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额?”

弗莱格尔惊诧,原因很简单,这伙计用力之下竟没有挣脱我的束缚,这绝对不正常,要知道黑龙的力量在五色巨龙中排行第一,而龙族的力量又远远超过艾泽拉斯其他种族,所以初次挣脱竟没有挣开,弗莱格尔不惊诧就奇了怪了。

不但弗雷格尔惊诧,就连包括奈法利安在内的许许多多“新人”都非常惊诧。

“弗雷格尔,你在搞什么,快点干掉那小子啊。”

“别玩了,赶快把奥妮克希亚抢回来,我们还要攻打熔火之心呢。”

“就是就是,废掉这小子,奥妮克希亚就是你的了。”

众人虽然惊诧,可没有一个人认为弗莱格尔是力量比不过我,都觉得他是在逗我玩,当然,这些人中要排除掉索瑞森、奥妮克希亚和布里奇特。

“你们再敢胡言乱语,信不信我一口深呼吸吐死你们。”奥妮克希亚对我有信心,但那些被决斗激起G点的观众还是令她非常气愤。

被奥妮克希亚喝止,其他人也不敢再提什么奥妮克希亚与弗莱格尔的私事,毕竟深呼吸的威力还是很惊人的,那种魔法与龙息结合的变态玩意,可不是常人可以抵挡得了的。

“怎么?感觉不对劲了?”我好笑的对弗莱格尔说道。

弗莱格尔憋红这脸嘴硬道:“哼,我还没用力呢。”话虽如此,可弗莱格尔却知道自己失算了,因为在众人喊闹当中,他又发过几次力,但结果依旧让他心沉大海。

“好吧,既然你老不用力,那我就用力了哦。”

我微微一笑,然后突然发力,将弗莱格尔高高抱起,接着纵身一跃,跳至四五米高后,将怀里的“肉团”狠狠朝地面摔去。

轰!

用力之大,弗莱格尔撞击地面竟发出了一声轰轰巨响。

坚硬的岩石地面被撞击的四分五裂,弗莱格尔自不用说,眼冒金星、头晕脑胀是肯定的了。

不过他也只是眼冒金星、头晕脑胀而已,以黑龙身体的强悍程度,这点撞击还不能令他丧失战斗力。

砰!

随着弗莱格尔坠地,我也稳稳的落到地面,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对于弗莱格尔这种活了不知几千年的老怪物,绝对不能给他任何喘息之机,否则一个弄不好就会被他翻台。

脚刚一触地,我就朝弗莱格尔冲去,在弗莱格尔还未清醒之时,我抄起他的左腿就玩起了剑刃风暴,当然,剑是弗莱格尔,而我身边也没有任何敌人。

不过,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在高速旋转当中,再次将他砸入地面。

事情进展很顺利,被我绕圈,弗莱格尔别说清醒了,能保持不呕吐就算他身体强壮,当旋转速度达到一个我已快承受不住的程度后,我再次发力,将弗莱格尔又朝着地面砸去。

轰!

这一次的轰鸣声比上一次更加巨大,而且地面也不是什么四分五裂,而是被砸出一个大坑,一时间飞沙走石、尘雾弥漫,跟特么拆迁现场一样。

“住手,日风你胜了。”

正当我再次朝弗莱格尔冲去之时,奈法利安突然宣布我已经胜利了。

悻悻的停下脚步,我扭头对奈法利安说道:“可是他还在动耶。”

没错,即便这么暴力的攻击,弗莱格尔也没有晕过去,而是扒着坑洞的边缘努力朝外爬去,虽然他显得极其狼狈,虽然有些头重脚轻,虽然一身潇洒不见,可他还是努力着。

“已经够了,他不是你的对手,难道你还想杀了他不成?”

决斗这玩意通常来讲当然是不死不休的下场,可我和弗莱格尔战前都刻意压制住自己最强大的“武器”,所以我们的决斗与其叫决斗,还不如说比斗更合适些,不用生死,只分胜负罢了。

所以在奈法利安说完后,我也就不再说话,反正如果弗莱格尔敢动手,那也得奈法利安兜着。

“日风,你太棒了,我爱死你了。”奥妮克希亚一蹦一跳的向我跑来,挽住我胳膊的同时还不忘亲我一口,以示我俩的亲昵。

对此我不能拆奥妮克希亚的台,在她亲完后,我也拍拍她的手臂,很温柔的说道:“放心吧,以后不会有人再纠缠你的。”

“哈哈,我就知道日风一定会赢的,你,你,还有你,赶快掏钱,让我算算,一共是三百枚金币,谁敢赖账别怪我不客气。”

索瑞森突然吼了起来,只是这小子什么时候开的赌,为啥我不知道捏,特么的错过一次赚钱的好机会啊。

“麻痹,弗莱格尔,你在搞什么鬼,连一个行尸都打不过,害的老子数钱。”

“弗莱格尔昨天一定是在哪头母龙身上用尽了力气,所以才……”

“放屁,在这么个破地,就凭黑龙爱爱的动静,怎么可能没有人围观呢?”

“我觉得吧,弗拉格尔昨天一定是操墙壁了,今早起来我在那里发现有一个那么大的洞。”

……

就在索瑞森向他的赌友要钱之时,众人也开始沸腾了,只是他们说的话却那么的污,污的我耳朵都要流脓了。

“日风,很不错,我听陛下说过你,今天一见果然不同寻常。”正在这时,一个灰白胡须的老黑铁矮人对我说道。

“这是黑铁矮人七贤长者杜姆雷尔。”奥妮克希亚介绍道。

这个世界黑铁七贤果然都没死啊,看着眼前这个胡须留到下巴,一身红袍,眉心带着一个鸡蛋大小的蓝色宝石的老矮人,我心里的震撼就别提了。

“多谢长者夸奖,其实我占了很大的便宜,如果异地相处,我不一定可以这么轻松的战胜弗莱格尔。”我谦虚的说道。

“不!”弗莱格尔这时也摇摇晃晃来到我的身边,很纠结的说道:“赢了就是赢了,我愿赌服输,以后我不会再纠缠奥妮克希亚的。”

“恩?”

我真的惊讶了,像这种桥段不应该弗莱格尔在失败后对我心生怨恨,然后又在某个时刻准备出黑手时被我干掉吗?为什么他显得这么大度,简简单单的就说明了他以后不会再纠缠奥妮克希亚?(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