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我和希尔瓦娜斯有个约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一世,幽暗城可耻的背叛没有发生,伯瓦尔也没有参加天谴之门一战,至于被红龙的生命之火煅烧之时更不用提了,所以,伯瓦尔没理由成为新任巫妖王。

如此说来,作为联军统帅的提里奥·弗丁就必须结果这个重任。

但是,提里奥真的不合适,巫妖王头盔中含有太多的负面情绪,即便是他这种睿智的领袖也无法完全压制,时间短还好说,时间一长肯定要酿出祸端。

在净化阿尔萨斯时,我有种感觉,我的生命之力是巫妖王负面情绪的克星,长时间的净化,我一定可以完全掌控巫妖王的力量,而不是被一个头盔所左右。

所以,巫妖王的名号必须由我背负。

提里奥何等聪明,仅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些,所以他没有对我的“口出狂言”生气,同时,他也没有阻止我戴上巫妖王的头盔。

时间太紧迫,阿尔萨斯一死,整个天灾军团都乱了起来,没来得及和希尔瓦娜斯告别,也没工夫去见一见其他的朋友。

坐到冰冠王座之上,戴上巫妖王的头盔,我开始了如同阿尔萨斯当年一般的静坐。

无喜无悲,无恐无惧,无欢无乐。

一坐就是三年。

……

“希尔瓦娜斯姐姐,我不想走,我想留下来陪伴日风。”布里奇特站在王座前留恋的说道。

希尔瓦娜斯摸了摸布里奇特的脑袋,宠爱的说道:“你可是活人,留在这一两天还行,时间长了你可受不了,这儿的环境实在太恶劣了。”

奥妮克希亚也说道:“别闹,幽暗城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我们去处理,这儿有弗雷德里克等人留守就够了,以他们如今的实力,没有人可以伤害得了日风的。”

布里奇特懊丧的跺了跺脚,“好吧,我们回去吧,这段时间联盟又不老实了,就连幽暗城上面的洛丹伦中也有一些人生事,是该好好教训教训他们了。”

“嗯,别以为日风不在我们就拿他们没有办法,如果提里奥管不好手底下的人,那么也别怪我们不客气。”奥妮克希亚一脸煞气的说道。

希尔瓦娜斯淡淡一笑,说道:“好了,别这么悲观,现在天灾亡灵几乎都在艾泽拉斯灭绝了,那么强大的敌人我们都挺过来了,我们还会怕洛丹伦的一些跳梁小丑和联盟与部落的争斗吗?走吧,等下个月我们再来看日风吧。”

“哦,好吧,日风,下个月再见哦。”布里奇特朝王座上的冰人摆了摆手,然后随着希尔瓦娜斯一同朝山巅一角的传送阵走去。

“对了,你们说天灾亡灵都去哪了,近一年来我竟然没有发现一个。”

“不知道,也许是日风将他们全部杀死了,又也许……算了,我也不知道,日风现在的境界已经不是我们可以揣摩的了。”

“也是,我就知道我的男人是世界上最强的男人。”

“不知羞,日风只喜欢希尔瓦娜斯姐姐一人,等他醒来才不会理我们两个呢。”

“哼,他敢!”

“嘻嘻,希尔瓦娜斯姐姐最好了。”

随着三人进入传送阵,山巅之上又恢复了平静,就如同很久很久以前。

……

咔嚓!

就在希尔瓦娜斯三女传送回幽暗城时,冰冠王座上的寒冰突然裂开一道缝隙。

“呼,终于搞定了。”

轻轻一动,三年来覆盖在我身上的寒冰便悄然碎开,呼出一口浊气,我不由的神清气爽。

三年,我用了一年的时间适应巫妖王的身份,又用一年时间整合艾泽拉斯所有的天灾亡灵,该杀的杀,该隐藏的隐藏,不过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天灾亡灵都被我雪藏了,藏在冰冠冰川地底深处,现在,他们就如同冰雕一样陷入沉寂,随时等待我的召唤。

最后一年我系统的学习并消化了生气的所有能力。

就比如现在,眨眼功夫,我身上的腐肉就全部脱落,又有一刻钟的时间,黄金骨骼便被新生的肉芽覆盖,又过了个把小时,我就完全恢复了血肉躯体。

肌肉、血液、神经……活人所有的一切。

摸了摸下面,果然非常雄壮。

“该离开了。”

