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不住木屋住山洞?

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父亲,那是父亲,啊,啊,我终于又见到了父亲……”

在我和布里奇特还诧异着为何老头能跑那么快时,泰兰·弗丁却手舞足蹈的喊叫起来,叫的我都差点以为这家伙是因为缺少父爱才会见到一个老头就误以为是自己父亲。

和我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布里奇特,“这么远的距离,天色又这么暗,你真确定他是你父亲?不会是其他什么人?”

“不会,绝对不会错。”泰兰·弗丁笃定的说道:“我记得父亲的背影,高大、魁梧,能撑起整片天空,我坚信,他就是我父亲,没错。”

好吧,我确定泰兰·弗丁魔怔了,提里奥·弗丁被赶出壁炉谷时他还是个屁大的孩子,一个六七岁的小孩时隔十几年还能记得父亲的背影,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那你叫一下看看他是否会答应你,反正我觉得弗丁大人是不会见到一头巨龙救落荒而逃的。”布里奇特说道。

泰兰·弗丁被布里奇特体型,立马大喊道:“父亲,是我啊,是我啊……”

啪!

终于有机会拍打他人的脑袋,别说,这一巴掌上去还真爽,既有微微的疼痛感,还有清脆的声响,最具视觉感官的是泰兰·弗丁猛地那一低头。

“你干什么?”泰兰·弗丁怒气冲冲的对我说道。

“笨蛋,你光叫人家爹了,可你却没标明自己的身份啊,没看见自你喊父亲之后,那老头跑的更欢快了吗?”我淡淡的说道。

“哦!”泰兰·弗丁若有所思,随即就高喊起来,“父亲,我是泰兰啊,您最亲爱的儿子,求求您,别再跑了,我真的是……”

啪!

“卧槽,为什么你又打我。”

“你没看见那老头停下了?”

“啊,是啊,难道说?”

“恩,有可能,奥妮克希亚,降落。”

再次抽了泰兰·弗丁一巴掌,我心里别提有多爽了,简短的绕了泰兰两句,然后就指挥着奥妮克希亚朝老头降落下去。

此时老头手里的鱼篓已经跌落在地,两条巴掌大小的小鱼无助的在泥土上挣扎,可老头却不管不顾,只是一个劲的颤抖,之前巍峨的脊背此刻竟有些痀偻,双肩更是向内收缩,充分的显示出他内心的激动与……恐惧。

奥妮克希亚降落,泰兰·弗丁快速跳下,跑了两步,又停了下来,既激动,又有些害怕,声音微颤的说道:“父……父亲,我……我是泰兰啊,您还记……记得我吗?”

“泰兰?”老头的双肩抖动的更加厉害,脊梁也更加弯曲,“你真的是泰兰吗?我提里奥·弗丁的儿子——泰兰·弗丁?”

得到老头,哦不,应该是提里奥·弗丁的确切回答,泰兰·弗丁一个箭步冲到提里奥身后,双膝重重跪下,双手环抱提里奥双腿,痛哭流涕的说道:“没错,没错,就是我,您的儿子,泰兰。”

提里奥缓缓转过身来,轻轻抚摸泰兰·弗丁的脸庞,双眼中充满了爱与疼惜,颤颤巍巍的说道:“恩,长大了,也长壮了,看的出来,我不再的这些年,你经过了严格的训练,现在已然成为一个大小伙了。”

泰兰·弗丁泣不成声,只是抱着提里奥痛苦,但声音中,却充满了一种名为找到依托和支柱的痛快。

缓缓的走到泰兰·弗丁身边,我轻轻的踢了一脚泰兰·弗丁的屁股,颇有些妒忌的说道:“哭也哭了,你是不是该消停一会了,我这边还有事情要问你父亲呢。”

“啊!”泰兰·弗丁猛地一哆嗦,回头无助的看了看我,又扭头留恋的看向提里奥。

提里奥爱怜的摸了摸泰兰·弗丁的脑袋,然后将泰兰·弗丁拉到自己身后,这才冷漠的说道:“你难道不知道破坏父子相认的场面是件很不道德的事吗?”

“道德?你也知道道德?我先问问你,是你不见泰兰还是泰兰不见你,十几年了,你特么就在壁炉谷下面,可你有去看过泰兰一眼吗?说我破坏你们父子相认,我看真正不想相认的人是你吧。”

好吧,我承认看到人家父子相认我有些妒忌了,话说泰兰在这个世界可以不用死就能与提里奥相认,而我却和我的家人相隔两个世界,甚至我现在细想,都想不起来我的父母兄弟是谁,长得什么样,所以,我是真的妒忌泰兰·弗丁了。

“我……”提里奥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

反倒是泰兰·弗丁不愿意了,站在提里奥身后就跟小狐狸站在了老虎身后,龇牙咧嘴的说道:“日风,别诋毁我父亲,父亲他不来找我,肯定有他的理由,你……”

“你给我闭嘴!”不等泰兰·弗丁说完,我就大声打断他,然后挑衅般的对提里奥说道:“我们远道而来,难道你不邀请我们去你的‘小木屋’坐一坐吗?”

小木屋三个字我咬得极重,充分的表达了我对提里奥隐藏之深的冲天怨气,可不是嘛,我找他的木屋已经好几年了,可这孙子也不知道把木屋建到哪里去了,几年的功夫楞没找到,即便是此刻,我们在找打提里奥本人后,依旧没有发现的小木屋。

“小木屋?哦,你是说我的住处吧,跟我来,我带你们去。”

从头到尾,提里奥对我和奥妮克希亚的亡灵身份没有发表过半点意见,此时更是要带我们去他的住处,这种心胸不得不令我称赞。

但是,我的嫉妒,我的怨念,依旧没有宣泄出去。

“奥妮克希亚,布里奇特,我们跟上。”没有怀疑提里奥会对我们做什么小动作,我直接叫上二女一同随提里奥前往他的小木屋。

提里奥回头惊诧的看了眼布里奇特,然后又很是失望的看了眼跟在他屁股后面的泰兰·弗丁,轻轻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说道:“布里奇特,你一定就是阿尔弗雷德那老混蛋的女儿吧。”

“恩,没错,是我。”

“哎!真是……”

“真是什么?”泰兰·弗丁疑惑的问道。

“真是笨蛋,还能有什么,这点小事都搞不定,真是太丢人了。”没由来的,提里奥对泰兰·弗丁发了一通邪火,不但搞得泰兰·弗丁很懵逼,就连我们几人也有些茫然。

提里奥·弗丁突然变得不高兴起来,我们也不敢再乱说什么,只是亦步亦趋的跟在提里奥身后,朝着他的小木屋走去。

不一会的功夫,我们就在提里奥的带领下进了索多里尔河西岸的山谷中,顺着山路走了十几分钟,又绕过一颗三人环抱的大树,再穿过一丛草丛,最后,一个幽深的黑洞出现在我们眼前……(未完待续。)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