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索多里尔河最北方,当然就是历史中提里奥·弗丁的住处了,依稀记得,那里有一个小木屋,木屋内有一个仁慈正义的老骑士。

可是,那个地方在很早以前就被我和泰兰?弗丁翻遍了,别说木屋了,连个像样的木墩子都找不到,而且,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泰兰·弗丁也一直注视着那里,所以,对于索多里尔河最北方能找到提里奥·弗丁,我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不过话又说过来了,不去那里,我还有别的地方可去吗?茫茫艾泽拉斯何止千万里,想要找到一个隐居的人,比大海捞针也差不到哪去。

所以了,想要找提里奥·弗丁,那里绝对是首选第一站,而且也是唯一的一站,否则就得发通告全世界寻找提里奥·弗丁了。

奥妮克希亚的速度很快,两个小时我们就看到了索多里尔河,然后又一路向北,顺着奔流不息的长河寻找起来。

索多里尔河发源于东瘟疫至北群山当中,蜿蜒几折,流至西瘟疫之地,又在西瘟疫之地与无尽之海的大山中的几条河流汇集,终于发展到宽约十米,深十数米的大河。

我们的到来没有对索多里尔河造成任何影响,甚至天灾瘟疫也没有对索多里尔河造成多大影响,至少在大山底下的河水没有多大影响,这里河水依旧清澈,鱼儿依旧欢快。

“为什么你一直执着于我父亲在这里呢?这里我已经来过很多次了,然而没有一次可以寻找到我父亲,哪怕连点人迹也没有找到。”泰兰·弗丁话里话外都透着浓浓的失望。

看着从山涧中流出的大河,我心情亦不好,这里在广义范围内已经算是索多里尔河的尽头了,再往前走,就要进入群山当中,那里,说实话真不适合人类生活,荆棘遍地、野兽横行、山高路险,没人会想着往那里跑的。

没有回答泰兰·弗丁,我的眼睛一直盯着脚下还算平坦的河流两岸,以期找到哪怕一丝一毫的人类踪迹,可是,半个小时后,我却失望了,当真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泰兰·弗丁和布里奇特早已失去了耐心,坐在奥妮克希亚背上有一句没一句闲聊,我依旧不死心,对奥妮克希亚说道:“走,我们去山里,今天必须要找到提里奥·弗丁那个老混蛋。”

“哎!”奥妮克希亚叹了口气,然后朝着大山深处飞去。

进入大山,也就来到了真正的无人区,在这里我不得不庆幸奥妮克希亚是头巨龙,而且今天还死皮赖脸的跟了过来,否则进山真的是痴人说梦。

在这个季节,山里的花草树木已经凋零,留下的只有光秃秃的树干和荒草杂生的山脉,视野算是开阔,可以将脚下的大山一览无余,但是,这里真的不适合人类居住,别说居住,隐居也不可能。

原因就是这里的大山太高太峻,一座挨一座,山与山之间没有多少缓冲,大都是深不见底的深渊,除了一些世代都居住在这里的野生动物,再就没有什么喘气的东西了,至于人迹,更是一点也看不到。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的目力已经不足以看清脚底的群山,入眼处全是黑茫茫的阴影,“奥妮克希亚,你在好好找一找,恩,顺着河流找。”

奥妮克希亚微微摇了摇头,但依旧听从我的命令,在群山当中飞翔起来。

几个小时后,磨盘大的明月从东方渐渐升起,瘟疫之地上空弥漫的雾霭没有对群山造成任何影响,所以当月亮升起时,群山也就被披上了一层银辉。

泰兰·弗丁和布里奇特昏昏欲睡,我望着银装素裹的群山陷入沉思,找还是不找,找到了,提里奥·弗丁能如历史中将整个艾泽拉斯都团结起来吗?找不到的话,艾泽拉斯真的就会毁灭吗?

脑子有些乱,要知道这个世界中巫妖王并不是被提里奥·弗丁赶跑的,同样,提里奥·弗丁也根本没有机会在天灾军团大举进攻圣光之愿礼拜堂时扮演救世主的角色,没有了这一衬托,他一个被剥夺圣骑士荣耀的老人还能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吗?

不敢肯定,太难想象。

“日风,我们离开吧,进入山区三百里了,提里奥?弗丁不可能深入这么长的距离的。”奥妮克希亚突然开口将我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我深深的望了一眼模糊的群山,沉声说道:“好,我们回去。”

奥妮克希亚见我有些消沉,开口安慰道:“其实我并不认为提里奥·弗丁出现可以挽回什么,毕竟他是被……”

“没错,父亲他是被流放了,一身圣光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早已不具备统领白银之手的资格。”泰兰·弗丁不知什么时候醒来,有些悲伤的说道。

我没有搭理一龙一人,确实,提里奥?弗丁此时的声望是有些不足,但我相信,那个充满正义和仁爱的老头,绝对有神奇的魔法将艾泽拉斯所有力量都联合起来,而且做的会比赛丹?达索汉更好。

回去的路程比来时要短的多,即便是我仍然要原路返回,可不用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乱转,路程何止十倍的缩减。

很快,我们又来到了索多里尔河北部,那个我记忆中应该有个小木屋的地方。

“有人,看,那里。”

飞在高空,奥妮克希亚突然就喊了起来。

“什么人?哪里有人?他要干什么?”能让奥妮克希亚亢奋的人肯定不会是普通人,也不会是游荡的亡灵,所以一下子我也精神了。

奥妮克希亚没有回答我,而是向箭一样的朝西南方飞去,几秒钟后,她才缓缓说道:“一个老头,在河边夜钓,看见我还想跑,哼,他能跑得了吗?”

“老头?你飞低点,现在太高我看不见。”泰兰·弗丁也说道。

不用泰兰·弗丁提醒,奥妮克希亚也知道不能飞太高,是以在一秒钟后,她就急剧朝地面降去,而这时,我们也终于看清了那个提着鱼篓迈着大步狂奔的老头的背影。(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