我轻轻一跃,从冰冠王座消失,随后,两支由生气构成的能量翅膀出现在了我的背后,先去了一趟龙骨荒野的海边,然后就头也不回的朝幽暗城飞去。

一天后,我来到了幽暗城外,此时幽暗城已经不单单是幽暗城一座城池了,在其之上,活人将洛丹伦建设的美轮美奂,来来往往的活人和被遗忘者络绎不绝,一副欣欣向荣的模样。

“嗯……还是先去找一下提里奥吧。”

精神轻轻一扫,我就发现了提里奥,脚下轻轻一动,瞬间走过百米距离,再轻轻一动,我就进入了洛丹伦当中。

此时,还没有一个人发现我的到来。

避过所有人,我来到了提里奥面前,稍微施放一丝威压,然后就静静的看着提里奥不再说话。

“你……你是……是日风?”

要不说提里奥很睿智呢,我都变成活人了,他竟然还能认得出我。

“嗯,是我!”

“你是来……夺权的?”提里奥显得异常苦涩。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没那兴趣,不日我就将离开,离开前我只想对你说,不要对幽暗城搞什么动作,除非他们自己找死。”

“嗯,我知道了。”

……

离开提里奥的住所,我直接就进入了幽暗城中,稍微分辨了一下方向,迅速朝希尔瓦娜斯所在的位置跑去。

此时正值中午,作为被遗忘者,希尔瓦娜斯早就不需要睡什么午觉,但最近一两年,她却强迫自己如同活人一样,午休是必不可少的。

看着熟睡的女王大人,我心里一阵火热,终于,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轻轻拉住希尔瓦娜斯秀丽的手,全身生气骤然涌动,顺着希尔瓦娜斯的手臂朝她全身蔓延开去。

很快,原本黑灰色的坚硬皮肤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富有活性的俏弹洁白肤色,直到这时,我才终于知道高等精灵有多么美丽了。

洁白如雪的肌肤吹弹可破,俏丽的小脸如精雕细琢一般,傲人的双峰极富侵略性,修长笔直的双腿我觉得我可以玩一辈子。

“尼玛,真是太完美了。”一时间,我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

“嘤!”

突然,希尔瓦娜斯嘤了一声,似乎她也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变化,只是这一切太不真实,比做梦还要梦幻,轻轻的睁开双眼,一双纯净深邃的眸子左闪右闪。

终于,希尔瓦娜斯发现了坐在她床头的那个人。

“你……是日风?”

活人和行尸的区别只是身体机能不同,大致面容依旧保持一致,是以,希尔瓦娜斯第一时间就认出了我。

只是她说话的语气太过怀疑,前几天还是一个冰人,现在居然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没错,是我。”我肯定的说道。

希尔瓦娜斯抚了抚头,恼丧的说道:“我一定是在做梦,你怎么可能变成这个样子。”

“嘿嘿!”我露出一丝奸笑,“别看我,看看你自己,你不也和我一样,成为一个活生生的人了吗?”

希尔瓦娜斯低头一看,顿时就惊呼起来,原本黑灰色僵硬皮肤不见,转而成为自己活着时的雪白皮肤,再摸了摸脸,希尔瓦娜斯再次惊呼。

果然,这一切都是在做梦啊。

“来,你过来!”希尔瓦娜斯轻轻的招了招手。

我自然屁颠屁颠的凑上去,只是,迎接我的不是热吻,而是重重的一巴掌,打的我都差点怀疑人生了。

“疼么?”希尔瓦娜斯心疼的说道。

我点点头,眼泪汪汪的说道:“疼!”

“哦,那这就不是做梦了。”希尔瓦娜斯自言自语一句话,接着脸色大变,凶巴巴的对我说道:“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女王大人还是以前的女王大人啊,一样的凶悍,一样的不讲道理,可是……我咋就这么喜欢这样的女王大人捏?

手掌轻轻一番,一团生气漂浮在手心,我说道:“你还记得这玩意吧,当初阿尔萨斯就是被它所净化,不过它最大的作用却不是杀敌,而是让人重换生机,就比如你现在。”

希尔瓦娜斯用手指轻轻触碰生气,瞬间一股浓郁的生之力量就进入了她的体内,仔细感受了一下生气的特质,希尔瓦娜斯终于接受了现实。

“这么说我现在活过来了?”

“是也不是,你的体表虽然接近活人,但内腑却依旧是死气一片。”

“啊,那怎么办?”

“哎,事到如今,也只有用我的生命精华才能完全唤起你所有生机。”

“什么是生命精华?”

