着灵魂中不断督促自己前进的声音便消失了,无影无踪,再无任何痕迹可查。

“自由了,终于自由了!”根本没有管朝自己身上劈来的巨斧,弗雷德里克高举着长剑兴奋的喊道。

与此同时,岛屿正北、东南、西南、中央四个位置的所有类鬼魂亡灵都爆出一阵类似于“自由了”的声音。

声音之洪亮惊彻全岛。

“你们自由了?”葛多尔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前一刻还和他战作一团弗雷德里克,此时竟然自由了,眼中的嗜血与疯狂不现,转而又恢复了清明。

弗雷德里克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不存在的泥土,缓缓走到葛多尔身边,嘚瑟的转了个身子,嘚瑟的说道:“你瞧,我现在和你一样,也恢复自由了。”

“嘎嘎!”葛多尔大嘴一咧开心的笑道:“俺就知道小个子一定会打败绿皮兽人的。”

“没错,日风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走,我们上山去,去和日风他们一起庆祝来之不易的胜利!”

话毕,弗雷德里克率先朝岛屿中央的小山跑去,其后,葛多尔,以及所有的被遗忘者和类鬼魂亡灵都岛中央跑去。

与此同时,岛屿另外三个方向的被遗忘者和类鬼魂亡灵也开始行动起来。

弗雷德里克并不是第一个到达山上的人,事实上他还没有上山呢,就看见一群人浩浩荡荡抬着几个瘦弱干柴、行动全无的人从山路下来,被抬的人有七个,少了三个,霍、克金斯在列,温斯特在列,还有那些熟悉但又叫不上名字的被遗忘者也在其中。

但是,那个可以从巫妖王手中抢夺人口,可以凝聚出令自己都着迷的无比纯粹死气,亦有着一种自己前所未见的特殊魅力的行尸在哪?

没错,找了不下十遍,弗雷德里克也没有找到那个名叫圣翼·日风的行尸。

这不可能吧,日风可是霍、克金斯等全部被遗忘者拼死也要保护的人,他怎么可能死呢,这绝对不可能,即便是所有人死,日风也不会死的,除非所有人都死了,可是现在生还的人足足有七个之多,如此说来,日风也一定没有死,他一定是藏在什么地方,或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办,又或者他在和大家捉迷藏,没错,一定就是这样。

瞬间弗雷德里克就想通了他自以为是的前因后果,于是轻松又回到了弗雷德里克脸上,几步上前,弗雷德里克故作轻松的说道:“日风呢?怎么没见他人呢?这么具有纪念意义的时刻,他又跑到哪里也去了?”

“死了,与兽人同归于尽,死了!”

没有想象中的答案,回应他的只有冰冷机械的声音。(未完待续。)8

</br>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