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靠我?

一时间我都有种想抽死麦格尼的冲动了,对了,还有索瑞森,死丫的不是说他的蝶纹锻造法可以在麦格尼打铁的原有基础上再压缩百分之二十吗?怎么这就不行了?

“我不会锻造啊。”虽然很想亲自打造自己的武器,可我真的没接触过锻造啊,前世今生都没有。

麦格尼一时也有些头疼,锻造神器可不单单是力气活,更是精密活,锻造师需要从一次次锤炼中不断感知材料的变化,哪里需要轻哪里需要重,哪里的质地比较松软,哪里的质地比较坚硬,这都需要靠丰富的经验来感受。

一个从未学习过锻造之法的人打造武器,那就跟搞破坏无一二般。

“要不就这样吧,虽然比你要求的尺寸大一点,但应该不会太影响使用,毕竟这种超大型武器的使用也是需要一定时间适应的。”

“……”

这一次我真的真的很想揍麦格尼一顿了,没见过这么不负责的锻造师,拿半成品充当成品,还说着这么恬不廉耻说适应,也真是没什么了。

“要不我就试试?”我底气不足的说道。

麦格尼说道:“好,那你就试试,如果对武器造成什么伤害,我也会第一次时间帮你纠正,像埃隆努斯和亚尔曼就是因为我的后期纠正他们才可以加入进来的。”

埃隆努斯对我点点头表示麦格尼说的没错,索瑞森则不服气的撇过头,但他也没有说出任何反驳的话,瞧两人的样子,麦格尼确实没有说大话。

只是,为何麦格尼说到让我试试时语气这么干脆,难不成他早有预谋?

第一次锻造就直接上手神器,而且还是我自己的神器,这不由的让我有一些忐忑,也有些患得患失,既幻想着武器能在我手里焕发新的光彩,又怕搞砸闹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可是没办法,麦格尼累趴了都搞不定,作为正主的我不上也得上啊。

“借你的打铁锤一用。”

“……”

英雄强者,而且还是一国元首的武器果然不同凡响,刚一入手,我就感觉到了一种沉甸甸的踏实感,似乎有了这对战锤,任何强敌都不能称之为敌人,而是死人。

“日风,如果可能的话,用你自己的力量去锤炼你的武器。”

泰坦神铁砧正缓缓上升,奥妮克希亚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我惊疑的朝奥妮克希亚看去,只见奥妮克希亚轻轻的朝我点点头……

“别走神,马上就要开始了。”

麦格尼语气有些严肃,我也赶紧收回目光,朝已经升起的泰坦神铁砧看去。

叮的一声,泰坦神铁砧入位,我举起战锤朝剑胚重重砸去。

砰!砰!

连续两次声响,入手处只觉战锤像似砸在了山岳之上,其反震之力让我有些无所适从,不过这都是小事,我真正在意的是捶打剑胚时发出的声响,与麦格尼等人的清脆声响完全不同,嗡鸣之音不绝入耳,其中还带有另外几种杂音,非常的难听刺耳。

“打铁不是战斗,不需要你以雷霆之势将敌人毁灭,而是以猛劲巧劲柔劲结合,揣摩材质的特性,以最优化的力度角度将你身体的能量用铁锤砸入材质,以此来改变材质的特性。”

这时候再教导具体的锻造方法已经来不及了,索性,麦格尼直接将锻造纲要吼了出来。这也亏得哥们悟性高,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那指不定得懵圈到什么程度呢。

按照麦格尼所说,我不再局限于一锤一砸,而是在捶打中不断感受剑胚的脉动,以心去锤炼,以意去控制,用精神力去感受,渐渐地,我击打剑胚的声音终于趋向正常。

不过这还不够,因为我所使用的力量远大于麦格尼等人,可取得的成果却连埃隆努斯也比不上,三分钟的捶打,竟然不敌人家半分钟的捶打。

“用你自己的力量去锤炼你的武器。”

突然,我想到了奥妮克希亚给我说的话,自己的力量,那不就是超纯粹的死亡之力吗?或许,我真的该将死气用于锻造之上了。

想到就立马去做,这是哥们的一贯作风,瞬间,死气顺着手臂进入锤柄,又从锤柄延伸到锤头,最终在锤面形成一层薄薄的死气气垫。

从我想到奥妮克希亚的话到形成死气气垫,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所以,当战锤再次落下之后,死气也被砸入剑胚之中。

砰!

这是一声异常沉闷的响音,厚重的如同战鼓一样,压的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麦格尼有一丝悔意,索瑞森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埃隆努斯貌似没有高清状况而一脸懵逼,而奥妮克希亚则两眼开始放光……

众人的反应如何我并不知道,我现在知道的是貌似我已经找到锤炼剑胚的方法了。

没错,就在死气进入剑胚之时,我很清楚的感受到了死亡水晶的脉动,这是我之前从未感受到的奇异脉动,如奔跑的雄狮,如蹦跳的羚羊,如飞翔的鲲鹏,又如一望无际生机盎然的草原。

这与源质本身的脉动有着天壤之别,简单来说,就是源质的脉动是死的,而死亡水晶的脉动却是活的。

不过,正是因为有了这丝“活气”,犹如一汪死水的源质却被引活了。

砰!砰!砰!

又是三锤落下,大量的死气被硬生生打入源质之中,又从源质的脉络进入死亡水晶,接着,我眼中的剑胚完全就变了模样。

不再是一把火红但生机全无的武器,而是犹如雄狮、羚羊、鲲鹏、生机盎然的草原一样,死亡水晶是她的心脏,源质构成她的躯体,一条条一道道死气蔓延开来成为血管经络……

这种鲜活的姿态让我有了继续锤炼下去的可能,因为,从中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哪里的质地不够坚韧,哪里的质地有太过僵硬,哪里需要重锤猛攻,哪里需要缓锤慢打,哪里是死气静脉不能延伸到的,哪里又是死气太过密集的……(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