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但这已经晚了,克尔苏加德离我还有好几千米呢,即便他是飞的,我也肯定能早他一步抵达传送阵。

不过到了此时我也渐渐明白了一点,那就是阿尔萨斯一定被什么事情缠住了,很有可能就是他在突破更高层次的境界,而且成功在即,所以在我们刚刚进入冰冠之塔时他悠哉悠哉,而在我即将进入冰冠王座时,他却惊慌失措。

机会只有一次,克尔苏加德显然错过了。

在他的第一发寒冰箭距离我一百米远时,我们三人就已经进入了传送阵当中。

时间还有剩余,我扭头对克尔苏加德咧嘴一笑,然后一剑朝外劈去,剑尖直指裂缝的长桥。

哗啦啦,受此重击,长桥终于不堪重负倒塌下来,因为东南西北四座长桥形如一体,是以南部长桥断裂,连带着其他长桥也开始摇晃起来。

没有了长桥,天灾军团排兵布阵的场地将大为缩减,瓦里安防御的方向也从三个减少为两个,这对联军的帮助不可谓不小。

不过,瓦里安究竟能做到如何程度我已不知,因为,南部长桥断裂的瞬间,我也被传送阵传送走了。

斗转星移,当我再次睁开眼时,周围寒风阵作,眼前一片白芒,宛如置身于冰雪世界当中。

“雷诺,你这个畜生。”

我还没来得及仔细大量周围的景色时,莫格莱尼却炸了毛,整个人都变得狂暴起来。

抬头朝前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高挑,一身黑色装甲的男人正站在前方,仔细一看,竟然是莫格莱尼的儿子雷诺·莫格莱尼。

不过他此时已经不配拥有莫格莱尼这个伟大姓氏了,他只是名为雷诺的死亡骑士而已。

“哦,父亲,欢迎您的到来。”雷诺嘴上喊着父亲,但神色间全是轻蔑。

莫格莱尼气急攻心,身子不由自主的晃了晃,父亲,多么美妙的一个词啊,只是从如今的雷诺口中叫出,他却心如刀割般的难受。

“再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痛改前非,我可以原谅你之前的过错,不过,你要向艾泽拉斯所有人道歉。”莫格莱尼终究还是心软了。

雷诺戏谑道:“痛改前非?哈哈,怎么痛改前非,难道让我背叛主人而跪在你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糟老头面前痛哭流涕?可笑,真是可笑啊,哈哈!”说完后,雷诺又不可抑制的大笑起来。

莫格莱尼眼中悲哀之色浓郁,握剑的手不停的抖动,他再也没有想到,父子再相见,竟会如此。

“莫格莱尼,你本就应该知道的,从雷诺杀死你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再是你的儿子,而是阿尔萨斯的爪牙,一个没有理智只知道杀戮的屠夫。”希尔瓦娜斯同样愤怒,但罕见的是她此刻却异常清醒。

被希尔瓦娜斯提醒,莫格莱尼终于记起了病木林他被自己亲生儿子杀死的事情,再次晃了晃身子,莫格莱尼终于清醒过来,神色坚毅,语气冷漠,缓缓的说道:“你的错误就让我给你了结吧。”

朝前一步走,莫格莱尼爆发出惊天气势。

雷诺自然不甘落后,在莫格莱尼站出来的同时,他也朝莫格莱尼走去。

父与子在此时相见,但面临他们的却不是相认,而是相残,世事多么无常啊!

冰冠王座是阿尔萨斯继承巫妖王的地方,也是阿尔萨斯成为巫妖王的地方,这儿是冰冠冰川最高峰,海拔近万米,生灵难以踏足,即便是巨龙也无法飞上来。

山巅已经被削平,极冷的气温使得这儿早已看不见什么岩石,裸露在外的是一层既厚且坚的冰层,风是自然界最佳塑造者,几年的狂风吹打,这儿的冰面就如同镜子一样,又光又亮。

雷诺站在山巅南部,在他身后,是一串台阶,台阶之上是一个寒冰包裹的王座,王座古朴冰冷,其上坐着一个穿着盔甲的男人,男人眼睛紧闭,从我们来到莫格莱尼父子相杀,他都从没睁开眼睛一下。

如果不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悍气息,我都差点以为这是一个死人而不是……巫妖王。

莫格莱尼和雷诺之间的战斗一触即发,我也开始慢慢朝王座走去,阿尔萨斯到底在干什么我还不清楚,所以要小心,以防他突然爆发。

事实上,从登上冰冠王座的那一刻起,我的眼睛就从没离开过阿尔萨斯,在莫格莱尼和雷诺交谈之时,我也是不断打量阿尔萨斯。

说实话,他的气息更加恐怖了,我没有丝毫把握可以战胜他,但决战终将来临,阿尔萨斯只字未言,或许,这是一个机会。

“日风,小心。”希尔瓦娜斯神色同样凝重。

我惊讶的看了一眼希尔瓦娜斯,真心没有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她居然还能沉得住气,真是无法想象啊。

希尔瓦娜斯将索利达尔·群星之怒拿在手中,微微开弓,好笑的说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我真是拖后腿的?”

“那个……没有啦!”我连忙狡辩道。

嗖!

弓弦拉满又突然放开,一支长箭如流星般朝阿尔萨斯飞去,希尔瓦娜斯这才沉声说道:“我的目标是复仇,而不是送死,所以请放心,我不会拖你后腿的。”

顿时我就对希尔瓦娜斯刮目相看了,能说出这些话,就说明仇恨已经无法蒙蔽她的眼睛了,接下来的战斗,希尔瓦娜斯必将是我最好的帮手。

“哎!”

一声叹息,让我的目光从希尔瓦娜斯身上转移到了王座之上,只见阿尔萨斯右手食指和中指夹住希尔瓦娜斯的长箭,很无奈的说道:“你们终究还是打断了我,不过没关系,即便你们不来,我短时间内也很难晋升更高层次,与其如此,不妨让我在战斗中获得新生吧。”

阿尔萨斯装逼无敌,但我却没工夫搭理他,看着亭亭而立的希尔瓦娜斯,我不由的想到了一个词语。

“希希,你说咱俩这算是夫妻合力其利断金吗?”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