我轻轻指了一下我的下面,说道:“生命精华就在这里。”

希尔瓦娜斯依然不明所以,问道:“那里是什么?”

“你摸一下。”

希尔瓦娜斯伸手一摸,顿时脸就红了,同时,一记大力金刚脚踹来,我直接就飞了出去。

“你,混蛋,流氓。”希尔瓦娜斯高声尖啸。

我不死心,准备再说些什么,可还不等我说话,希尔瓦娜斯继续说道:“可是……可是我现在体内生机还没有恢复,下面很干啊,会不会很疼啊。”说到最后,希尔瓦娜斯低下了头,声音细如蚊虫。

可哥们是谁啊,即便细菌发出的声音哥们都能听见,再别说一两只可爱的“小蚊虫”了。

当时我就跳到了希尔瓦娜斯面前,觍着脸说道:“别担心,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希尔瓦娜斯的声音更小了。

我拿出一个小玻璃瓶,献宝似得凑到希尔瓦娜斯面前,得意洋洋的说道:“这是我在龙骨荒野海边捉到的海狮提炼的海狮润滑油,润滑效果非常棒。”

“你……”希尔瓦娜斯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人竟如此流氓,以及细心,一下子,又是一脚将我踢了出去。

“来试试吧!”

“别,这里不行。”

“那好,我们出去。”

不等希尔瓦娜斯反对,我直接拉起希尔瓦娜斯的手就朝门外冲去,以我的速度,门卫还没反应的我就带着希尔瓦娜斯跑出了幽暗城。

继续奔跑,一路跑过银松森林,又越过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最终,我们来到了阿拉希高地的一个山谷当中。

“这里怎么样,艳阳高照,鸟语花香,非常适合打野。”

打野什么意思希尔瓦娜斯并不知道,但她也知道接下来会面临什么,只是……在茫茫荒野中做那事是不是有些太过奔放了?

“放心,我现在的精神力足以笼罩半个东部王国,走兽飞禽、风吹草动,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监视之下,没人会来打扰我们的。”

语毕,我一个饿虎扑食就扑到了希尔瓦娜斯身上。

接着皮甲被撕开,皮裤被退下……

“别急,疼,疼,疼!”

“哦,对了,油,油,油!”

……

风雨过后,已是傍晚时分,希尔瓦娜斯慵懒的伸了一下懒腰,小心的将垫在身下的一块占有红色鲜血的碎花小布撕下来放入戒指当中。

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一头黑龙载着一名人类女骑士出现在希尔斯布莱德丘陵上空。

“卧槽,奥妮克希亚和布里奇特怎么来了?”

“我通知她们的。”

“你怎么通知的,刚才我们不是一直都在……”

“闭嘴,我自由我的办法,你不许再说了。”

“好吧,她们来干什么,等明天我自会去见她们。”

“她们?自然是投怀入抱了。”

“这不可能,我爱的只有你一个人。”

“哼,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你是不知道,在你离开的那段时间,我们就已经说好了。”

“说好什么?”

“三个,亦或者零个,你自己选吧。”

“尼玛,我……我选择三个。”

半个小时后,奥妮克希亚和布里奇特赶到,哥们也陷入温柔乡中,整整一夜,第二天我差点都站不起来了。

……

“书信已经交到普特雷斯手中了吗?”希尔瓦娜斯问道。

我说道:“放心吧,在见识了我的实力后,他不会再玩什么花招,幽暗城交给他你就放心吧。”

“哦,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深深的望了一眼西南方,我缓缓说道:“在无尽之海的那一头,有一片神奇的大陆——潘达利亚,我们去哪里完成我们未完成的约会吧。”

“还有我,还有我!”布里奇特叽叽喳喳的说道。

“我也要去。”奥妮克希亚也说道。

宠爱的看了两女一眼,我说道:“嗯,一起去,我们四人一起约会。”

……

巫妖王告一段落,但艾泽拉斯肯定不会一直这么平静下去,以后或许黑暗之门再次打开,脑残吼也许会按历史中坐上大酋长之位,死亡之翼应该还会复出,至于以后的什么军团再临了,巫妖王又怒了,啊呸,巫妖王不会再怒了。

一切的一切都和我没关系了。

在进入死亡之海下层的那一刻,我就获得了永生,当然,和我有着鱼欢之乐的三女自然也都获得了永生。

在游历玩潘达利亚之后,我们几人就离开了艾泽拉斯。

宇宙如此奥妙,泰坦又如此神秘,我很想去见识一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